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葱茏的六月初,丰润的小幸福

2012.06.17 | 默许 | 275次围观

每年到了春末夏初,植物爱好者如果不说说自家的阳台露台花花草草的,便好像吃大餐没上压轴菜一般。

说还不够来劲,还要用相机拍下来。拍下来还不过瘾,手机也得是像素高拍照功能好的,存的都是自家的花——有机会就拿出来给人看,更方便得瑟。

嗯,没说你,说我呢。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相信缘分的。相信万事万物皆有生命、有感知、有前世今生。

而在此生的每一次相遇,其实都是缘。

因为相信这种缘分,所以我愿意认真的活着。认真的对待每一个人,认真的对待每一件事物,认真的对待每一株花草。

我努力着,尽量让自己做到善待每一种缘分,并且是一种善始善终的、真正的善待……

哪怕,它仅仅是一棵无人关注的最不起眼的小草。


譬如三叶草。

是的,三叶草是最稀松平常的小草了。它的根茎上坠着个绿豆大的根球,只要土里有一个小根球,再有水,不知道哪天它就从土里冒出来——最开始弱弱的顶着三片叶子,像小伞,还羞答答的不肯开放,再过几天你就瞧吧,七七八八都冒出来了,伞也都顶在头上打开了,也不怕丑了。

三叶草的花语是:幸福。 

三叶草很普通,但传说找到四片叶子的三叶草就意味着找到了幸福。 

但可是,谁又会去巴巴的特意去找呢?

为什么要把幸福寄生于四处寻找一株小草呢? 

还是不要忽略身边那些貌似平凡的小满足吧,本仙一向认为,幸福指数与金钱无关,与名牌无关,与一切物质的东西都无关。

幸福,与你的满意度指数有关。 

所谓知足常乐,也意即如此吧。


很普通平常的植物里,还有滴水观音。

我有一大一小两株。 

小的是买的,本来是搁在办公室桌子上的小装饰,可是缺了光照,终于病怏怏的失去生机,最严重时候叶子全掉光了,只余秃了顶的根茎。 

还是拿回家,在阳光房里培了一个冬天,肥水精心伺候着,未曾有半点怠慢—— 

开春,你看,它现在不仅头顶生发,简直就是“毛发”浓密了呢。 

大滴水观音从根部也发了新芽。

这株大观音是我的花友、小区地下车库老师傅给的——他经常在小区里逡巡,捡到被扔了的、半死不活的植物,修整了就转送给我——对于这些植物来说,他负责救命我负责养老。我也从来不挑剔花草的品质和品种。

我相信再普通的人,都有值得让人关注他关爱他的优点。

就像同样是一棵树,纵使它无花、无果,但枝繁叶茂铺展出一片阴凉,是不是一种奉献呢? 


前几天收到一条信息: 

穷人问佛:我为什么穷? 

佛:你没有学会给予。 

穷人:我一无所有如何给予? 

佛:一个人即使一无所有也可以给予别人七种东西——颜施:即微笑处事;言施:鼓励赞美安慰的话;心施:敞开心扉对人和蔼;眼施:善意眼光给予别人;座施:谦让座位;房施:有容人之心。 


怎么样?世界上哪里有一无所有的人,又哪里有一无是处的物呢? 

植物也是如此。 

没有艳潋的花朵供人欣赏又如何? 

咱自当默默无闻地落果,落自己的果—— 

谁又能说出一个朴实无华的小番茄比一朵娇艳美丽的鲜花差距多大呢! 

有的人喜欢观赏性强的花朵,有的人偏爱实用价值高的蔬菜。 

所以有的人阳台种花,有的露台弄菜。 



这也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有共同爱好、秉性脾气相投的三两知己,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 


我记得有一天应酬,席间一位年长几岁的医生感叹与我们这一群六零后有代沟了。 

我倒不那么认为。 

人与人的投缘,如果与年纪有关联,那又何来忘年之好呢? 


扯那么远,其实是为了得瑟我因为练习瑜伽并因此收获了几位知心朋友,同时,以无法掩饰的得意,再次得瑟我此生由朋友发起的生日聚餐以及收到的生日礼物——就是那个银饰吊坠啦,嘿嘿。 


其实,我最想得瑟的,还是拥有的这份友谊……

有一天,我在微博里看见有人转发:问你们敢说说拥有几年的朋友吗。 

嗯,我们相识已久,我们还会一起继续一同行走,慢慢把日子过老……


现在,再回到本文开头那一段——话说这叫紧扣主题前后呼应,哈哈。请忽略本句。 


现在,再回到本文开头看看那束不起眼的三叶草吧。 

为什么四叶草才意味着幸福呢? 

因为四叶草难寻,而三叶草易得。 

可但是,但可是,可是但,如果懂得珍惜身边的每一份小拥有、每一个小满足。咱离幸福还远吗? 

反正,俺有葱茏的六月初,丰润的小幸福。 

你呢?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