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04
07

此情不堪【12-13】

12

是在酒店生意最红火的时候。

风姿卓越的女老板,口齿伶俐,处事圆滑,将一应来客招呼得八面玲珑。我同学又十分细心,每桌酒宴散席,她必要亲自查看客人的剩菜,品尝和琢磨那些顾客不爱吃的菜肴,不断纠正和改进菜谱和口味。

很多朋友,朋友的朋友,甚至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陆续地慕名而来。

宴席散了,有时候会被这些朋友拉去歌厅应酬。

她没有在意,也因此忽略了管理着后堂的丈夫的感受。

然后某天的一个偶然的时间里,她偶然地撞见丈夫和年轻的女服务员表演的现场直播。就在酒店漆黑的包间里,两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沙发里,以一种奇异的姿势办事。

她说他妈的,他们的衣服就只脱到能够迅速快捷的办那事,门也没关好,他们就那么急。

我注意到,她只肯把丈夫和小服务员之间的性事说成办事,或者,潜意识里,她更加排斥这种关系里涉及到情感的那一部分吧。


“你就为了报复他然后才……?”夫妻之间有这样的情况吧,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她陷入沉思,许久。

“好象不是。”


服务员自然被辞退了,丈夫说原不原谅全在她,即使是离婚他也愿意接受。

有一阵子,我同学内心忿忿不平却坚决不肯离婚,她觉得倘若就这么将丈夫拱手送人就更加亏大了,她说刚开始我宁肯死耗着那个婚姻也不能便宜了他们。

可等到她也有了他,一切就变得不同了。


13

他其实是她丈夫的朋友。

与她丈夫出那事的时间相隔不到半年,他也与妻子闹起了离婚。

最心烦的时候,他的几个朋友夜夜陪着他借酒消愁,依旧拉上她跳舞唱歌。她爱以过来人的心态安慰失意人,结果却常常把谈话变成一次次血泪控诉。

有一回说到最后发现包间里朋友们都散了,半醉不醉的两个人突然发现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们俩,一种异样的感觉訇然而至。

静了不到一分钟。他忽然抓住她的两只臂膀,闪电一般地吻住她。

我同学说,那一瞬间,她只觉得一下子懵了,头脑一片空白。


我第一次听人详尽地诉说那些亲密的情节,脸色不禁微微发烫。

“他为什么抓你臂膀呀。”

“后来他说,他怕我当时抽他。”

可见当时并不是真醉,不过是借了酒胆和一时情急。所以行动尽管有些孟浪,但至少内心对她,仍旧是敬畏和尊重吧。

“你会不会看不起我呀。”她突然转了话题。“我这几天夜里常常想,我们以前也不是关系特别好的同学,之后也没有在一起认真的聊过,为什么隔了那么久的时间之后,我竟然对你说了那么多。”

我伸出手拍拍她:“别瞎想了,我没有看不起你。你最近压力大,我理解,其实你就是想有个人听你说说话。”

我看见她眼中渐渐有泪。

她低头用小勺静静的搅拌面前的奶昔。


时间已近傍晚,大厅里顾客陆续多起来。

不远处新来了三个欢快轻盈的年轻少女,听不清她们在谈论着什么,可是,她们连眉毛都飞扬着神采熠熠的灿烂。

我忽然象看见年少时的自己,在这样初夏的季节里,与要好的女同学相约第二天一起穿裙子上学。

“结果他的婚离了一年都没有进展。”稍后她恢复平静的语调。“我丈夫却有所觉察,有一天他居然跟踪我。”



最后修改时间2004-6-28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