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2004
08

子非鱼

作者:xianer 日期:2004-08-02

        

面屏一晚上,不知道该干什么。

对于时间,我们总是很奢侈。在不断重复的日子里,人们变得麻木怔忡,有时候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知觉,还有没有疼痛。

感冒的症状渐渐消失。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不停的咳嗽。

夜里也因此睡不安稳。

在几次尖锐的咳嗽之间,不由自主地将精神的视觉倒回到过往岁月里,一幕一幕回放。不觉痛,惟有唏嘘。

每每念及,总感到疑惑不已。记得曾有人评价,说我封闭自己,又极好面子,纵使受到伤害,也必将忍耐痛苦,独自舔拭伤口。

夜寂静无声的时候,我便不住自问,那些疼痛算不算伤害?说出来又能怎样?

子非鱼,子非鱼呀。


我其实不适应给年轻人解答感情问题。

高谈阔论谁都会,但谁是谁的指导?身在其中的时候,旁人无论怎么劝说都是徒劳,非得要自己粉墨登场,入戏,再出戏。

一切就不言而喻。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