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

  • 2005.08.28 | 默许 | 243次围观
    诠释告别
          天气那样闷热。是雨,要来了吧。  那天她在火车上与我们告别。一双手扑在密闭的窗户上。  忍不住,我把手也按上去。想抚摩她。  隔着厚厚的玻璃,手里是凉凉的,心却十分暖。  我看见她眼中有泪,盈盈欲落。    其实,这算什么告别呢。即使此生只此一次相逢,即便从此各自天涯,这仍然算不得告别啊。  e时代啊,通讯那么便利。一封手写的信,或一个随时可以拨通的电话,或是转瞬即可抵达的网络信件。那么多办法呢。怎么样都可以,解了相思挂念的渴。   ...
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