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2004
11

旧戏词念不回远去的你

    

这次承接上海京剧院的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两场俱是爆满。还不断来人询问。

来客里,自然中老年观众居多。

那个年代,人们的娱乐生活无非是八个样板戏。电影里剧院里广播里天天来回的播放。以至于这些戏曲的每一个台词每一个曲目,都脍炙人口妇孺皆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琅琅上口地来着那么几段。

按时间算,我那时的年纪应该是很小。因此我不完全记得那时的事情。关于小常宝的唱段与台词,我是有印象的。印象最深的是小常宝第一次出场,说到自己是女扮男装,帽子一脱,一条又粗又黑的大辫子突兀地甩到胸前。

在当初年幼的我眼里,那就是一种惊艳的美了。

忘记我当时是从什么渠道感受那一幕惊艳的。从电影里,还是我们那个小城市的剧院里呢?是谁表演的?这些我都不记得。但,小常宝脱帽甩辫子这一连贯的动作,却令我印象极深刻。那时候,我拿妈妈医院里的绷带辫出一条小辫子,偷藏在席下。待无人的时候翻出来,续在自己货真价实的短辫上。当然是没有剧中人物的大棉帽的。但军帽在当时是一种时尚,几乎家家都有。我就拿军帽做道具,反复练习——并不在意那条假发辫刺目的白。

当然有被偷窥的时候,大人嬉笑着轰地推门走进来。那时的窘迫到现在我依然记忆犹新。


一转眼,那个窘迫的女孩就已经老了。甚至比当初哄笑她的父母彼时的年岁更长。

岁月如白驹过隙。除此,还能感叹什么。

听说整场演出,有观众始终跟着剧情念道白唱段。想必他们的心里,也看见流逝在过去岁月中的自己吧。只是旧的道白,终是念不回远去的身影。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