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同途终要殊归

2013.01.14 | 默许 | 236次围观


作者:默许 日期:2013-01-14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2012年,在一场早于往年的大雪中仓惶地结束了。

和以往一样,每一个新年伊始,公文或是签字落款的时候,总是要写错年份,于是2字的笔画已经绕到最后,常常会拐一个奇怪的尾巴。让人一眼就看出曾经会错意、走错道,后来觉察了,悬崖勒住马首,退回去,同途殊归,又继续走完余下的人生。


小时候练字,我老爸总爱说人象字形。字如果写得四平八稳的,那这个人也一定会是个稳妥可靠的人。我怀疑不只是老爸,整个父系家族都有这以字识人的毛病,每每见到好字,总要点评一番,如果写字的是位女子,更是格外的高看人家。当然这种病也遗传给我了——别人好色,我则挡不住那写得一手好字的人的魅力,每每遇见此类人,无端就生出诸多好感,平添几分亲切的情谊。

但,也有随着交往渐渐加深,那种好感被一次次失望慢慢抹杀磨灭的。就好像跟一个绝色美女做了同事或朋友,可是,日久见到人心,她的浮躁、贪心、懒惰、自私和任性接二连三浮出来。我常常想,到底是造物主给了她美丽的容貌便吝啬给予她善良恭俭的性格呢,还是因为这种美貌自幼带来的宠爱造成了她的坏脾气呢?而人与人之间,真正能够维系情感的,说到底还是内在气质更甚与外在的容貌。有时候,看着这种美丽到霸气外露的女子,或是那一手龙飞凤舞的好字,心里不免暗自叹息,觉得可惜了。


昨天不知怎么勾起我爸妈的兴致,滔滔不绝地聊起旧事,说道我小时候爱宅在家里写字作画偷偷躲屋里唱样板戏。我猜我爸妈是觉得他们的小女儿听话乖巧,可是在我先生那里,则以为我性格孤僻不合群。晚上他这样说我,我倒也无语。

可见同样的一件事,同样的一个人,落在不同的人的眼中心里,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结论。


失眠的夜里,常常不自觉地总结与反省自己。

我到底是不是那种人,初见的好感,会随着岁月的更迭暴露出诸多令人生厌的缺点?或者是,貌似有点想法,其实不过腹中空空的草包?

有时候在黑夜里将自己尘封的往事缓缓打开,把这一路经过的事遇见的人一一回想,竟检索不出一个知己——那种可以天长地久的,能够推心置腹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值得过命的朋友——因为曾经掏心掏肺的友人业已失去,而现今的友谊,我却再也无法毫无戒备地敞开心怀。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品格也经不住推敲和诘问。尽管这种不自信的另一面,倒教会我在对待同事及朋友的时候,仁厚大度了许多……


而我不得不面对的是,如何重拾起我的自信,如何更正我自己人格上的缺失。

就像翻过去的2012,就像是2字的笔画,就算已然绕到最后,可终究要悬崖勒马,退退退,同途殊归,走进2013年。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