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切都清零吧

2015.09.22 | 默许 | 292次围观


前天晚上他喝多了借酒撒泼。

这次惊动了双方父母。

首先儿子电话他老爹与奶奶,接着他像是要以牙还牙惊动了我爸妈。

孩子爹爹奶奶是早就知道事情原委的。而我老爸老妈之前一直蒙在鼓里。

现在好,都来了。原因就是他觉得最近大半年他付出多却得不到回报,所以他说他需要发泄。


是的。这大半年来,他从工资分文不给变成银行卡放在我这里(其实他还是可以用手机银行进行消费的),从过去每周最少五次晚归应酬到现在每周两三次,从过去不做家务到现在开始主动买菜做饭——确切说,我在改变,渐渐变成婚姻的索取者。这么说吧,过往的我一直按照贤惠的家庭主妇模式生活,从家庭保洁到厨房厨艺,从种花弄草到缝纫编织,这些我都会。但现在保洁请了家政,而他开始主动买菜做饭,我则放更多的精力学习英语,书法,读书,锻炼。


然后站在他的角度,于是就有了从将军到奴隶的委屈。

而令我心寒的是,我父母没有到来的时候,他拍着茶几大吼说受够了要离婚,爹爹不阻止也就罢了,竟也大怒地挥动着手臂质问我为什么让孩子知道了这件事。

直到我老爸到,他们声线压低。

老爸大概了解了情况,只劝他喝酒伤身以后不要再醉酒。一切等酒醒再议。

可是他神智清晰思路敏捷,在对我父母陈述事件的时候,把我描述成一个时刻监管丈夫并且好吃懒做的怨妇。

如此歪曲事实,可如果我试图解释,公婆因为不愿多谈去年的事,立刻截断我的话题不许我重提旧事。

又怕自己哭。所以到最后,我大喊:我已经不要你了,我对你也已经没有感情了,看见你我就恶心。


真的,就这样结束掉吧。

信任度已经清零了。

感情也清零吧。


怎么走过去会不疼?

他在吼叫说要离婚之后很快又反悔了。

说实话我很讨厌他的反悔。

第二天早上我问他到底是清醒还是糊涂,为什么那么闹。

他说是因为我不信任他。

他的逻辑是:既然我都已经那么努力讨好你,而你就应该像过去那么信任我。

但是是的。我没有相信他。因为我看见的不是一个年轻女子仰慕中年大叔的故事,也不是乙方为了生意讨好献媚甲方的逢场作戏。我不信他们over了。


小客说姐姐说要解脱,其实越解越疼。

意思是说,我在往一种她认为的“疼”的方向做所谓的解脱。

你看,这就是我们常会出现的错觉:我们总会以自己的体悟去判断他人的感受。

他也是,我也是。

他一直说:这半年我做了那么多,你居然还不相信我。

可是,这是什么逻辑呢?

信任是一种感觉,不是做事多就能刷出信誉度啊。

这半年来,我们的关系呈间歇式紧张,平时虽然不再谈笑风生但也能风平浪静,可是每每涉及到钱,他立刻变出一张长脸……

可是对不起,我已经无法探究我们之间的感情余额了,我只能很庸俗地守住经济止损底线。前年夏天孩子暑期留校复习考托福,他说为了你家里很久没有存款了。现在知道的事实真相是,还有一个隐身人也在消费。一个人的爱一分为二之后会不会稀释我不知道,可是毫无疑问一个家庭的财产会。


很偶然的机会,我看了木子美的新浪微博。她常常在那里直播与一个出租车司机的恋爱。司机有妻子。妻子给木子美打电话。木子美说我不破坏你家庭,你们离婚我也不嫁他,我只跟他恋爱。


她也给我发过类似的信息,说她不过跟他关系亲密了一些,她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

你看,现在流行风变了。你负责当黄脸婆,我负责谈情说爱。你负责勤俭持家,我负责收礼消费。你负责安家护院,我负责陪酒应酬。没有人要破坏你的家庭,你为什么要那么作?


好,现在谁能告诉我,哪条路,走过去不疼呢?

别跟我说不在意就会不痛苦。感情不是你在意就能拥有,可是自尊呢,可是你怎么可能不在意自己的自尊。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