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04
07

此情不堪【5-6】

5)

“是呀,这四年,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成现在这样了呢。”我也忍不住插嘴问道。

同学摇了摇头。说来话长。

当初把经营正红火的酒店盘给朋友之时,他们俩夫妻是计划投奔远在珠海的朋友的。

这之前也去珠海考察了若干次,那里的朋友热心的怂恿他们到珠海发展,计划两家合股接一家规模较大的酒店,朋友自然是控股做大老板,我同学与老公二人分别担任大堂经理与后堂的大厨。珠海的经济在那几年发展很快,市场消费水平也远远高于我们家乡。两口子在朋友的介绍之下,一时间豪情万丈,就计划将来在珠海大干一场,这一路便少不了大笔大笔的破费,陪吃陪喝陪玩,在朋友的一亩三分地,夫妻俩却豪爽的挥金如土。

过于轻信朋友的两口子,未等签定协议就匆忙盘掉家乡的酒店,带着全部积蓄直奔珠海而去。结果未曾想,珠海的朋友竟已经重新另找了合资伙伴。

面对人生地不熟的城市,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那段日子,我们俩天天就只知道相互埋怨。”她给我的水杯里续了一点开水。

“那个珠海的朋友并没有骗走你们的钱对不对?”

“是的。因为之前并没有签定了协议,所以我们也怪不到人家,又想到今后还需要他的帮助,我们也就只好哑巴吃黄连了。”

“后来呢?你们没有回家乡?”



6)

后来。

后来两口子便颇多坎坷周折,自此一路跌荡下去了。

最先,二人在珠海的海滨路看中一家店铺,工商营业执照刚办齐全,正赶上澳门回归,为了整顿市容市貌,他们店铺所在的小街全部都拆迁搬走了。

后来又辗转昆山,继而是北京,再后来是上海。

在上海倒是停留下来做了几年的生意,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当地人对外乡人又颇多微词,从小饭店开始做赔,到后来竟只能经营小水果摊了。

“你知道做生意都是做熟不做生,管理酒店我得心应手,可是那些进口的水果,我哪知道什么好什么坏呢。”她摇头,“结果我俩在前年的大年夜赶回了家乡,积蓄更是所剩无几。”


原来近两年来,她就与我们一起,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同一片蓝天下,只是她始终不肯出现在故人面前。


彼时,天色已晚,约好以后见面,我告辞出来。

回家的路上,我的脑海里反复闪现着同学所描述的那些经历,那些我从来不曾体验过的生活,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其实,她心理的这种落差,我是能够理解的。

我觉得,在所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中,毕业之后的同学关系,应该属于世界上最微妙难以言喻的感情之一。

因为这种关系里,既包容了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亲密;可是在那兄弟手足般情谊的面纱下面,是一种从校园就一直存在的较量的延续——这就象是一场暗战,而每一次相聚则好比是一次成绩的展示会。

只是我同学,从丰姿卓越的成功一路狂跌到几近穷途末路,你教她怎能若无其事的站在大家的面前呢。


最后修改时间2004-5-3 0:31:45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