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爸和我

2005.03.26 | 默许 | 425次围观

——回忆之一


  说,写个回忆吧。

  常常,在和家人团聚时候,或者凝视睡梦中的孩子,那些经过的往事,带着我年幼时孩童身影,拂去朦胧的雾,渐渐清晰地站在脑海里。从最弱最小的那一个,到慢慢长大,凝固为心中的相册。

  不需要很老,也一样可以回忆的吧。回忆,是一种纪念。

  

  那么,我首先得说说爸爸和我。

  

  我妈说,你别看你爸那个倔老头,不听我和你姐的话,可是却最听你的话。

  我就笑。因为从小,我和我爸就是一条心。过去是我听从他,现在改成他听我的话。

  前天领着他去医院,挽着老人的臂膀,忽然想起小时候,除非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爸爸从来不肯搀着我们走路。有时候忘记,主动将小手伸出去,也会被一巴掌扫开。到现在也不明白他为什么那样,是山东人的封建,还是早些年军人的习惯呢?

  现在年事渐高,他不再象过去那么倔强了。

  以前老爸身体一直很好。老年人常见的心血管疾病,他一个都没有。饮食上也不忌口,还特别爱吃油腻食物,母鸡炖汤,红烧肉,猪蹄子,绝对不许我们加任何素菜,说是串味儿不好吃。我们都说,老爸的身体里有一种能够消化肥肉的特殊的酶。要说毛病,最厉害的也就是每隔十年长大一颗的肾结石了。不过也无大碍,喝了很多中药之后也都排出体外了。

  但是这两年,他患上眼眨肌痉挛的毛病。眼皮无论怎么使劲儿,始终就是睁不开。近一时期尤为严重。去医院路上,不停用手向上推眼皮。睁不开,急。忍不住就使劲儿地挤眼睛。

  我就哄他开心,说老爸挤眼睛,是不是因为妈妈惹你生气啦。

  两个老人都呵呵笑起来。

  现在的家庭都只有一个孩子,体会不到那种很多兄弟姐妹的热闹,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但其中必有一个最贴心。同样的错,犯在偏爱的那个身上,责罚也轻出许多。

  我爸对我就是那样。有时候犯了错,他的大巴掌抬到头顶便迟迟不肯落下,然后嘿嘿一笑又慢慢放下来。我妈象早就料到会这样:“打,怎么不打”。我一听心里就特撮火。  

  所以记忆中但凡发生口水战,我们家立刻分出两个组队,一组是妈妈和我姐,另一组就是我爸与我。

  可是,我爸也打我。军人出身的他,脾气总是急,也不懂什么教育方法。批评的话没出口,巴掌就拍在我后脑勺上,多是为写字时候头低到桌子上,或是与我妈犯犟。

  为学习的事只打过我一回。因为高考成绩出乎预料的不好,离大学的分数线只差一分。那年我只不到十六周岁,紧张。小城市竞争厉害,那年的升学比例是13比1。

  只读过私塾,12岁就参军的老爸不会帮我分析失败的原因,更不懂得安慰与勉励我。只说一直成绩好,为什么考得那么差?一巴掌到脸上,眼睛又磕在床架子上。

  眼眶紫了一个星期。我也一个星期没出门。

  那一巴掌改变了我的一生。

  所以说生命的路,总是处处藏着玄机。我们每个人都是沿着自己的轨道滑行的球,很难确定什么时候一件突发事件就改变了我们原本的轨迹。走上了这一条轨迹,我们便永远无缘走上另外一条。生命一直在选择。有时候我们能够感觉到这种选择,更多时候我们没有感觉到。

  我没有觉得我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好。我是满足的,安静的,这些感觉使我看上去很温和。我身边的同事,亲人,很喜欢这种温和。我自己也喜欢。所以那些微弱的小小的不满被我搁置在离我很远的地方,藏匿得很深。

  现在每个周末,我去看望年老的父亲。

  他在他36岁那年做了我的爸爸。

  在我一岁的时候,我经常骑在他的脖子上。

  二岁,坐在自行车横梁上一个劲儿要他骑快些带我飞。

  七岁,爸爸开始教我写毛笔字,不许到邻居家玩,不许听收音机,不许尖叫,吃饭不许说话。

  十二岁,不许看电影。我的内心充满叛逆和倔强的火苗,那时候是被大人责骂最多的日子。

  十六岁,为了离家坚决不肯复读一年,上了决定我一生的专科学校。

  十七岁,开始读很多书,每年寒暑假开始学习做家务。

  二十岁,学会包难度很大的粽子。因为我妈不会而爸爸却最爱吃。

  之后我工作,恋爱,生孩子。

  现在七十多岁的他宠爱我的儿子,一如当年宠爱我。并且,他开始默默接受我的意见,一如当年倔强的我顺从他的意愿。

  那个不肯牵着年幼女儿小手的年轻父亲,那个拒绝我们挽着胳臂散步的中年父亲,现在,开始慢慢习惯由我们轻轻搀扶着走过车水马龙的马路。



  写完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对生命的感激。

  这些血脉传承的感情,每一次想起来,总是叫人心里暖暖的,想落泪。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