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

  • 2007.02.12 | 默许 | 275次围观
    每一朵花开
      感觉腰稍稍好转,我仍然尝试着去练瑜珈。很多动作已难以做到规定部位。怎么办呢,岁月安好,然我的身与心俱已老去。  那一日他突然说为什么要养这许多的花花草草。  原来他反感。  可是在我心里,是多么感谢这些花草。  是谁说过,养花修心养性。过去我不信。但是今天的我,有一种恬静淡泊的从容。M是两年前一起去草原旅游的朋友。其后我远离网络,时隔经久,再遇见他竟说我是一种麻木。  其实不。恬淡是一种无求,是如实地接纳周遭的际遇,是不妄想不可得的事物,或人。但,我不麻木。我依旧懂得友情...
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