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不许 第8页

  • 2022.03.24 | 默不许 | 468次围观
    隔离的小日子
    1.捅鼻子今天又被捅鼻子了。这是第八、第九次捅鼻子和抠喉咙。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前每次只捅一个鼻孔,今天左右各捅一次、喉咙涂两次。我猜大概是疑心我武功高强可以左右鼻孔互搏,一个带毒呼气一个无毒吸气,因此之前只捅左边鼻窟窿测不出异常,今天两个鼻孔都各捣一捣,想来就算是周伯通再世也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了。除了这些双核酸检测,今天还做了生活取样,具体做法就是疫情防控人员(简称防护服)拿着无数个棉签在我的隔离房间里到处擦拭,比如手机屏幕、遥控器、门把手、洗手池、马桶,甚至墙上涂抹一番,然...
  • 2022.03.23 | 默不许 | 484次围观
    第二隔离点:广德
    在上海奉贤区鼎豪商务中心住了三天,第四天上午九点终于等来安徽广德来的大巴车。在全副隔离防护服的监督指导下,我们按照要求戴着口罩和橡胶手套,自行放好行李箱之后排队上车。车内分左右两列二人座位,当然是每人各坐一边。从上海机场到奉贤区的大巴只接了我们四个乘坐达美航空从西雅图到上海的安徽人,但是从奉贤到广德这辆车里就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了,我估计从香港、从日本甚至从非洲飞回国都可能有——显然别人也猜测我来自何方,于是大家都本能地互相戒备,保持着非常礼貌安全的距离。我被告知坐在一号座位,...
  • 2022.03.22 | 默不许 | 478次围观
    桃花盛开,我在隔离
    我妈说露台上开了许多小白花。我算算日子,应该是桃花来了。想我的花儿了,特意翻出去年的桃花照片看。早些年我最爱红红火火的花朵,尤其是生着长枝条远远探出去,向风里颤微微地摇摆,散着诱人的娇媚。常常惹邻居来问,来赞美。讲真,当初我心里是万分得意的,好像家里养了潘金莲,终于被人打量了。大概从前年开始,忽然就爱了白花。初春开的是桃花,到四月就该是万枝茉莉登场,再往后还有淡黄色的黄木香。每年春天乍暖还寒,桃树的叶片还没有露头吐绿,枝干上先起了花苞,小绿球球三三两两挤在黑铁一般的老干虬枝上...
  • 2022.03.15 | 默不许 | 473次围观
    归去来兮
    北京时间三月十三日。上海奉贤隔离酒店。倒时差,果然半夜12点就醒了。这是隔离酒店第一天。鼎豪文化商务中心。不知道这酒店名字是谁起的,他可真敢起。鼎之地位,豪之杰出,文化之深远,我只能说给这个快捷酒店起名的高人对它寄托的期望很呵呵。需要强调的是,我只是吐槽酒店取的名字,有点像长相平庸的我非要自比为绝世美人,这莫名的自信叫人徒增笑柄。我更不打算吐槽酒店差却收费贵。毕竟隔离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还有冒着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出力辛苦的服务人员,对他们心怀感激甚至小小的歉意,我只能用主动积...
  • 2022.03.15 | 默不许 | 514次围观
    旅美随记(3)
    22-2-23昨天去了华盛顿大学附近的苹果店,我想把11pro手机换iPad。两个月前在贝尔维尤的苹果店,服务员对着我的旧手机一顿扫码,捣鼓几分钟后告诉我后台给的评估价为零。不抵价我就又拿回家准备带回国。有了之前的失落挫败,昨天去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苹果店的结果可以说是大喜过望了。同样是对着旧手机一顿扫码鼓捣之后,店员说可以抵价400刀。这个价格简直亮瞎双眼啊,毫不犹豫我立刻拿下ipad11 pro!并且一定要大容量满足我下载需求!回国隔离的苦日子必须要有一点小收获稀释稀释。华...
  • 2022.03.14 | 默不许 | 506次围观
    旅美随记(2)
    22-1-1一夜暴雪,早晨醒来被窗外的雪景惊呆了。打开门,小狗淘宝嗖一下从我脚边蹿出去,但很快发觉它的小短腿和矮身板在厚厚的积雪里根本就寸步难行。雪漫过脚踝,最深处几近小腿。打赤脚走在皑皑白雪中的感觉很奇特,因为身体还存着室内的暖,血也是热的,所以脚下并没有刺痛的冰冷,更像炎热夏季里一脚踩入山涧小溪的清洌。今年在美帝过冬没受冻,天天在家穿短袖,想假装受苦受难叹一声"风刀霜剑严相逼",竟是挤不出哀怨的表情。我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老美一个个都是傻天真的模样了,人...
  • 2022.03.13 | 默不许 | 505次围观
    旅美随记(1)
    21-12-3打疫苗在美国打疫苗不用去医院,都是在超市的官网预约打针。预约的时候需要填写我之前打疫苗的具体情况,例如性别,年龄,有无基础疾病,打过何种、几针新冠疫苗。CDC规定凡是世界疾控中心获批的疫苗比如北京国药、科兴,都在认可范围内,我在国内注射了两针科兴,医生说再打一针辉瑞加强针就行了。12月3号预约时间到,儿子带我去超市。一个普通的日用百货超市,最里端隔出几个房间,几个白大褂在里面忙碌。先将预约单递进去,挨个等叫名字。儿子说很多外国人读不出来华人名字的拼音,好奇我的名...
  • 2022.02.25 | 默不许 | 563次围观
    病毒与疫苗
    前阵子,美籍华人胖鱼同学微信我,说他们一家三口计划出门旅游所以做了核酸检测,结果不幸发现老婆罹患新冠。胖鱼说其实他们都打了两针辉瑞疫苗,平日里一家人吃住都在一起,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妻子中招,所幸的是只出现咳嗽等轻症,在家中一间独立的房间里自我隔离了几天就恢复了。胖鱼压低声线很神秘地叮嘱我:如果你被染上新冠,治愈之后最少有三个月最强抗体,我建议你去坐游轮出海,价格便宜游客少,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肯定地说道:你会感谢我的。我认真地设想了一下,只是脑海里出现的并非是蓝天白云、海...
  • 2021.12.18 | 默不许 | 452次围观
    展翅飞往西雅图
    不算引言今天掐指一算,20号从浦东机场登机,到今天我在西雅图已经快一个月了。日子过得飞快,翻看一下日程记录,好像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时间嗖一下就走了那么多天。刚才我仔细想了想,认真地搜索了答案,可能是在倒时差,或者就是因为冬季的西雅图夜太长而昼太短,四点半左右这里的天幕就开始关闭,也就是说在国内本是我活蹦乱跳的时间段,可现在扭头望向窗外,世界一片黝黯,人间很安静,让我有一种远离尘嚣隐居深山的错觉。赴美准备11月8日美国全面开放,但中美直达的航班机票高达万余,素来抠门的我预定了四...
  • 2021.06.01 | 默不许 | 483次围观
    莳花集
    一恍惚,2021年就过去了一半。时间真是有趣,总是与人作对。譬如排长队等着打疫苗,心心念念地着急,可时间却决不肯走快一步。但是等你数自己的岁数,好像前几天还是不惑之年的半老徐娘,今天就已然是知命知非之老东西了。也罢。无所谓。文字其实一直有写,断断续续不成文。一则碎片式的思考或零散的记录,不值得打开这正儿八经的公众号。二则是近来使用多年的新浪微博遭封,不止心里多了很多憋屈,笔下也有了几分禁忌,和不自由。适逢六一寿诞,闲来将近几月散乱的文字一一回看,尽是春色潋滟,现集中收录,聊以...
  • 2021.02.25 | 默不许 | 408次围观
    一些植物的意义
    1我开始嫌弃所有的落叶植物。觉得冬天的萧瑟落寞、清冽苦寒,跟我们举目四顾映入眼帘的尽是些枯枝败叶有很大关系。那天在远郊农村,我仰视着拍一棵树,一棵裸树。在湛蓝的天空映衬下,裸树不能说不美,甚至连暴露出来的鸟巢也有一种横冲直闯的仪式感。可这并不能令人满意,所谓木无枝叶岂止是不能丰其根干,简直就是没有灵魂嘛。美而无神,情何以堪?所以今年从入冬起,每隔几天,我就对着花园里光秃秃的石榴树、桃树和一株小乌桕下决心:我要换掉它们。然而眼见得日子一天天暖过来,阳光晒出了温情,风也软下来……...
  • 2021.01.09 | 默不许 | 449次围观
    “性同意年龄”过低
    镝数聚发布了一项“全球性同意年龄统计数据”。其中韩国、日本等六个国的性同意年龄为13岁,中国等32国为14岁。25个国家规定性同意年龄是15岁。规定性同意年龄为16岁的国家最多,有美国、澳大利亚等共计74个国家。其中美国属于联邦制,有的州规定性同意年龄甚至是18岁。所谓性同意年龄,是指未成年人同意与他人进行性行为的最低合法年龄。比如我们国家的性同意年龄为14岁,如果与未满14岁的女孩发生性行为,不论女方是否自愿,都属于犯罪行为,以强奸罪论处。有意思的是,我们是最羞于和孩子讨论...
  • 2020.12.30 | 默不许 | 422次围观
    2020年总结
    剩不了几天,2020年就要过完了。想要总结一下,可回首向来萧瑟处,我却无法做到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洒脱,倒有无数话如鲠在喉。去年年尾,我在微博看见一条消息,配图照片上,武汉一家医院的发热门诊挤满了病人,接诊的医生全身防护服。消息很快被删除了。可很快,残酷的现实再一次证明:删除的东西后来都被证实了。呼兰在脱口秀反跨年晚会上说段子,他在家里不停刷手机看新闻,看着看着就哭了,哭完后听说是谣言不能哭他就生气,可气完之后又听说不是谣言可以哭……看来大家的感受都五雀六燕彼此彼此啊。2020年...
  • 2020.12.22 | 默不许 | 605次围观
    我和你——《我的天才女友》观后
    都说一个人的成长,与其从小的生活环境、家庭背景、社会状态和自身性格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显然,《那不勒斯四部曲》中埃琳娜和莱拉一直在用各种不同的方式突破禁锢,为自己寻找出路。剧情以埃琳娜的视觉,描绘了闺蜜之间的小心思,在二人近半个世纪的友谊中,彼此间时而崇拜、时而厌恶,时而怜惜、时而怨怼,时而亲密、时而疏远,时而坦诚相对、时而工于心计。但我常常有种错觉,其实莱拉和埃琳娜是同一个人的不同镜像。莱拉是虚幻的,埃琳娜更实际。莱拉代表一种精神力量,一种意识上的超能力。她当然是更加聪颖和...
  • 2020.12.15 | 默不许 | 465次围观
    西班牙电影《黑暗面》
    天气骤然降温,家里的暖气一开,我就把电脑从书房搬到客厅里,占据饭桌一半的面积。饭桌向暖气片挪一挪,尽管家居的功能和室内动线被我搞乱了,但我能背靠热烘烘的暖气片用电脑,多暖和!但很快,从后背传来的热烘烘就演变为燥热了,我一度怀疑我就是烧烤架上的肉片,滋滋地冒着油花儿。于是我又把电脑架、电脑、鼠标垫、电源和加热杯垫一应挪到饭桌另一头。可距离暖气片稍微远点儿,又觉得浪费了热能源。又移回来。还是太热。就刚刚,我又移远了到那头。够折腾吧。大概有的人比如我,天生就喜欢折腾,喜欢作,风平浪...
  • 2020.12.12 | 默不许 | 361次围观
    流水账‖鸡爪蟹煲&狐尾天门冬
    今天写的纯粹是流水账。昨天上午我上班呢,我妈来电话:还记得上周末你说要做鸡爪蟹煲吗?我都忘到爪哇国了,亏得她特意提醒。也就是上回和女友们看《风平浪静》前我们吃了胖哥俩家的螃蟹鸡爪煲,周末回家跟我妈吹牛夸下的海口。所以,今天中午就回去照葫芦画瓢弄了一道大菜。其实这道菜我外卖买回来请我妈吃过。美味这东西很奇怪,我们只能隐约记得大概,但具体究竟是葱姜蒜还是五香大料,或是酸甜辛辣,总是难以描述清晰。或者,我们能记住的只不过是饕餮带来的快感。所以我也只能做出个大概齐,糊弄糊弄我妈妈。葱...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