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04
07

此情不堪【16-17】完

16

  这一天深夜,空气依旧低沉闷热。

  晚间的电视依旧执着地预报会有大雨。

  其实现在不要电视播报,这样的征兆也预示了一场大雨的即将来临。

  所有因,必有果。倘若未果,无非是时候未到而已。

 

  夜晚,这样的气候令我呼吸急促,难以入眠。

  在昏暗的空间里,我瞪着两只毫无睡意的眼睛,开始慢慢的整理我同学目前纷乱繁杂的现状。

  想到下午她叙述的故事,以及那个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美好印象的传销男人。我不由得感叹情感的奇妙,在旁人清醒的眼里,怎么看都觉得普通平凡的人,却因为缱绻情丝,在彼此的心中生出别样的风采。

  可是,尘封的旧事已去,承欢的新人就在眼前,即使这个传销男人肯帮她,我同学势必也难以接受他的美意了。

 

  我突然想起那个与她重逢的开车男人以及我同学的丈夫。

  说到底,真正影响她,让她痛下决心重新开始寻找新出路的,应该是那个我尚且不认识的开车男人啊。

  那么,这个开车男人想干什么?他如果不能够伸出手给予援助,那么他又凭什么暗示或是指导她选择她的生活方式和道路呢。

  或许他仅仅是因为怜惜,或者是念在旧情,但我肯定他不会给予她任何承诺——即便是四年前许下过诺言,但这绝不意味着他愿意在四年后兑现。

  我忽然意识到,我同学走入一个误区了。

  显然,她与丈夫之间已经谈不上还有什么感情,之所以没有分手,完全是因为生活所迫,因为艰难,他们必须相互依靠。

  那么,她可以继续和他依靠下去,相互赖以生存;倘若实在没法共同生活,她当然也能够选择分离;她可以通过旧情人新朋友寻求帮助,她更可以走最艰难的路,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走自己的路。

  所有这一切,都应该是只为她自己。

  所有这一切,都不应该依托到某种虚无的感情上,更不应该为了迎合男人的某些要求或暗示。

 

  念及此,我迫不及待地想和她好好交流我的想法,没由来的,竟是急出一身的汗。

 

17

  写到这里,其实就应该是尾声了。

  因为这之后再没有什么情节可写了。我同学死了。

 

  我迟钝的拖延到夜晚才想明白的道理,终于没有机会和她好好的交流。

  在我瞪着眼睛琢磨问题的时候,她从家里出走,穿过两三条小巷,与等在车里的男人见面。身后是偷偷摸摸紧紧跟随的丈夫。

  那个闷热得令人烦躁的夜晚。

  三个人在僻静的街角低声的争吵撕打。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不小心推了她,偏巧她小脑就嗑在了一个台阶的尖角上。

 

  她就那样无声地死掉了。

  从此,有关她的身影、她的气息、她的声音、她的烦恼,都彻底的从这个世界里消失了。甚至,再过一段时日,连她的名字和她的故事也将不再会有人提起。

 

 

  事后很久,我常常想如果我不是那么迟钝,如果我敏捷地在当天下午就给她建议。

  如果是那样,这个故事会是什么结尾呢。

  或许,我同学终于了悟,从此过上了独立自主的生活。我,或是其他朋友主动借给她钱,让她开了一间花店,整天流连在嫣红姹紫里,鬓影衣香。

  然后,在某个偶然的时刻,遇见必然的人,发生当然的爱情。

  

  在那个闷热的夜晚,我真的那么设想过。



最后修改时间2004-7-1 0:11:05

最后修改时间2005-2-3 2:42:33"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