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2004
11

穿越嫩绿到金黄的岁月

       

何人大哥是一个典型的摄影发烧友,他的作品以写实见长,却又不失精致。

不知道是因为喜欢摄影而不停的出游,还是因为喜欢出游而练就了一身摄影技术。反正,几乎每个周末他都会或近或远的出去走走,之后就都有新的作品出现在他的论坛里。

今天新拍的照片里,有一张老婆婆的特写。

满脸的皱纹如沟壑交错,嘴巴里只余两颗牙齿的太婆,头顶草帽,带着一种安详宁静的微笑。

不知道是摄影者的有意还是无意,很绝妙的是太婆的背景色,人物的前半部分以一种嫩绿青葱的色彩为底,而人物的后部背景,则是那种象征收获的金黄。这两种色彩的映衬,恰似人生从最青春走向最丰硕的收获季节。

说到年龄,就想起我二十岁那年,有一次在同学的生日PARTY上,同学七嘴八舌不知怎么谈论起大家的老年,想象每个人各自老去的模样和那时的境况。我记得当时我说,我只活到六十岁就足够了。此话一出,就遭到大家一致反对。

可是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能够活到六十岁,真的已经是足够了。甚至,还可以活得更短一些。

人生最大的幸福,我想莫过于无忧无虑的童年了。那时候生活的全部就是吃喝玩乐,唯一的痛苦无非是弄脏了衣服,或是与邻家小孩打架后,被父母责打所受的皮肉之苦。但那些疼痛都是短暂的。泪尚未擦干鼻涕还在流,手里接过大人递来的解馋的东西,刚刚的那些疼痛就象雨水滴进久旱的稻田,吱溜的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到青春年少,岁月的枝头渐渐退却了幼稚的嫩绿,生命中开始慢慢纠结了许多的困惑与抉择。走哪条路,会遇见什么人。所有的烦恼都翻唱在歌里。“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手中的铅笔在紙上来来回回,我用几行字形容你是我的谁”。说到底还是因为年轻,那些逃不掉的遭遇伴随青春的懵懂,一路走一路不断的错、不断的错过。

等生命渐渐成长成为浓墨重彩的绿,生活的沉重已经担在肩上无从逃避,我们眼睛里熠熠闪耀的光泽已然淡漠,心再也不那么容易激动了。我们爱过了,痛过了,累着了,很多经历也深深铭刻在心记下了。如林清玄的话:因为我们只有一条命,要卖给识货的人,我们只有一次道路,要能有感情的冲动,也应该兼修理性的沉思。

我们做到了,我们也该老了。

所有一切思索都沉淀下来了。这些沉淀下来的东西,影响了我们的行为,影响了我们的选择,影响了我们的一生。到最后,当我们重新回头检视走过的足迹,许多在当时曾经兴奋过深爱过疼痛过的一切印记,都已经在时光的流淌中变成为一片一片茉莉香片,夹在记忆的扉页中,无论翻到任何一处,都散发出沁人的幽香。这些幽香,就是人生积累下来的经验,令我们气定神闲、微笑宁静安详。

这种收获,就好象照片上太婆身后的色彩,永远泛着灿烂夺目的金黄。

如此,我们何必计较寿命的长短呢,只要我们认真地生活过,只要我们认真地走过,那些生命由嫩绿到金黄的每分每秒的时光。

 

我明白告别的灿烂

是倾诉曾经拥有过的爱意……

 

只是,你是否甘心

就此飘落在风里

 

不是我红得灿烂张扬啊我不过是渴望

如此可以令你长一点时间记住我

和我的爱……

 

这收获的季节

你以夺目的金色来挥手言别 


斑驳的痕迹不是爱情的伤口

那是生命的密码点缀在必经的小路

 

可这又是何必

如果势必要凋零

又何必去执着那一点点的绿……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