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0月

  • 2003.10.29 | 默许 | 243次围观
    说说韩国电影《美人》 
      文 / 默许      前天看韩国电影《美人》,在我,算是看的第一部色情片了。    和多数韩国影片差不多,这一部也是人物很少,从头到尾只两个人,男人与女人。    场景也永远是唯美而简单的,诺大的公寓,空旷的四壁,巨大的落地窗前,一株树状植物直抵屋顶,象剧情里的爱情压抑着,无法继续生长。    男人是敏感忧郁的,不知道是因为女人还是因为他自己,而女人,好象更多的是神经质。 ...
  • 2003.10.29 | 默许 | 193次围观
    最小的损失
     我该怎样才能够留住他啊?  我记得去年有一位姐姐问过我。  我说: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    如果两个人还有感情,你当然非常乐意对他好,甘心情愿伺候他,为他做任何事。  如果他已经不爱你了,你仍然可以对他好一点甚至更好一点——就当是替深爱他却不能够照顾他的那个女人做的吧,反正你们两个人都期望他过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他若有良知,或者不会离开你——得不到他的心,总还能够抓住他的人。  可是,如果你够自尊和坚强,如果他一定要离开你奔向属于他自己的快乐,那么还是让他去...
  • 2003.10.29 | 默许 | 193次围观
    原来爱,不过是一场打扰
    作者:默许 日期:2003-10-29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原来爱,不过是一场打扰   文 / 默许      曾经读过一篇老套的故事。  一个女人从中学时期就迷恋电台里的男声,低沉,沙哑,温柔。长大之后成了别人的女人。再往后,她伏在另一个男人的胸口,低低地说:我喜欢你的声音。他的拥抱和亲吻都是她抵抗不了的诱惑。  但,她的男人势力很大,自然受不了一个女人的背叛,何况是一个小女人。他在她耳边问:你要...
  • 2003.10.29 | 默许 | 323次围观
    关于友谊的价格
    关于友谊的价格   文 / 默许  若旧时的朋友有难,找到你的门上,你会不会尽力帮助他?  而且这个人与你,已经是许久没有联系了。或许你帮他之后,他仍然会象以前一样,从你的生活里消失掉,自己过一帆风顺的日子去了。  我猜也许,你会安心地收下他送上门的礼物,然后竭尽全力地帮助他。  ——作为朋友,能够做到这一点,也着实算是难得了。    可是,这肯定不是最聪明的做法。  许多礼物,在送出去的时候都是被掂量过的。什么程度的关系,帮多大的忙,搁在天平的一端,礼物当然是压在另一头保持...
  • 2003.10.28 | 默许 | 654次围观
    爱到偏激
    爱到偏激   文 / 默许——看电影《鹅毛笔》说到底,生活里究竟谁会真正爱到偏执狂?为一种信仰一种追求一种不可抑制的渴望而执迷不悔,直到一贫如洗,到流血,到病态的偏执呢。开始看电影《鹅毛笔》的时候,我就不明白那个200年前的法国作家,为什么偏偏那么执拗地坚持创作关于男女间性行为的文学作品。狭小的空间,冰冷的石墙,沉重的铁门,被人当做神经病,与一群真正精神不正常的人关在一起。失去了人身的自由,仍然遏止不了自己写作的欲望——他在自己的小说里描绘着女人与男人之间赤裸裸的性行为,描写...
  • 2003.10.28 | 默许 | 719次围观
    爱情碎片
    重新上传过去的文字,惊讶我年轻时期竟然这样写爱情。2022年7月14日。文/默许许多梦,终于难了——题记我叫靖。三岁那年母亲让我跟了继父的赵姓,从此我的名字就常常被人含含糊糊地喊成妖精。当然后来真的成为人们眼里的妖精,大抵是和名字无关的。其实人自打一出生就注定了一切,该有什么该没有什么,该遇见什么人该走什么样的生死之门,都有命运的大手操纵,永远没有办法逃生的。就象苏无法逃脱他的命运,就象我无法逃脱最初的孤独。认识苏是在卫生系统举办的春节联欢舞会上,和慧挤在嘈杂的人群里,我不住...
  • 2003.10.25 | 默许 | 327次围观
    开到蘼荼花事了
    作者:默许日期:2003-10-25开到蘼荼花事了   文/默许1“有些事情你越想忘记,你就会记得越牢。当有些事情你无法得到时,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桑这一下午没有工作,脑海里不断地闪现下午遇见嫣时的情景,那不可思异的偶遇仿佛是一只纤纤玉手,将沉淀在桑记忆深处的往昔一幕一幕翻开。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命运之神在编排着生命中所有的一切,得到或者失去,重逢或者别离。他附身望着楼角那花圃里的玉兰树,枝头上那一株株淡淡的红,在昨夜的那一场雨里,显得格外鲜嫩。想起小时候与她在家乡...
  • 2003.10.25 | 默许 | 332次围观
    月,恒临照我
        月,恒临照我   文 / 默许    我知道,今日这宁静的夜里必将有一轮明月伴我。  我知道,你终将如此时此刻一样悬于星际,恒临照我。  今世,来生。  你以如水的清辉泼洒于夜的静谧,却在我的心田筑起一泊湖,而我在涨潮的岸边,早已经失去了自我。  是谁,在我歌声终止的时候奔向你?  是谁,以无边的思念洞穿夜的寂寞?  苍白的世界里,你冷冷地开放。我追究无法在你的目光里振翅飞翔。  流淌的岁月中,你依旧继续着一程又一程漫...
  • 2003.10.25 | 默许 | 775次围观
    一种永恒
    一种永恒作者:默许日期:2002-10-11  这几天天气特别的晴朗。  中午靠在窗前,阳光暖暖的照射着。整个人懒懒的。  空气中有许多微小的灰尘,在光线里浮动摇曳着。有稍微大点的颗粒,居然反射出点点金光,似萤火虫身上的灯。  其实生命中,有许多东西我们的肉眼看不见,我们灵魂的触角也不一定能够感觉到,但,它们是一直存在的。就好象这些空气中流动的尘埃,时刻都在。那些能够令我们有一点触动,有一点感慨,有一点心动的东西,它们无时无刻不在。  北京科技馆里有一个被横剖的树木标本,是用...
  • 2003.10.25 | 默许 | 597次围观
    游琅琊山
    游琅琊山记作者:默许日期:2003-10-25字体大小:小中大游琅琊山记   文/默许  周四,和同事一行六人谈笑嘻闹,坐火车转汽车,不到两个小时便来到了琅琊山脚下。  走进正门不远,是若干个人工修建的风景园,假山上的盆景以及不远处的凉亭,看在眼里有说不出的别扭与造作。  说到位于滁州的琅琊山,必定要提及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以及“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这流芳百世的名句。那文章里记载的醉翁亭就地处琅琊半山腰处,灰墙碧瓦,回廊亭台,已是满目沧痍。从遗留的碑文里也看出当...
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