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不许 第4页

  • 2023.05.12 | 默不许 | 661次围观
    二阳
    2023-5-10很不幸刚到家就染上了很像二阳的感冒。就是痛苦的级别低于一阳,第一天软绵无力关节痛,但不发烧。次日嗓音沙哑喉咙痛,但没刀割。不知道明天第三天是什么症状,会不会鼻塞咳嗽难呼吸。哦对了,头天我左边流鼻血了,也不是哗哗哗流,有点泉眼儿的节奏,血汨汨地探头出来湿了鼻孔,我就不停地擦拭,浓稠的红缀在棉纸巾上就像棉花里盛开的红梅,也是蛋糕上生生按住的樱桃。我特意测了一下抗原,一道杠。所以是很像二阳的感冒。2023-5-12二阳了。症状很轻没有发烧。我一直不戴口罩,因为它该...
  • 2023.05.10 | 默不许 | 646次围观
    读书日之《广岛倒计时》
    很喜欢#广岛倒计时#作者史蒂芬·沃克在扉页写的话:让团结的力量远大于使我们分裂的力量。我想,一切战争题材的作品,不论是影视还是书籍,最终目的都应该是对战争的反思,那些以牺牲他人生命、破坏人类美好情感为代价而发动的军事战争的人都是野蛮人,必遭现代文明社会的审判。 #读书#...
  • 2023.04.29 | 默不许 | 681次围观
    婚礼
    谁不是因缘生爱,谁不是为了深爱而互托终生……如果说结婚意味爱情的绑定,那么相守是一辈子的经营,是漫长岁月中细碎琐事的烦恼,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叠加的重复。 写在外甥举办婚礼的日子...
  • 2023.04.26 | 默不许 | 552次围观
    被抓差
    2023-4-25这几天被我妈抓差,带她购物,又要求收拾她家北屋,房间本来有点像客房的意思,但是被我妈乱七八糟堆放很多杂物,比如舍不得丢掉的旧书旧衣服被絮,换季的电扇烤灯,后辈逢年节拜访送的红酒和各种补品,还有降价打折囤积的将来要给重孙编织的毛线……每一样都有故事,每一件都带着神圣使命,仿佛扔了它们会变得罪孽深重,或者不亚于一次历史性的ge xin ……所以这不是什么断舍离。我不过是爬高就低蹲床底,把多年的积尘擦拭干净,然后叠摞起来归置齐整,使原先无处下脚的小屋终于有了辗转腾...
  • 2023.04.24 | 默不许 | 607次围观
    季节搞错了
    不知道为什么天气起这么大的变化,本来一切都好好的,最先是风变得温柔了,然后各种植物开始深深浅浅的绿,后来,有花可赏的时候,路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大家再不像寒冬那样瑟瑟地抄着袖子缩着脖子,走远路的人,一件一件脱去厚重的外套,好像心也随之轻盈里,像高远的蓝天上飘忽着的那片薄云。所以我已经把冬天的衣服被套都换了洗了收纳了。上周甚至热得我一身短袖T恤和牛仔短裤的打扮。然后怎么就变冷了。眼见它冷了脸色,阴沉的,一道道暗灰色墨汁铺天盖地涂抹了笼罩下来,隔断了阳光的热情。周六晚上下高速刚进...
  • 2023.03.31 | 默不许 | 27278次围观
    且练且受伤【1】
    俗话怎么说的,受伤的都是练家子,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在此,我以身试俗话,俗话说的都对。这次受伤的引子,源自若干年前练瑜伽时候大腿根部的拉伤,就是每天瑜伽之前感觉左右髋歪着,腰累,中午在瑜伽馆各种伸展活动之后就舒服了。后来找医生看,他一按左边臀部,我疼得叽歪乱叫,诊断说左臀有很大一块结节,这个结节限制了大腿骨和髋骨的灵活度。我的理解是,因为我太努力地完成瑜伽动作,一边导致臀肌受损形成结节,一边又因为伸展动作拉松了结节,最后导致结节越来越大。在医生那里治疗几次之后,臀肌按得不疼了,...
  • 2023.03.03 | 默不许 | 530次围观
    网球学习课
    纯粹是一时冲动然后就找教练学习网球,目前上了两节课。肯定因为我一直做力量训练,肌肉女,就会习惯性使蛮力,球倒是能击飞很远,但手腕和肘子也扭得很酸痛~教练一直说你放松,手腕一定要放松。我嘴巴上唯唯诺诺,心理却闹不明白手腕松怎么举球拍?结果才上两节课,我半条胳膊都僵硬地痛。刚才用筋膜枪一通乱揉,效果立竿见影。总结一下两节课的收获,一是挥拍不能只用手臂力量,要依靠凭借身体核心力量转体带动手臂迎击来球。二是整个击球要松紧松的节奏,引球时候手臂放松,击球要全身发力迅速而有力,送球飞出之...
  • 2023.02.10 | 默不许 | 874次围观
    《三体》第二十四集
    电视剧《三体》第二十四集,通过统帅叶文洁的大量陈述来阐述她建立三体世界的必要性,在文革期间接受西方哲学的研究(我理解这里她其实最想强调的是关于西方哲学中人类的本性之恶的概念,)又因曾遭受过很多背叛与迫害,在目睹人类发展中对自然的破坏行为后,认为必须要借助外来力量改变世界。在这一集,所有参与红岸的科学家们异口同声呼喊,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体。我很好奇科学家们是如何被她洗脑的。首先科学家更多是理性而非感性的,单纯屏蔽了人类的善举过分强调恶行,是不是就愿意以一种教会式的忠诚去追...
  • 2023.02.10 | 默不许 | 558次围观
    吃坏了肠胃
    今天在我妈家吃完午饭后一个多小时,我的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好像中午吃进去一只搅拌器,还是个间歇启动型的。每次一搅动疼得我身体像虾一样弯起来,这样呈弯弓状的臣服,只能令疼痛减缓几秒钟,也就够我缓口气吸一口氧的时间,然后它就又开始新一轮搅拌活动。户主说我妈家的卤牛肉和口条都不太新鲜。我一想,好像这两个我吃得最多。我没吃出来它们有什么异味,但鉴于我妈过去经常把红烧类型的荤菜收进冰箱等她的孩子们下个周末回来热一热继续吃的恶习,我选择不得不相信户主的味蕾。不然没法解释我的胃痛啊,毕竟中...
  • 2023.02.06 | 默不许 | 985次围观
    生命无常
    车到距离凤阳刘府高速路口还有1000米到500米之间的路上,接连看见五只被车撞的小鸟尸体,想象它们或许是一家姐妹兄弟,不过要从这边飞去对岸觅食,或者仅仅是练习飞翔,谁曾想竟一只只命丧此地。这条高速新建有一年吗?路闯入鸟的空间,如病毒在人群肆虐,而死亡便如影随形。生命之脆弱不过起源于一个细微的改变。车子经过鸟们尸身的时刻,我正听到Remembering The Lignt ,旋律和此景形成一股合力,撞击我的小心脏,心疼的感觉居然湿润了眼眶……据传Kevin Kern 是一个视力...
  • 2023.02.03 | 默不许 | 958次围观
    状态欠佳
    今天状态不好,有点像睡太多头脑昏沉沉的。我不服气上午去了健身房练腿,深蹲,直腿硬拉,单腿蹲,又在器械上腿弯举和腿外展。我心想这回人应该精神抖擞了吧。可是并没有。感觉脑壳里被人搅拌了脑浆,视线里看见的东西,也不能说视而不见,但是会七拐八拐绕弯子隔很久才能进脑子。但还是个干饭人,头昏不妨碍很能吃。对了,自从健身房节后营业我去了三次,回回都给我83号柜子。一百多个柜子,你是打算把83号包给我吗?...
  • 2023.01.30 | 默不许 | 900次围观
    湖边溜达
    下午去湖边走了走。今天气温已经十多度,但树还是秃着头,倔犟地站在原地,草地也不行,枯黄的脸没有活力。只有小鸟有灵性,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嘎嘎叫着。他们都在等春天。和我一起等。春节假期闺蜜去了黄山,据说那里人山人海。看来大家属实有点憋着了。朋友圈有人说疫情已过经济复苏。可是我看见书法协会秘书长在哀悼他的岳父,老人与新冠抗争了29天还是……病毒没有消失。但我们愿意把生命的质量看得比生命的长度更重要。...
  • 2023.01.28 | 默不许 | 922次围观
    兔年过春节
    整个春节都在家陪伴爸妈。我姐新冠恢复之后没注意保暖,紧接着又受冻发了高烧。和我中了新冠“饿”毒株不同,她是不吃饭株。所以当隔了一个新冠感染期之后,彼此一见面把我吓一跳,她一张脸缩小了一个维度。春节也是,坐在饭桌边只看不吃,说吃不下去。你知道天下的父母都有一个通病,就是怕孩子瘦。因为我姐不吃,于是我爸妈自然对我寄予了全部的爱和希望。“我年轻时候能吃下多少多少东西……”是我爸口头禅,我心说您年轻时候肚子能填饱就不错了,电视剧《人世间》买肉没有肥肉还跟营业员吵架闹呢。几次推辞和抗争...
  • 2023.01.26 | 默不许 | 652次围观
    梦
    小时候蹲过一种旱厕,就是两侧架得高高的,与后面的粪坑形成令人恐怖的落差。想来我当时被吓得半死,从此落下心理阴影,以至于这样的场景多次出现在并不多梦的我的梦中。昨夜又是,一排人隔三差五、不分男女地蹲在高处嗯嗯,蔚为壮观,内急的我寻了一处三步两步踏高,完事之后猛然发觉这是悬崖,要走下去只能凭借两只手的几根手指头做攀岩运动向下退行……我心说这比引体向上的难度大多了,我做不到啊,万一手指头勾不住全身重量那就是粉身碎骨呢。一着急人醒了,倒是真出了一身冷汗~...
  • 2023.01.17 | 默不许 | 1008次围观
    恰好的温度
    1新买了水杯,是苏泊尔的陶瓷内胆咖啡随行杯。我喜欢它既可以保温,但又不是特别烫半天喝不到的那种强烈程度。恰到好处的温度,就像可远可近的关系,不会近到令人窒息,也不会远得令人心冷。2白天我最爱在窗前喝茶看书,难怪最近室内装修都流行在窗下设计一个书桌呢。这是一个文艺而浪漫的角落。可惜自从做核酸,我仅存不多的文艺气质已经被一棉签一棉签捅完了,好像连渣渣都没剩下。3疫情放开,健身房都关门停业了。我只好依靠爬楼保持体能。今天又爬楼30层。我看好多人强调说新冠病毒很伤身体,我感觉还好。网...
  • 2023.01.15 | 默不许 | 654次围观
    今年的第一场雪
    周末,回家的高速路上都是川流不息返乡的人。两个小时的路,边堵边行,花了三个半小时才抵达目的地。好在老天眷顾,等我们到家才开始飘起雪花。第二天一早我就跑到露台上看雪后的花园。小乌桕已经落光了叶子,光杆的枯枝上垂着细细长长的冰锥,积雪并不厚。平日喜欢来觅食的斑鸠没有来,我以为它们会迁徙到南方去,然而还是不甘心,用眼神在前方的树丛里扫描,竟然真发现一对,在冷风里紧紧依偎着。我就当它们是经常来的熟客吧,赶紧扫清积雪撒了一把麦粒。(保护野生鸟类的自然属性,夏秋两季食物丰硕的时候我没有投...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