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21
06

莳花集

640 (10).jpg

一恍惚,2021年就过去了一半。

时间真是有趣,总是与人作对。

譬如排长队等着打疫苗,心心念念地着急,可时间却决不肯走快一步。但是等你数自己的岁数,好像前几天还是不惑之年的半老徐娘,今天就已然是知命知非之老东西了。

也罢。

无所谓。

640.gif

文字其实一直有写,断断续续不成文。

一则碎片式的思考或零散的记录,不值得打开这正儿八经的公众号。二则是近来使用多年的新浪微博遭封,不止心里多了很多憋屈,笔下也有了几分禁忌,和不自由。

适逢六一寿诞,闲来将近几月散乱的文字一一回看,尽是春色潋滟,现集中收录,聊以自娱。

5月15日

七点钟起床,拉开窗帘的时候有一阵错愕,窗外天色昏暗,像暮色沉重的傍晚,浓郁的雾气缭绕,雾色遮掩了不远处的高楼,朦胧了钢筋水泥建筑物的衬托,眼前的树木植物绿得愈发仙气飘飘。

然后就下雨了。

暴雨。

十几分钟后,露台的积水已经漫过脚脖。雨水又太湍急,而下水道洞口太小,像是猛然被激烈热情的表白拥堵了难以消化。

不忍心我的花草被浸泡在积水中,我不得不冒雨用簸箕一下一下把积水抄进水桶,再一桶桶倒掉。

你看,即便是赏花观草,也不是一件不辛苦的事情。

这个世界哪有不辛苦。

640 (1).jpg

5月16日

后来我才明白,只有草本植物才会爆头盛开,剪去一茬紧接着绽放一茬,不管不顾飞蛾扑火一般的绽放。因为她知道自己只活一年,只有这一春,只美这一时。

所以要拼了命,越是修剪她的花蕊越是要拼命去抗争去怒放。

如果你再见那些只见花朵不见花叶的草本花卉,请不要说她在宣告颜值或炫耀美艳,她其实是为了结籽繁殖。

说到底,终究是死得不甘心。

5月18日

一抬眼看到石榴树开花了,橘红色的,一个个像撅着屁股的小喇叭,又像是内心十分渴望讨好别人的女子,涂了厚厚的胭脂水粉和不合时宜的唇膏。但是没办法,有所求的时候气场总是卑微到尘埃里,再加上气质压不住这样的艳妆,举手投足都在坦白内心深处的胆怯与自卑。

我每年都会摘下很多石榴花,不想让她结果,甚或不开花更好。

相比较而言,无花果就令人敬仰。你何曾见过无花果以美侍人以艳惑心?

“我活我自己的样子,结我自己的果实,干嘛要美给你看?”

为自己而活,多么牛气的植物呀。

可惜我竟不曾拥有过无花果树。

640 (2).jpg

5月24日

我自己并不爱很浓重的红色花朵,无论是橘红的石榴花还是枚红色绣球,或者是正红色的月季和天竺葵。她们像浓妆艳抹的美人,美则美矣,却与俗字相去不远。

我喜欢淡粉或青白釉色的花,不争艳斗奇,也没有耀眼夺目的奢望。

至于花香,当然也是似有若无更恰到好处,人过处,依稀仿佛曾有一缕淡香掠过,可仔细闻却难寻踪迹,不知那馥郁芬芳来自哪里,总之就是比栀子花等一类直通通直冲脑门的浓郁气味多了些神秘和素雅。

当然这纯属个人偏爱,做不得数。

因为事实胜于雄辩:尽管我对每一个参观我花园的人着意介绍我之所爱,可他们还是把视线移到开满了玫色花朵的绣球上,极尽赞美之词。所以你看,个人的偏爱并不代表大多数人的喜好。

个人偏爱是属于你个人的。

你不能逼着别人同你一样的喜好。

640 (7).jpg



5月30日

早上洗车,洗车店老板娘在对面小长条土地上种了许多葱和莴笋,绿油油煞是好看。

喜欢植物的人看见绿色的亲切都是相通的。就好比我这个花农,要把一切空余的空间都用来养花,留给自己的大约只有一条局促的活动通道。

本来嘛,花是主人。

我也不是过客,我是花的仆人。

640 (11).jp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