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2022
06

爱你如命

我属于粗枝大叶的人,买了花并不记得品种。不过我自觉这是优点。就像当年好色的爷,一眼爱上了女人,花多少钱多少气力也非要领回去。但养在深闺就要忘记她的出处她的名贵和她的特殊身份,要和后花园三妻四妾平起平坐雨露均沾。

但可以肯定,没有人能够绝对的不带一丝的偏心。

早些年幼稚庸俗,就好杨玉环那一口,爱的是浓香妖媚奔放热烈这一类花卉,譬如红玫瑰白牡丹天竺葵夹竹桃或栀子。

年岁渐长以后,似乎性别特征不断减少,或者骨子里头有个爷儿们成长壮大,渐生铮铮硬骨,将仅有的一点懦弱骄娇撑碎成了粉末,对,就是发生挫骨扬灰的变故,变了口味,变得倾慕于李易安之流的清丽婉约,沉醉于一种恬淡平和无香柔润之气质,比如铁线厥蓝雪花络石藤白木香,和这株绣球花。

她是叫花手鞠?初见时呈淡绿色的白,是稚嫩青葱的豆蔻青葱,再见已是粉红羞涩的碧玉年华,岁月渐远,愈加是桃花粉面……

我决心不断以肥侍之,全心付诸以爱,誓死偏宠。到她花老。色衰。

4.jp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