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

  • 2005.09.29 | 默许 | 636次围观
    花自飘零水自流
    1)  很多年前  临近分配的时候,他突然醒悟似的冲到她面前表白,仿佛赶在雨季来临之前的抢收。  之前她虽然与他关系甚好,只是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她的上铺。忍不住笑,红着脸点了头。心里到底有虚荣的满足。  可是,表白的到底迟了些日子。她被分配回了老家,与他远隔千里。  那个年月,诸事都需要依靠组织计划安排。调动工作谈何容易?  她的父亲开始极力反对和阻隔这场寄托于鸿雁传书的爱情。  一年后。  她收到一封来自他的城市的书信。字体娟秀。自称是他现今的恋人,不久将与他结为连理。 ...
  • 2005.09.23 | 默许 | 313次围观
    题图
    ...
  • 2005.09.20 | 默许 | 323次围观
    经常失眠
     最近的生物钟怪了,总是在入睡之后一到两个小时后醒过来。有时候是惊醒的,不知道梦里有什么。有时候是渐渐的清醒,象是一种复苏,慢慢的对周遭有了知觉。  过后就是无边的失眠。  记得央视的崔永元曾经因为失眠而放弃了〈实话实说〉栏目。他说,失眠令人十分痛苦。每天当太阳冉冉升起,新的一天开始的时候,他仍然在为入睡而焦虑烦恼。  我倒不是彻夜无眠。  漫漫长夜,我有两头的睡眠时间——刚入睡和凌晨,大约各两小时。  头几天,白天也不觉得困。只是丢三拉四的。  有一次最严重,一早上班刚关上...
  • 2005.09.13 | 默许 | 389次围观
    长成男子汉
      因为得到许可,整个暑假儿子一直在疯狂玩传奇。  认了个武汉的师傅,忠心耿耿,不许我说他师傅半句坏话。  比如我说你师傅送给你的装备都是垃圾,他立即反驳说是他自己的级别不够用更好的。有时候他师傅不在线,我煽动他造反去另外找高手做师傅,他辩解说他忙工作,死活不肯叛变。  这孩子向来认死理。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  譬如一桌菜,他只认准了一道最爱,绝对不肯去尝试其他的味道如何。  走路也是。第一次走哪条,以后便永远走下去。  算不算怪癖?  我预测他将来长大,大概也只会谈一次恋爱...
  • 2005.09.04 | 默许 | 276次围观
    这样德高望重的老人
        刚毕业分配,是在基层工作。  大概不到一个月时间,那天总公司下来一位老者。嘘寒问暖闲聊几句,我听出他带有浓重的山东口音,便与他说起父亲的老家烟台。他来自不远的济南。  走之后,老师说他是解放前十几岁就跟着师傅做学徒学艺,一步步成功,成为皖北地区知名的技术指导。对新学生一向严厉著称。  老师指着我不断在高脚椅下晃悠的双脚说,这在他看来,是绝对不允许的。  我吐舌头。可见,他对我是宽厚之至了。  五年后,我被调去总公司。跟在他与另一位马姓的领...
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