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

  • 2018.06.25 | 默不许 | 304次围观
    公司新添一只兔
    上个月,同事拎一只兔子,扔公司院子里放养。我们公司原址征迁,三年多了还没有半点安置的消息。这个带小楼的院子,虽说办公条件不咋样,但院子大,车位多,有个没有鱼的鱼池,和一个长满杂草的花园。单门独院,可谓简陋版大宅门。别看“大宅门”简陋,可它地处闹市。对街一溜排的美食店面,从早餐到晚餐一应俱全,保守估计,从这头开始挨家挨户吃,能吃一周不重样。所以起初公司门卫特别辛苦,因为这条街车位紧张,他们要时刻提防外来车辆擅自闯进来。你想那些食客们大老远驱车过来,眼瞅这一路店家灯红酒绿的,心里...
  • 2018.06.13 | 默不许 | 242次围观
    西雅图之亚马逊The Spheres建筑
    大概每一个亚马逊职工亲属,尤其像我这样不远万里而来的,一定会去参观亚马逊新建的球体建筑吧。球体建筑周末不开放,即便周一至周五号称对公众开放,也需要提前预约。我猜大概是为了控制参观人数。但亚马逊内部员工可以在工作日凭工作牌为家属领取参观牌,可参观牌并不具备刷门禁卡功能。进门还是刷工作牌。连续刷两次,一次我进去,一次儿子进。拾阶而上,先去五彩楼里领参观牌随处可栖The Spheres建筑初进球体,立即被一种陌生的湿热空气包围,深吸几口气,还没等定神,立即被眼前一环巨大的热带鱼缸吸...
  • 2018.06.12 | 默不许 | 267次围观
    倒时差
    已经回来啦,在痛苦地倒时差。赴美与归来对比,好像从西方飞回来之后的时差倒得更加痛苦一些。每天下午三点正是美国西雅图午夜十二点,我的煎熬便正式开始。不敢睡,可常常还是败给自己。每天从下午开始,上下眼皮像涂了胶水,闭了便不能睁开。我都怀疑眼睫毛还有一个始终未被发现的功能——它其实是一根拉链。然后,无论撑到晚上几点爬上床,每过夜里两点我必定清醒。我在这个世界最静谧与最黑暗的时刻醒着,只能醒着。然后要一分一秒、慢慢熬很久……在黑暗里想许子东老师的公开课,讲到鲁迅的《影的告别》。“我不...
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