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06
06

难得有情郎


作者:默许 日期:2006-06-30

   

  她来跟我道别,是要去别的城市工作。

  老板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原本是来本地考察投资项目,有朋友尽地主之谊,晚上请客的时候拉上她做陪。我猜那也是一个比较了解她的人,但人心如面,谁又能够知道真正企图?

  席间她当真不负重望,宴席上气氛热闹而融洽。

  到老男人第二次来本城回请,酒友里自然少不了她。推杯换盏将尽,老男人才发觉忘带随身的茶叶。回回无论到哪,他只爱饮一种牌子的霍山黄芽。

  男人一口气没叹完,只见她乖巧地自包中取出精致袖珍的小包装——可不正就是他的至爱么。

  这些都是我自当天酒席上其他人那里听说的八卦新闻。她不会跟我说这些事。只在告别时候告诉我说,此行是去就任他在省城公司的秘书一职,主要是照顾老板的饮食起居、安排一日三餐及一些简单的接待任务。

  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嘱咐她什么好。

  

  很多类似的事了。

  我们认识那年,她刚刚18岁,挽在我同事的臂弯里,娇滴滴的美丽。那时候她在周遭的朋友圈子里是那样的得宠,撒娇的时候不分男女老少,将一双冰冷的手直插进别人的衣领里取暖。分明是轻佻的举止,竟没有人肯责备和教导她半句。

  后来很早就恋爱了。对方是一个年近三十的混混。那年月敢于涉足商海的,多半是没有什么文化的混混。而混混们混了些钱之后,往往就盯上一些颇有姿色的美女。钱这个东西垫了底,混混觉得自己足以和美女化上等号了。

  混混成了她第一个男人。

  分手不久,又有了第二个男人,年纪更大,且有妻有儿。

  是为她弟弟找工作认识的这个人。弟弟的工作解决了,理应感谢也是真的,但谁又想到她把自己给感谢出去了呢?等她父母知道,已经为那个男人做了一次人流了。

  这时候,其实有一个年轻男孩在追求她的。但一个青涩腼腆的未婚男子,何曾是成熟老道的男人的对手呢?只是等到她独自跑到医院,一个人躺在手术床上,任由冰冷的器械在身体里翻绞,那些肉体的疼痛和灵魂的无望,被放大到无穷无尽,深深地湮没熄灭了那她所谓的爱情。

  再回头接受那个自由之身的年轻男子,身与心已然疲惫和脆弱不堪。既渴望真爱,又惧怕付出。甜蜜的时候,那些伤疤与隐疾时时浮现眼前,有时候也苦恼,到底是已经经过的心了,和那一个不谙风月的人,怎能步调一致?

  最后还是一个分字。

  其后,再无法接纳那些年纪相仿的同龄男子。

  第四个男人是报社的编辑,因为工作关系渐渐熟络起来,相互致谢,一来二去便眉目传情起来。最狂放的时候,是两个人在单位的办公室里疯狂了一夜。。她无所顾及无所畏惧了。认定这个人这样的爱着自己,势必会舍弃家庭许她一个未来。

  但一年又一年过去,身边的女友一个个把自己嫁了出去,亲妹妹有了未婚夫婿,而自己,竟还是那一个暗渡陈仓的人。

  她给他三个月期限离婚,发疯一样倒记时。倒至最后期限,她复回孤独的起点。

  后来她跟第五个男人同居了很多年。

  给男人编织毛衣围巾,在外面租了房子同出同住。知道男人有妻子和女儿,再不提名分的事。每逢节假日,很乖巧地学会不去打搅男人。这样相安无事度过了许多年。

  现在算起来,她已经三十七岁多了。

  如果继续这样浑浑噩噩厮混下去,可以相陪的,也确是只余下年近五十的老男人了。

  这回看见她,已是皮肤松弛,腰身丰腴,眉眼间皱纹毕现,到底是大不如从前了。我知道一直以来,她心里是苦的。所遇非人,每一个都投入了最真的情,下最大的赌注,到最后每每是颗粒无收——是哪个女作家写过:没有了情,哪怕留了钱财也好——但是她,单看她一身的穿着便知道,她竟是什么也没得到过。

  我忽然想落泪。

  女人,一旦动情,到底是傻啊。

  临分手我使劲抱抱她:记得赶紧找个人把自己嫁出去啊。再不然,得不到人也要弄到手一些钱财,知道吗?

  我知道我这样说不对。啊是,太多情是女人的错,所遇非人也是女人的错,但是这个世界,为什么当真如古人言:难得有情郎呢。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