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04
07

此情不堪【10-11】


10

  社区和来时一样寂静,我们的脚步声显得格外响亮。

  我终于忍不住:“他这不就是传销么?别想太对多了,咱不能跟着他害人。”

  “我不是因为这个。”她顿了顿,“我现在混成这样,哪还顾得上去同情别人受骗不受骗?”

  我沉默。

  也是呀,所谓善良慈悲的施舍,首要前提是自己必须具备施舍或给予的能力。一个生活窘困到自顾不暇的人,何以有精力去关照体恤他人呢。我们总是说帮助他人是快乐的,其实,剖开那些冠冕堂皇的表象,说到底,我们无非是为了证明自己,或者物质上,或者精神上,我们还在拥有,甚至我们的所有可以富裕到能够传达或施与别人。这种证明才是我们快乐的根源吧。

  就好比我,如果此刻我自己本身正遭受失业的困扰,我如何肯花精力时间去听她诉苦呢?我没有那么高尚。

  但此时,她好象并不是创业的烦恼。其实从我们上次见面到现在,我除了做一个听众之外,并没有给她任何建议。一直以来,她和先生两个人经营着那个小排挡,日子过得艰辛劳顿,但维持生计应该是没有问题,但后来,出现了一个曾经仰慕她的男人,对她目前的状况表示遗憾,然后,她便下决定要改变自己的环境。很显然,这个男人跟她一定说过些什么,而且绝对不会仅仅是表示遗憾那么简单。


  我转过脸,她看上去已经平静了许多。

  “这个男人就是喜欢你的那个人吗?”

  “不是他。”此时我们已经走回到旱桥这边,她拉我走进引桥脚下的一家麦当劳。


11

  我买好吃的,看见她已经挑了一个安静的角落。

  不等坐定,我挑起话题:“愿意的话,你告诉我,你和刚刚那个人的关系很好吗?”

  她忽然飞红了两颊,一对好看的眉毛带着疑问对我扬起来。

  我笑。

  都是这样的吧,当事人都自以为过渡得完美不露痕迹,但其实,旁观的人早已经明察秋毫,谁能够真正的瞒天过海呀,事实不是在自己的眼睛里泄露了机密,便是被时间的手指渐渐剥开遮盖的油漆。

  “我和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若有所思,“但这并不代表过去我们没有过关系。”

  开了头,接下来的叙述就顺畅了许多。


最后修改时间2004-6-25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