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9月

  • 2004.09.27 | 默许 | 220次围观
    寂寞里没有伤疤
    女人在信里写:他一次次破费请许多人一起聚会。只说看见她就是幸福,一只只舞曲,不停地跳下去,这种有人惦记和欣赏的日子,既喜又忧。家里有关心她的丈夫和懂事的孩子,这边是愈来愈依赖的被宠的感觉。有时候女人的确如墙上的壁画,丈夫早已经熟视无睹,但在别人的眼里却尽是旖旎。被人时时惦记是一种舒心的感觉,但观望的久了,便多出一份心思。洁尘在《中毒》里写:大凡感情这东西,是这么一个过程:两个人认识了,互有好感,然后进入暧昧朦胧的时期。之后,要么走到一起,一直走到相看生厌,拉倒拜拜——这个叫做...
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