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2008
01

广而告之


作者:默许 日期:2008-01-04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我妈妈在遗传给我一张比较白皙的皮肤之外,另外给了一个脚畸形的基因.这个基因决定我在三十多岁之后,双脚的脚趾越来越畸形,并且渐渐加重,直至行走疼痛.

  医生先说你不要穿高跟鞋了.咱个子足够高,不穿也罢.

  但是,渐渐是平跟鞋也无法穿.不久穿运动鞋也会脚痛.

  很多人选择忍耐.因为不忍耐也没什么好办法.据说这种病国内外有一百多种治疗方法.换言之,没有一种方法是最有效可以根治这种疾病的.名医们在他们的专业杂志上各抒己见,惟独患者一个个被拉出去做了试验品.反正死不了人么.我妈妈就被当地的名医做了一回试验,据说名医因此还写了一篇临床报告登在医学杂志上.但是,他肯定没有为我妈妈术后半年的脚病复发再写报告--所以我是死活不相信当地医疗技术了.

  所以,我在做转院申请的时候,尽管当地的外科主任极力挽留我在当地动手术.我态度十分坚决:歇了吧,我可不拿我脚给你们做试验.我问他,你们一年才能做几例啊?人家北京大医院,就只做这种脚的,排队就得排俩月.

  外科主任神情有点气愤,但还是给我批了同意转院.

  所以,下周我将住在北京的某个大医院的病床上.当然,得忍受几天的疼痛.

  但,相比较心灵的痛苦,肉体的疼痛算什么呢?

  我不怕.


  2,现在再进家门,心情总是变得骤然一暗.

  因为再也看不见小豆子欢快地扑过来亲热了.直到今天我依然记得,我问她,是不是想去晒太阳啊?她很乖巧地对我摇摇小尾巴.尽管当时她已经十分虚弱了.

  我猜测,她是知道自己大限的.否则,在最后一夜何以那么依恋我呢?

  天气那么冷,有时候还会担心她会不会感觉到冷--仿佛她不是升天而是去别的地方玩耍去了.

  那天下午是我先生和他朋友一起去埋的她.

  先生怕我又哭,不让我跟着.回来后他说,埋在依着山坡的池塘边上了.可是,那有什么用呢?这些都不能够安慰我,因为我只想让她活过来,重新回到我身边,在我烧菜的时候偎在我脚边.除此之外,怎样的结局都不能够令我满意.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