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十年一震

2006.07.27 | 默许 | 567次围观


作者:默许 日期:2006-07-27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凌晨,从一种摇摇晃晃的感觉中渐渐清醒,那是一种睡在船上感觉。

  我的反应很快,这是地震了。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五六秒钟。

  仔细聆听,楼下的小狗鼾声震天,丝毫不为所动,窗外有赖蛤蟆在呱噪不止。一切都与平常任何一个早晨无异。一时间令我不禁怀疑刚刚那一阵波动,会不会是梦的延续。

  卧室的屋顶原本很高,为了隔出一个阁楼,装修的时候新吊了天花。我仰脸死盯着上方,既害怕真的被晃出裂痕来,又惟恐审视得太不仔细。

  如果地震级别再高一点,或者这天花就会落下来了吧?前天看碟,是《死神来了3》。里面形形色色的死法,如影随形的死亡陷阱,仿佛地狱就设在沿途的路上,一抬眼就是恐怖之门。

  这道门,在2006年的夏夜,也在我的身侧一闪而过吗?


  早上上班,与同事们聊起三十年前的唐山地震。

  那时候我太小,远不能体会那种生离死别的哀痛。记忆里我们正放暑假。火车站一列列火车载了受伤的唐山人来。听说有一出车站就高呼主席万岁解放军万岁的。但我不记得了。

  那时候我妈妈被医院抽调去抢救伤员。伤员都被集中在城市一中,操场上搭建了硕大的帐篷做临时医院,床与床紧挨着。大概我妈妈觉得那种惨烈的情景对年幼的我刺激太强,所以我只被允许跟着去了一次。后来我看二战电影,对那种帐篷式的战地医院印象颇深,很有点似曾相识的体会。想必就是唐山地震那年本城临时医院给我留下的粗略印象。

  每天我妈妈都会在吃饭桌上聊聊当天临时医院里听来的故事,她当然是说给我爸爸听的。我那时候太小,根本体会不到地震给人类带来的恐惧,也感觉不到唐山地震给那里的人们带去的疼痛——那些其后伴随他们一生的肉体上和精神上的疼痛。

  因为有个说法,我家乡也在地震带上。所以我们那时候也不住瓦房了。每家每户都搭建地震棚。有的家庭因为有勤劳能干的男主人,地震棚便建造得很象那么一回事,围造出一间不大的小院子,砌上水池子,接了自来水。

  夏夜,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有凉床,抬到院落门口,支上蚊帐,孩子们各自钻在各家的蚊帐里,嘴巴却不闲着,一个挨一个的唠叨,有时候你一句我一句眼看就要翻脸吵架了,家长方才出面,大喝一声,断了双方斗嘴皮子。最有趣是有人放屁,一院子人猜来猜去地追寻屁的源头,被指责的人脸红脖子粗地抵赖了,仿佛是犯了多大的错误。我小时候素来不能熬夜,常常在这样的喧闹声中早早就入了梦,那些对地震的恐惧和担忧,自是从来不曾叨扰过我。

  

  可见年纪渐长,愈发懂得了离别与割舍,是人生最难以承继的创痛。

  今天早上急急地上网,查出地震局的最新播报,果然凌晨时分,有4.3级的地震,震心离我们大约50公里。

  距离76年夏天的那次唐山地震,正好是整整三十年了。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