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03
10

游琅琊山

游琅琊山记

作者:默许日期:2003-10-25

字体大小:小中大


游琅琊山记   文/默许


  周四,和同事一行六人谈笑嘻闹,坐火车转汽车,不到两个小时便来到了琅琊山脚下。

  走进正门不远,是若干个人工修建的风景园,假山上的盆景以及不远处的凉亭,看在眼里有说不出的别扭与造作。

  说到位于滁州的琅琊山,必定要提及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以及“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这流芳百世的名句。那文章里记载的醉翁亭就地处琅琊半山腰处,灰墙碧瓦,回廊亭台,已是满目沧痍。从遗留的碑文里也看出当时的欧阳先生自被贬之后,更是少有挚友,所有的真迹里,留有墨宝最多的莫过于诗人苏轼。一时间想起患难真情的老话,不禁有些泪湿。

  醉翁之意,又或者欧阳先生的醉与痛,其实已是用词难解,唯有拿出山水的托词罢?就好比我们,分明是心痛的落泪,却无从说起,也只好借口岁月蹉跎而叹息。


  饶过醉翁亭,大家开始对着手里昂贵的门票耍贫嘴,一边沿坡路蜿蜒而上。

  盘桓的小路两旁长满了绿色植被。奇怪的是,右边高处生长的是一些藤类荆棘,松软柔枝交错攀缘,如袅袅立于风中的女子;而左边自低洼处长出高大的杉树,俊秀挺拔,恰似伟岸昂扬的男人;两旁的枝条都奋力向中间伸展,如将握的双手和纠结的目光,苍翠了路人头顶上的天空。

  因为是早晨,游人极少,于是世界显得格外寂静和安宁,仿佛人世间的一切喧嚣都隐退到世界的另一个尽头。或许是累了,大家渐渐话少,眼前不停出现的弯道好象永远没有止尽,正疲惫焦急,眼前豁然出现一座庙宇:醉翁寺。寺前数百级台阶绵延至我们脚下,拾级而上,大家在寺前的石狮前休息留影。

  轮到老实正统的汪拍照,仙儿悄悄溜到镜头内,在他身体侧后面一手掐腰一手举枪对准他脑袋射击。众人皆笑,惟镜头中人不知。哈哈。


  最累的是沿寺后小道登上山顶。因为完全是天然岩石垒就的台阶,坎坷崎岖不平,众人气喘嘘嘘,顾不得驻足赏景,只一味地埋头攀登。仗着身轻腿长,我虽然一路领先,却也早已经大汗淋漓;正在此时,忽然迎面有风呼啸而来,沁入肺腑,有种说不出的酣畅:原来是已到峰顶。

  有峰必有塔,琅琊山自然也不能免俗。继续登上塔顶,极目远眺,满眼都是苍松翠柏。因为是初春,植物呈现出盎然的嫩绿,仿佛预示着许多新生的生命正蠢蠢欲动——是的,其实生命的结局早已经固定,而最精彩的无非是生长的过程。

  原来做植物比做人要幸福许多,岁月更迭,而树木永远能够轮回超度起死复生。

  可是人呢?心若是死了,还能够苏醒么。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