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7月

  • 2004.07.30 | 默许 | 511次围观
    且做尘埃
     且做尘埃    当结局落在不远的地方,眺望便成为一种倒计时——题记  常常,我们用河流来比喻时间,或与时间相关的事物。譬如岁月,譬如历史。  其实河流怎及时间浩淼无限呢?说到底前者是那么具体,具体到有起始,有终点。  不过,一旦时间用了倒计时来计算,那么它便赋予了某些具体的意义和物理的长度。因为从今往后,就在不远处,时间将有一个转折,一个停顿,一个句号,一个终了,一个里程碑。这些标志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迫近而变得具体和指日可待,仿若长河奔流,或将...
  • 2004.07.01 | 默许 | 475次围观
     此情不堪【16-17】完
    16  这一天深夜,空气依旧低沉闷热。  晚间的电视依旧执着地预报会有大雨。  其实现在不要电视播报,这样的征兆也预示了一场大雨的即将来临。  所有因,必有果。倘若未果,无非是时候未到而已。   夜晚,这样的气候令我呼吸急促,难以入眠。  在昏暗的空间里,我瞪着两只毫无睡意的眼睛,开始慢慢的整理我同学目前纷乱繁杂的现状。  想到下午她叙述的故事,以及那个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美好印象的传销男人。我不由得感叹情感的奇妙,在旁人清醒的眼里,怎么看都觉得普通平凡的人,却因为缱绻情丝,在彼...
  • 2004.07.01 | 默许 | 511次围观
    此情不堪【14-15】
    14无论年纪多大,女人但凡痴了心思,都是一样的天真幼稚。男人那个离婚未遂的妻子只出差一日,她便急急去送好吃的给他。幸亏那一天并不是幽会,在他家里坐了不过半小时,她告辞出来,却迎面在楼角遇见等她的丈夫。或许是跟踪了一路,等着算好时间也抓她现行吧。但即使是捉奸的目的没有得逞,她那样牵肠挂肚的体恤别家的男人,这件事本身就值得十万分可疑。丈夫也聪明,当晚就约了男人一起喝酒。等酒过了三巡,他拉过我同学坐在二人中间,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你们俩是不是背着我好上了?又将自己的胸脯拍得当当的响...
  • 2004.07.01 | 默许 | 484次围观
    此情不堪【12-13】
    12是在酒店生意最红火的时候。风姿卓越的女老板,口齿伶俐,处事圆滑,将一应来客招呼得八面玲珑。我同学又十分细心,每桌酒宴散席,她必要亲自查看客人的剩菜,品尝和琢磨那些顾客不爱吃的菜肴,不断纠正和改进菜谱和口味。很多朋友,朋友的朋友,甚至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陆续地慕名而来。宴席散了,有时候会被这些朋友拉去歌厅应酬。她没有在意,也因此忽略了管理着后堂的丈夫的感受。然后某天的一个偶然的时间里,她偶然地撞见丈夫和年轻的女服务员表演的现场直播。就在酒店漆黑的包间里,两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沙...
  • 2004.07.01 | 默许 | 459次围观
    此情不堪【10-11】
    10  社区和来时一样寂静,我们的脚步声显得格外响亮。  我终于忍不住:“他这不就是传销么?别想太对多了,咱不能跟着他害人。”  “我不是因为这个。”她顿了顿,“我现在混成这样,哪还顾得上去同情别人受骗不受骗?”  我沉默。  也是呀,所谓善良慈悲的施舍,首要前提是自己必须具备施舍或给予的能力。一个生活窘困到自顾不暇的人,何以有精力去关照体恤他人呢。我们总是说帮助他人是快乐的,其实,剖开那些冠冕堂皇的表象,说到底,我们无非是为了证明自己,或者物质上,或者精神上,我们还在拥有,...
  • 2004.07.01 | 默许 | 466次围观
    此情不堪【9】
    9屋里,出人意料的人多。不过我当然知道,此行我需要认识的,就是端坐在那张豪华的老板桌后的中年男人。和我同学奕奕神采与慌乱紧张相比,男人显得淡定从容许多。他招呼我们在屋角的长沙发上坐下,并十分礼貌地请我们稍等片刻,然后继续对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两女一男讲解。我注意到他的办公桌上并没有电脑,那么网络销售又是怎么回事呢?我转头看同学,她正聚精会神地听男人说话。我们坐在他们的右侧。迎对面窗外强烈的光线,在男人的脸上投下十分明显的阴影。他显然在游说那三个人加入他的网络,滔滔不绝地陈述企业...
  • 2004.07.01 | 默许 | 470次围观
    此情不堪【7-8】
    7时隔一周之后的下午,我同学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她把排挡给转让了。她说那个人认为她应该在一家大酒店工作,即使自己出来做,也该挑一个干净的环境做个小生意。我一时气结,直觉得她傻得天真。现在哪儿还有用到年近四十的女人做酒店的大堂经理?做生意,她哪来的本金,现在做什么又不是步履艰辛?“但我真的不想做排挡了。又脏又累,而且利润太低,根本没法干。”顿了顿,她又说:“我一个朋友开了家公司,说给我一份做网络推销的工作,你陪我看看?”我们约在市中心最繁华的步行街头见面。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几天...
  • 2004.07.01 | 默许 | 318次围观
     此情不堪【5-6】
    5)“是呀,这四年,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成现在这样了呢。”我也忍不住插嘴问道。同学摇了摇头。说来话长。当初把经营正红火的酒店盘给朋友之时,他们俩夫妻是计划投奔远在珠海的朋友的。这之前也去珠海考察了若干次,那里的朋友热心的怂恿他们到珠海发展,计划两家合股接一家规模较大的酒店,朋友自然是控股做大老板,我同学与老公二人分别担任大堂经理与后堂的大厨。珠海的经济在那几年发展很快,市场消费水平也远远高于我们家乡。两口子在朋友的介绍之下,一时间豪情万丈,就计划将来在珠海大干一场,这一路...
  • 2004.07.01 | 默许 | 318次围观
    此情不堪【3-4】
    3)时值初春,天气乍暖还寒。窗外的行人很少,偶尔有人走过,也多半行色匆匆,像是赶时间。她低头拿去桌上的纸巾,在桌上来回擦着。桌子也确是十分油腻,让我想起小时候外婆常带我吃馄饨的小饭店,每次外婆责令我两个臂膀不可以全力扒在小桌子上,因而记忆中那些个美味的馄饨好象总是吃得很不尽兴。“最近四年,我和我老公是去了外地,北京、珠海、昆山、上海。但是不仅没有发展却破费许多变得象现在这么没落。等到死了心回来,我手里的资金只够接下这么一个小排挡了。”她丢掉手里污黑油腻的纸巾,谈话开始变得畅快...
  • 2004.07.01 | 默许 | 244次围观
    此情不堪【1-2】
      她与我是初中的同学,中间见过几次也多半只是路上的偶遇,简单的寒暄之后各奔东西。隐约有同学议论她,说开了一家酒店,是很风光的老板。  记忆里的初中生活,我与她的座位隔得很远,她个高,体育很好,虽然是班长但成绩远不如我。尽管到初三时候我的个头已经超越了她,但始终,她坐班级最后一排,而我则永远是坐在第四排的位置。  那时候,有男生调皮,会悄悄地将我的小辫子扎在椅背上,和我因为课桌间的一点点距离争执。  而她那时候已经是校篮球队的队员,常常有老师把她从教室里喊到操场上练球。  或...
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