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

  • 2005.12.06 | 默许 | 502次围观
    独生子女证里记录的回忆
      依旧是普照的阳光,灿烂得不由分说。但气温却忽然就冷下来了。走在路上,开始不自觉地缩着手,穿那件大翻领的黑色棉衣的时候,为防止冷风灌进脖子,常常会把领子立起来。  即便这样子,依旧只剩下一个寒字。冷得刺骨。  新家那边,已经开始油漆。除去使用水砂纸的时候,工人在密闭且阳光充足的屋子里干活,还算不是太痛苦。  接下来,就是漆墙的程序了。  前天办公室刘通知我带着独生子女证去领2千元钱。  我一向糊涂,问许久大概弄清楚,2千元也是单位改制为职工争取的福利。但我的问题是,我从来就...
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