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03
10

月,恒临照我

    

月,恒临照我   文 / 默许

  

  我知道,今日这宁静的夜里必将有一轮明月伴我。

  我知道,你终将如此时此刻一样悬于星际,恒临照我。

  今世,来生。


  你以如水的清辉泼洒于夜的静谧,却在我的心田筑起一泊湖,而我在涨潮的岸边,早已经失去了自我。

  是谁,在我歌声终止的时候奔向你?

  是谁,以无边的思念洞穿夜的寂寞?

  苍白的世界里,你冷冷地开放。我追究无法在你的目光里振翅飞翔。

  流淌的岁月中,你依旧继续着一程又一程漫无目的的漂泊。而我终究无法在你的流浪里驻足。


  我不知道,终其一生,我能否将你的华彩编织出一颗永恒的珍珠,缀于记忆的长河。

  我不知道。

  我只能够在你银白色的光泽里,任光阴荏苒如梭。

  有风吹过。

  有风吹过的时候,那风里的声音是不是你的一声叹息?

  而生命终于不过是一场幻觉。我早已失却奔腾的血液。

  心冷的人,如何追寻你落索的影子;如何融会你淡然的清欢?


  可我依然贪恋你此时美丽的身影,渴望走近一点,再走近一点,我在你月圆的夜里无可救药地渴望你那淡淡的粲然。

  于是,我放弃改变结局的时间,为你唱起月的歌谣,一遍又一遍。

  然而,我知道,我和你注定将彼此于天地间各自守望,成为一道永不相干的风景。

  可是,可是当灵魂甘愿沦落为附属,谁能够救赎我的灵魂?

  当你或圆或缺;当我喜或悲;

  当这一曲歌罢,我们必将沉沦——

  如同一人。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