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04
07

此情不堪【9】


9

屋里,出人意料的人多。

不过我当然知道,此行我需要认识的,就是端坐在那张豪华的老板桌后的中年男人。

和我同学奕奕神采与慌乱紧张相比,男人显得淡定从容许多。他招呼我们在屋角的长沙发上坐下,并十分礼貌地请我们稍等片刻,然后继续对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两女一男讲解。

我注意到他的办公桌上并没有电脑,那么网络销售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转头看同学,她正聚精会神地听男人说话。

我们坐在他们的右侧。迎对面窗外强烈的光线,在男人的脸上投下十分明显的阴影。

他显然在游说那三个人加入他的网络,滔滔不绝地陈述企业诚信的问题,接着开始叙述某某成员在加入这个网络销售之后每月有多少收入。我注意看了他举起来的企业营销广告画册,销售的好象是一种滋补的美容营养品。

“你经营的产品属于食品类还是药品类呢?你的公司有没有经营许可证?”我忍不住插话。

男人象是突然想起了我们,他拿出几个执照的复印本对我扬了扬,又示意我同学将他手里的一些资料拿给我。

“这不是我的公司,我只是公司的分销商。你看一下资料里介绍的公司规模和情况。”

资料里有一本杂志,扉页有一些国家领导人在某些场合发表关于“诚实守信”讲话的照片,杂志内容很单纯,除了一些公司在深圳总部的部分情况介绍外,大部分都是关于如何做好营销的策略和与人交流的注意事项,有些文章写得很激情富有鼓动性,仿佛只要加入了公司的营销网络,成功便指日可待。

在我翻看手里这些资料的时候,当初那个开门领我们进来的年轻女人走进来,将两杯水轻轻地放在我们面前,然后指着另外三个人问男人:“是不是叫他们到那边听我来解释?”

“不用不用,”我立刻制止。从关着门偷偷在里面接待招募员工,到我手里的这些所谓的资料,甚至连几个证照都只是深圳总部的复印件,我怀疑他们其实是搞一种类似于过去传销的勾当。

我想知道得更具体一些,“我们不急,可以等着。其实我也想听你讲讲。”

这时那两女一男中有一个消瘦的女子更急切:“那你说加入你们的会员需要交多少费用呢?”

“两千三百元。不过我要说的是,你交了这笔费用并不能代表你就已经加入了我们。我必须把这笔款项转到总部,由他们批准之后,你才有资格成为会员允许销售我们的产品。”

“就交给你么?”消瘦女子开始从随身的包里拿钱。从她的穿着上,任何人都可以看出她的家境并不富裕。

正常情况,费用应当交到财务部门,而且一个在当地连经营执照都没有的所谓分销本事处,又怎么可能会给出财务发票呢。

我正待继续发问,我同学却一把拉住我的臂膀:“我们走。”

我转眼发现,这一刻她脸色煞白,一脸遮掩不住的痛苦表情。

“你哪儿疼?怎么了?”我以为她也发现了男人所做的欺骗勾当,呵是,如果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的确曾经很不一般的话,这种欺骗行为居然施展到她身上,这对她来说确是一种不小的打击。

“走。”

她率先站起来,我只好也跟着站起来告辞。





最后修改时间2004-6-15 17:27:28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