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2007
07

家事二三

一)

  这几天一直在下雨,断断续续的.

  老人说,这就是黄梅季了.很多人不喜欢这样的气候,感觉一切都是湿漉漉的燥热。一切不太干燥的物件,也特别容易出霉。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住平房。母亲常常会在这种梅雨季节到来之前,趁某个阳光灼热的天气,将箱底收藏的衣物一件件晾晒出来,铺陈在小床或衣架上。

  我总是主动担当看护工作,仔细地把自己的漂亮衣裙挑出来搁在最上面。有一份急切地渴望,想着如果太阳从此暴烈当空,天气一路炎热,可以穿上那些美丽的衣服。

  大概是母亲用心良苦,担心女孩子过分注意自己的容貌,忽略了自己的内在,所以她总会在我心底略微有臭美感觉的时候给我泼冷水。至今我仍然佩服她的洞察力——那种时间和火候拿捏得特别精准,我刚有了一丝对美丽的渴望,甚至自己还未曾觉察呢,她一棍子就给我敲晕了。其实也有一些不良的后遗症,譬如很长时间我含着肩膀走路,背微微地驼,以为女性的生理征兆都是不可示人令人自卑的东西。因为有这样一个严格的母亲,所以,记忆中算得上漂亮的衣服,几乎能够数得清楚,当然也特别容易被时刻惦记着。

  梅雨季一过,我几乎每天都要征求母亲的意见:今天这么热,可以穿裙子了吧?

  

  昨天和妈妈坐在阳台上聊天,屋外暴雨倾盆。忽然就想起了太阳下晒衣服的小床和衣架,还有那个偷偷想着美丽衣裙的小女孩。

  在一样的黄霉天里,岁月一直叠转,那些画面,却如隐在水雾中一般,渐渐朦胧。


二)


  儿子期终考试成绩出来了。副科成绩一般,英语、语文依旧在年级排列百十名,物理他自述成绩在平时成绩之下,惟独数学,不出所料地满分。

  后来参加了物理与数学竞赛,数学仍然是班级第一。

  其实复习阶段,我曾经要求他放弃完成老师布置的数学作业。因为从理论上讲,无论怎样,他的数学成绩只能就这样了。而如果把精力多放在其他功课上,总分无疑会更加好。

  可是他根本就不听。他和数学老师之间的关系,已经好到一种十分微妙的状况。老师每次批改作业或试卷,总是把他放在第一个,在课堂上讲解难题,也第一个询问他是不是已经解答出来。而儿子呢,对于其他任何老师的话都有违背或商量的余地,惟独这个数学老师的话,唯命是从,绝无忤逆。

  我常常嘲笑他的痴情。

  对数学老师的尊敬就是这一种痴情。他的痴,还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倘若饭桌上有他最爱的菜,那么其他的碗里有什么东西,根本不在他视线之内;或者已经拥有了某一个书包或用具,那么此后始终只用给他买同样的即可,永远无须改变;一些用旧的物品,我只可以趁他不在的时候清理扔掉,还要防止被他发现了,上小学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哭哭啼啼地到垃圾堆里把破书包拣回家收在床底。

  这样心软的一个孩子。我猜测此生大概只会恋爱一次吧?因为他的眼睛里只有最初的那一个,且今后也只认准那就是唯一的一个,因为他那一颗善良和慈悲的,不忍心割舍的心……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