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2003
03

夜……


常常回想小时候的夏夜。

  夜晚是宁静的,没有一点点喧嚣,仿佛这世界根本就不曾有过白昼的纷乱;马路上暗黄的灯照在栅栏上,那栅栏的影子就一个个轮廓清晰地睡在身后的慢车道上,无声无息,如这熟睡了的城市。

  记忆里,一定是在这样的深夜里行走过,否则何以如此深刻地记住了沉睡的夜,以及那寂静之中稍显突兀的脚步声。一切都那么平静安详,如甜美的梦境;即便是时过已久的现在,每每回想起来,依然是淡淡地流动着温煦的气息。

  现在的深夜,已经少有那过去的沉寂,到处是刺眼的霓红灯,遮掩着背后高楼里钢筋混凝土垒就的冰冷。

  这样的世界,已经冷漠得令人心疼。

  从妈妈家走到我自己的家里,必须要经过一座过街天桥。每一次经过,都忍不住要伏瞰那桥下川流而过的车河。

  总是会想,那一些朋友里,谁正在这其中的一辆车里,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

  那么,又会有多少人,在这一生的时间里匆匆地走过,从我的身边静静地走过,从我的生命里彻底消失,永远地离开,永远不再回来。而又有多少人,成为我生命里不可磨灭的烙印,不能更改的伤痕,镶嵌在我的记忆中,甚至镌刻在我的生命里,无论怎样,永远不能够摆脱,不能够放手,不能够逃避的责任呢。

  而人的生命之中,要我们用什么去做一把标尺,又该如何去丈量这一生的快乐与疼痛,幸福与伤口呢?

  一生。

  就是从生到死。

  从生命的第一次心跳,到最后一次勃动,这其间累计的究竟是多少次忘形的欢笑与轻狂,多少次温暖的心动和感怀,多少次不曾致命的伤口和眼泪呢?

  又或者,我们真的应该放逐灵魂,去追逐一切灵魂之外的无法奢望的虚幻去么。

  只是,只是为什么,这平静的城市,如何会有一种琐碎,能够叫人无以复加地伤感和心疼。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