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04
07

且做尘埃

 且做尘埃  

  当结局落在不远的地方,眺望便成为一种倒计时——题记


  常常,我们用河流来比喻时间,或与时间相关的事物。譬如岁月,譬如历史。

  其实河流怎及时间浩淼无限呢?说到底前者是那么具体,具体到有起始,有终点。

  不过,一旦时间用了倒计时来计算,那么它便赋予了某些具体的意义和物理的长度。因为从今往后,就在不远处,时间将有一个转折,一个停顿,一个句号,一个终了,一个里程碑。这些标志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迫近而变得具体和指日可待,仿若长河奔流,或将汇入大海,或是枯槁干涸。


  那么我,倘若计时的秒针从此时开始跳动,归零的时刻将设置在何处呢。

  你不要来问。

  我也不会说。


2004年7月27日星期二    晴 热

  

  上午新买了一款诺基亚6600。

  早半年前看见,便喜欢上那粗粗胖胖的模样,每次逛到柜台前,总是留恋不舍。

  连营业员都说这种款式不合适女士使用,可是那又怎么样,千万种理由,抵不过喜欢两个字。

  喜欢一种物质往往要单纯许多,很轻易就能够拥有它。

  但牵涉到意识,一切就大相径庭。走多远的路,经过多少人,方才可以寻到投机的环境,和相知的灵魂。年轻的时候,我们总不觉相遇的难,总是轻易的挥手告别,一启程便义无返顾地奔向下一个驿站。

  可是,到年岁渐长,心已安宁,蓦然回首才想起来不住地叩问:到底当初,我在阶前扶琴,谁又在暗影处倾听?

  多少回,要等到错过去才知道疼。



2004年7月28日星期三 热


  有部影片叫《缘,妙不可言》。

  电影不怎么样,可片名起得十分精妙。

  你看这世界上那么大,芸芸众生。可那每一次辟面相逢的惊喜,每一回擦肩而过的遗憾,每一张灿若桃花的笑脸,每一个挥手言别的伤痛,那些有因果的、或是无原由的,那些发生过的一切剧情,所有解不开的心病,你都可以用一个缘字去做药引。

  如此,是不是可以解释那些为什么。

  那些纠结于心却难以启口的问题。

  不再幼稚了。我们不可能,如年轻时候可以固执的问,可以固执的纠缠、固执的放任。有时候能够任性,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那么,就这样吧。一切该来的,该走的,该笑该哭的,都只做人生中一场梦。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

  如此,是不是应该就此缄默。



2004年7月30日星期五


  我感冒了。

  从昨天下午开始咳嗽,到现在是越发严重。头痛欲裂。原本早早的吃药睡下了,却又因为没开空调而热醒。

  这样的季节!得这样的毛病!一面怕冷一面汗流浃背。

  头痛欲裂,脑壳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在无休止的膨胀,它们想出来?出来又能怎样?它们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


  就好比我,如果我没有走进这里,我会在哪里呢?如果我不是遇见你们,我会遇见谁?对谁笑为谁哭跟谁倾诉?

  无须问,想必结果依然是沉默。


  所有的存在,其实都不过是一种宿命,结局是一片苍白。

  就象电影《死神来了》,死亡是终点,区别不过是经过的道路有所不同。


  人生是什么?人生是朝如青丝暮成雪,是从空白来又回到空白,从虚无回归到虚无。经过的路,遇见的人,付出的关爱,汲取的温情,承受的坎坷,负担的责任。最是那一撒手的时刻方才明白,年华早已从掌心间无声的溜走,如白驹过隙一般迅捷。

  到那时候,我会铭记谁,谁还会记起我呢?




最后修改时间2004-7-30 2:06:09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