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2020
06

蓝雪花

2020年截止到今天,本宫没添新衣服,我把钱都败在花店里了。买了月季,绣球,还有尤加利和蓝雪花。

最满意和偏爱的植物,就数蓝雪花了。

我有两盆蓝雪。其中一棵是菜场捡的。


菜场有个角落是花店,那天正赶上老板扔残花,其中就有一棵蓝雪小苗,垂死的,叶片都焦脆了,手指头轻轻一捻就粉碎,只有几片叶子和一根杆径倔驴似的留着丁点绿。

我觉得她很痛苦,脚在死亡的路上挪着步,心却挣扎着不甘心。

你是在哀哀地向我求救吗?

我心说你真不了解我。本宫家里的植物经常遭受我咔咔咔地辣手摧花。

我想冷漠着酷酷地从她身边走过,一如我无数次默默地旁观那些事不关己的死亡。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又很没面子地折回去,我问老板你这花能便宜点卖给我吗?

他说不要钱拿走吧。

我忽然就心软了。

我想起春天看到的听到的太多的死亡,不得不、放弃活下去的生命。铁汉柔情你懂的,很多时候我们会莫名其妙地在某一刻被撩拨了心弦——我们日渐苍老而坚硬的心,居然还会柔软一下下。或者也许,是今年的疫情让我变脆弱了。


所以于是,我一共有两盆蓝雪花。

我是这样规划的,让劫后余生的自由生长,也不枉她曾经的苦难;买来的就委屈一下把它拗成棒棒糖造型。

今年流行植物棒棒糖。尽管约束不好,但棒棒糖可爱。请忽略绑扎约束蓝雪的时刻我脸上狰狞的表情。


好在它们都坚强地、如期而至地开花了。

花很美。每一朵花瓣都是重磅真丝,印花图案,正中一条深蓝紫色的分割线,两侧斜纹印花,又像真丝裙角那软薄的皱褶。

其实花的美,不仅美在细节,更美在她美不自知。

她就植物界的林黛玉,自带几分清冷而忧郁的气质,所以尽管娇柔脆弱,稍稍一点水珠溅上就萎靡了破碎成泥,可就是这份宁为玉碎的决绝,让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呵护着她,腆着脸赔着不是,哄着她的美、她的娇、她的小性子。

仿佛她的凋谢都是我的罪过。

唉感觉自己真是没文化很词穷,反正搜肠刮肚用任何文字都无法描绘蓝雪花的仙灵。

640.jp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