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不懂得,这缱绻的痛

2012.03.29 | 默许 | 276次围观


作者:默许 日期:2012-03-2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春天,照例给花草倒盆换土。


  去年在一个闲置的小盆里种过一株辣椒,深秋时分,采下一颗颗小红椒之后,我也懒得处理它,就任由它自生自灭了。

  原本就是一年一季的作物,当然枯死了。

  这一个冬季,风霜雨雪的,只见它枯萎的、孤零零的站着,头顶上缀着一个红艳艳的小辣椒——当初我嫌太小了就没摘。


  今年倒盆,我想把这株枯死的辣椒拔了,盆土掺合些新买的营养土再用。

  拽着辣椒的枯枝使劲拔,用小铲子撬,旧土一倒出来我就惊呆了!

  花盆与土壤之间,辣椒的根细细密密地编织了一层厚厚的网。这层网紧紧包裹着土壤,形成一个厚厚的网盆。纵使现在没有花盆,一株干枯的辣椒也照旧固执的完整成型的立在地面上。

  用力撕扯这层根网的时候特心疼。

  因为我知道,植物的根系就象是渴望爱情滋润的灵魂,每当土壤上的绿叶、果实诉说它们的饥渴,根系就像是一个拓荒者,不停的四处奔袭找寻养肥与水源。

  而辣椒根非常细弱,堪比我们的头发丝。

  去年秋天,当我停止打理这盆辣椒,谁能想到,在我看不见的土壤下,有这么纤细的小东西,执拗的、疯狂的、无奈的、痛苦的、希望而又绝望的——无助蔓延生长着呢?它们走到盆的内壁,再也走不出去,不甘心,折回去继续寻找出口。

  竟是,生生走出厚厚满满一个盆型来。


  我很后悔。

  是是是,纵使当初继续浇水滋润它,可能它依旧过不了这个冬季——就好像我们司空见惯的短命的爱情,可是,如果早知道结局已然命定难逃一死,我为何不狠心一点决绝一些,一剪子彻底绞了枝干,是不是少了它缠绵的痛苦和无助的煎熬?!

  就像一粒速死的丹顶红,总强过生不如死的凌迟。

  唉,我这个残忍的刽子手,忍不住一颗心抽搐着痛。

  为了那些痛苦缱绻的根系。

  也为了,我自己。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