0

但凡感情事,处处皆痛心

2007.12.09 | 默许 | 293次围观



  最近看电影《色|戒》,又去找原著看。隔不几天又读《山楂树之恋》。

  套一句老话,每一次阅读都令我心潮澎湃。

  但是说实话,我把我自己给折腾了。以至于我那些多愁善感的老毛病又犯了,主要表现症状是常常发呆。走路、坐车里,甚至在马桶上,总之只要是一个人,情绪就有点缓不过来。就好象那年在海边潜海,胸口闷闷的喘不过气来,憋屈。分明有不吐不快的感觉,可是却又不知道从何吐起。那个王家卫教我们说,要找一个树洞一吐心声,可是上哪找合适的树洞呢?于是只好继续憋屈着,满世界找树洞——吐哪都觉得无法开口,于是只好忍着——我估摸,等找到洞了也快憋回去了。那感觉不更痛苦啊,还不如发呆继续憋闷着难受呢。

  结果这还不算完,在博客间串门儿的时候又受了一回刺激。

  不知道别人是不是有我这毛病,上网之后爱在各色博客之间转悠。有时候一个链接一个链接的点下去,有点迷路找不回去的感觉。遇见感兴趣的收藏了,以后每隔一段日子还会再去探望人家。这种探望当然是悄悄地,多半不露痕迹,有点踏雪无痕的意思。但也有后来憋不住露个头给人留个言什么的,或者彼此链接了偶然互访一番——并不再有深交,但知道彼此都过的不错,这就够了。

  这算不算一种神交?

  反正日子久了,我就拿人家当做朋友了。尽管仍然是留言不多。

  胡子老娘,就算这种神交的朋友之一。具体从什么时间开始、通过哪条路找到她家的,我是不记得了。但是,历经多次重做系统,我始终如一、毫不厌倦地屡次窥视她那里,很有点粉丝的味道。

  我反复考虑了,吸引我的,一是她传奇一般的爱情故事,再就是她幽默豁达的人生态度。最初看她的时候,我正处在很低落彷徨的状态,心里有多苦无法用语言描述。只记得眼泪仿佛蓄在身体的某个高度,忙的时候没感觉,可是坐或躺下,泪水就溢出来。有一次出差,在车厢里假寐,毫无知觉地,竟是流了满脸的泪。至今仍想起对面旅客诧异的眼神。

  那时候的胡子老娘,正是春风得意时,每个字里行间,都是眼角斜斜地飞出的风情。叫我这失意人好生妒嫉。但也正是她风趣幽默的风格,让我知道活在当下,爱自己才可以爱他人,懂得沉沦总归是暂时的现象。

  黯然落泪的日子捱了一年多,终于忍过那些日子。

  并且,因为当时的忍耐,令我成长成熟,如一棵静默的树,有丰硕的果实与收获。疼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疼痛之后一无所获。是不是?

  现在的胡子正在受苦。而她的坚韧、达观的处事方式,令她有一种异乎寻常的乖巧的可爱。我不知道这样到底好不好,但是她叫人心疼。这样的女人叫人心疼和敬爱。我眼见许许多多如我一样潜水窥视她的人们陆续出来留言安慰她,心里生出莫名的感动,想落泪。想安慰胡子,世界到底是公平的,失去的同时皆有获取。却又觉得这种安慰太苍白无力了。相对于她的疼痛,这种安慰根本无济于事。

  可是,看看我自己。我知道,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哥说,人,活着就得憋屈着。等胡子憋屈过这阵子,她就好了。

  我倒。写着写着,变成无主题了。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