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2008
02

似水流年

  

【2008年2月6日  周三  冬日暖阳】

 3.jpg

  凌晨三点就醒了。

  时间太多了,空出一段又一段凌乱的回忆。

  有点象韩剧里的镜头,在某个特定的段落里,主人翁一闪念回想起当初的言行,有时是衬托了今昔,有时是回放与注解。

  可写在当下,我仔细琢磨,又觉远非如此。因为那些纷乱聚集于脑海中的片段,它们本不具有任何功效,也不是既往的解释。那仅仅只是对记忆的一次回放而已,如果一定要找出原因,我想,那是我在想念了。

  真的想念了。

  很小的时候,坐在父亲自行车横梁上,张狂地叫嚷着请求父亲骑快一点再快一点。仿佛前面的路,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年岁稍长,渐渐懂得万事万物皆有始有终。人生,又怎能没有尽头呢?那天儿子说他有个外号叫添线宝宝,意思是说几何难题经他添加几条辅助线便可迎刃而解。仿佛就看见了年少的自己。中学时期,我的几何也学得极好,射线、线段,点点划划地落笔于纸上,象极了手中拨弄自如的玩偶。只为老师说过,只有聪明的学生才能够学得好几何。

  长大才明白,其实几何再好,走到生活里又有什么作用呢?

  生命,根本就不成其为线段,它至多就是一条曲曲折折的、有起始有收梢的、可长可短的道路。

  我们在路上不断地相遇。有的人擦肩而过,有的成为终身不离不弃的朋友,还有大部分人,与我们同行了一段路,为同样的风景,一起感慨、欢笑或是流泪,但或早或晚,我们会在某个转角处告别,从此各奔前程。

  是,事实是这样。这条蜿蜒的路,无论是多么漫长或是何其短暂,我们终究要相互告别,从此,各奔前程。

  只是,人及中年,在懂得生命无常之后、在历经岁月蹉跎之前,在记忆之后、在忘却之前,在相逢之后、在离别之前,在生之后、在死之前,这一颗心,竟是愈发地柔软。经历过太多次告别,更怕见挥手的姿势,更渴望不离不弃,更珍惜这一路相随的纵情高歌。

  人在路上,我们既是一个人行走,又有许多人同行。你方唱罢,我歌声又起,这样相互欣赏着倾听着,不也是一种如影随行?多年来,一个人坚持着记录,从酸涩到平实,从忧郁到豁然,然而我不以为孤独。有人在注视,有人在想念,一如我注视和想念着你。我们相互惦念,然后各自生活;相互眺望,然后各自行走。

  这就够了。

  又伤感了。或许伤感原本就是生命的底色,我们谁也无法拒绝。那么思念呢?思念仿若最美妙的音符,带着心的温度,演奏着生命的华彩,令我们走过这一路,虽布满荆棘却面带微笑,有心动,有情牵。

  已经很久很久不抒情了。手写我心,而我常常自觉或不自觉地回避着被触动。灵魂象一道门,我的手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破门而入。

  手,暖暖的。是春天了。窗外,久违的阳光斜斜地照进来。两只手在键盘上留下清晰可辨的影子。

  心也是暖暖的,因为想念了。

  音响里王菲在唱歌。

  你在我旁边,只打了个照面,五月的晴天,闪了电。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留不住,算不出,流年,哪一年,让一生改变。

  这就是,流年。

  似水流年。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