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04
07

此情不堪【14-15】

14


无论年纪多大,女人但凡痴了心思,都是一样的天真幼稚。

男人那个离婚未遂的妻子只出差一日,她便急急去送好吃的给他。幸亏那一天并不是幽会,在他家里坐了不过半小时,她告辞出来,却迎面在楼角遇见等她的丈夫。

或许是跟踪了一路,等着算好时间也抓她现行吧。

但即使是捉奸的目的没有得逞,她那样牵肠挂肚的体恤别家的男人,这件事本身就值得十万分可疑。

丈夫也聪明,当晚就约了男人一起喝酒。

等酒过了三巡,他拉过我同学坐在二人中间,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你们俩是不是背着我好上了?又将自己的胸脯拍得当当的响亮,是我先前对不起我老婆,所以你们如果真好上了,我还是当初那话,离婚不离婚,由她定。

女人紧张地看着男人,一颗心象放飞的氢气球一分一分地越飘越高,然后随着男人斩钉截铁的矢口否认,复又“砰”的一声炸成千百个碎片。

饶是如此这般的心痛,却拼命强忍着,顺着话题帮男人掩饰。

那一场酒喝到最后,三个人都是酩酊大醉。


这之后,我同学便狠下心与男人断绝了关系。

接着不久,两口子便起了转让饭店去珠海发展的念头。


象打开一个死结,我忽然想明白了当时的情况,我同学一定是渴望换个环境以摆脱睹物思人的痛苦,而她丈夫,想必内心里依旧对二人的关系存有疑虑吧。否则,那么善于经营的一对夫妻,如果不是有某些原因或变故,怎么可能那么轻率地放弃本土选择人生地不熟的环境创业。


转让了饭店的消息,后来一定经过朋友的嘴传到男人那里。

就在临走的日子,我同学骑着自行车办事的路上遇见了男人,她分明听见他在背后疾呼她的名字,却将车骑得更加飞快——象是下定决心,要将往事一并抛在身后的风里。

自此,便隔了四年的音讯杳然。


15

“和他在一起那一年,我真的很快乐。如果有怨气,那便是恨他那晚太不象个男人。”

我点点头, 又摇头:“还是不要责怪男人吧,他们的内心一样寂寞,可是因为要闯荡江湖要出人头地,他们不得不把面子看得比感情更重要。如果和他在一起你真的开心过,那么还是感激他吧,毕竟他肯给过你那么多快乐。”


我忽然想起刚刚在男人办公室里她的豁然色变。

“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领我们进屋的女人?”

也就是后来给我们倒茶的年轻妇女。

“对,我也是在她给我倒水的时候才认出她来。”她淡淡一笑,却有略微的苦涩,“我过去就知道她,他离婚之后,就和她在一起……”

唉,我叹气:“你难道会认为他会等你四年么。”

现如今信息时代,到处是快节奏速成产品,感情又怎能例外。现在的爱情,与招职的位置何异——统统是这边旧人刚刚欠身告别,那边椅子上早已经落坐了新人。教一个男人守侯四年的爱,这样的故事怕只有旧式小说或电影里才能够看到。

“况且,当初你那么决绝,今天也不该怨他啊。”

“我没有怨恨,你不明白那种感觉。”她接着补充道:“我只是我承受不了遇见她的意外,再就是,假如我接受他安排的工作,那么今后怎么可能与她共事呢。我觉得他不是真心帮我。”


这句话我确实无法理解了,或者说到底是她的心里仍然是放不下吧。

爱过的人,究竟能不能成为一生一世的朋友,莫非因为彼此爱过,就只能落得“从此萧郎是路人”的结局么?




" 2004-6-29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