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第4页

  • 2022.05.12 | 默不许 | 880次围观
    决定放手
     满园的植物,只有月季有黑斑病,春末夏初开始落叶,病怏怏的半死不活,到梅雨季节简直就快要垂危濒死……每年都这样。所以我认为人与花之间也有缘份,爱我才开花给我看。月季显然对我没有感情,岂止是无意于我,简直就是深深的绝望,哪怕是最好的土最大的盆最灿烂的阳光最好的肥水,她仍是不甘心不接受不领我爱意,只一心赴死……我算想明白了。放手罢了。明年开春前一定给她们寻个去处~...
  • 2022.05.11 | 默不许 | 794次围观
    噩梦
    昨天和我爸妈聊起秦怡去世的事,都说百岁老人越来越多了,我还鼓励我爸好好爱惜身体多陪我妈再活十年没问题。不知道是不是激活我潜意识脑细胞,夜里先睡不着,趴微博刷上海的疫情,熬到下两点方才好不容易困着了。却忽地接到电话说老爸不行了。我慌里慌张就取钥匙驱车疾驶而去,却堵车,一脚油门一脚刹车,心被晃得揪起来疼。我就大喊说怎么办呀要来不及看我爸最后一眼啦。因为嗓子抽搐得发紧因而发出哽咽的声音……声波在静谧狭小的空间里来回撞击,又反弹震进我的耳膜里,我听见我的声音和我的魂魄不在一起。吓得我...
  • 2022.04.28 | 默不许 | 629次围观
    也许是一条狗遇见一匹马
    电梯门一打开,迎面一只巨型大狗冷脸瞧着我,有点不开心,又像受了委屈。外面下雨,我猜它主人大概不肯带它出门,终于拗不过它卖萌央求甚至撒泼打滚,不得已骂骂咧咧下电梯。我一进电梯就觉得空间逼仄,狗和我都各吓一跳,然后它竟向着我踏前一步。这是示威么。我把右手背送到它鼻头,据说这动作表示与狗握手。它果然拿鼻子来碰,然后脸色缓和,用眼神示意我它是个乖宝宝的。轮到主人吃惊了:你不怕狗?不怕。养过狗吧?养过。但没养过这么大只的。它是什么品种呀?猎犬。他还说了一个地名作为前缀。可惜我孤陋寡闻不...
  • 2022.04.22 | 默不许 | 1169次围观
    登记过吗?
    今天周五,算起来在合肥六天了。大概因为疫情,保安很负责,每次进小区不仅刷双码还要把脸凑过来审视我问我有没有登记。一张脸三分之二都在黑色口罩里,有必要凑近看吗,我答应道已经登记啦。第一天就登记把姓名身份证手机号码和楼号房号都备份齐全了。这保安当时还夸我字好,猜我是老师。我不是。我心说你真是爱搭讪。但很多素昧平生的人都猜我是老师,莫非我天生一副浩然正气老师脸?我更怕我是严厉的老师面孔。转天,听见媒体报道物资充足不要囤货,我想了又想,最终还是默默拿起购物袋。超市的生意空前繁荣,营业...
  • 2022.04.12 | 默不许 | 677次围观
    疑惑中
    14加7天集中隔离,然后又来7天居家隔离,今天社区说往后28天是对我的健康检测,我必须每周向他们提供一个核酸检测结果。这比我从国务院微信小程序的各地防控政策里查到的规定多出了28天四次核酸检测。我提出请他们给我出示这个管控政策的依据,他们说上级区里只有通知没有盖章。我说没盖章怎么证明通知具有法律效力。社区的书记说过去从来没人有这个要求,就你懂法。现在就算投诉层层加码都拿不到文字证据了~他们写通知不盖章。...
  • 2022.04.11 | 默不许 | 503次围观
    看啥都没劲。
    必须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学习到西方启蒙运动,心底不住冒出来无数疑问。却不能比较不能问。于是看书《最好的告别》关于衰老和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可还是有对比,我们如何坦然看待生死,人活着究竟是生命的长度重要还是要活得更有意义?又不得不想起身边以及上海发生的事情。人性的自私和怯懦、人性中所有的恶以及愚昧,都已经无需掩饰了吗?当然也包括我。昨天找到一部韩剧总算能够看下去,片名叫《365 逆转命运的一年》,写几个人可以倒回一年前重新开始。时间如果可以倒带,命运能发生逆转吗?我看到1...
  • 2022.04.08 | 默不许 | 486次围观
    越到本地越不专业
    截止到安徽广德隔离驿站第11天,当鼻子被捅了九次之后,根据安徽省境外入境隔离政策,我被告知14天隔离期满,但接着又说可能我还要被所在地的疾控机构集中隔离7天。哪里是什么"可能",其实我的社区早就联系说有救护车接回去继续集中隔离了。这一路,真是不见天日的闭环护送,都动用到救护车了。想到活一辈子有几人享受过这等待遇,感觉自己捡了天大的便宜。回家的路虽然曲折但终究越来越近,我一颗老心激动得嘭嘭乱跳。26日一早,从西雅图一起归国的安徽隔友群四人组,在共渡14天同样...
  • 2022.04.05 | 默不许 | 490次围观
    小键盘
    新买了一个折叠式袖珍键盘,与手机可以蓝牙连接,有使用小电脑的感觉,写东西和聊天都快多了。键盘有三个选择端口,既能连手机也能连接iPad哦。这个真的可以推荐一下。...
  • 2022.04.01 | 默不许 | 462次围观
    集中隔离结束
    自由的感觉……没有隔离你就不懂隔离的痛~...
  • 2022.03.31 | 默不许 | 412次围观
    焦虑了
    不能继续关注疫情了,否则我简直要严重焦虑了。比如昨夜就是,一直刷微博,看见各地建设的方舱医院,吓得魂飞魄散,加上我被隔离酒店安排在一个密接人员的隔壁,越想越担心,越想越觉得被安排得毫无安全感,一夜失眠~需要努力分散注意力,找一找开心的事情吧……比如,今天是玄彬和孙艺珍结婚的日子啊。假装自己是韩粉好了...
  • 2022.03.30 | 默不许 | 430次围观
    错过
    昨日傍晚与户主视频的时候他刚下车,指着一棵开花的树问。我说那是白玉兰啊。我错过了桃花错过了玉兰花,我还将错过什么。在我说长不长的未来日子里,谁偷走了我的时光。我犯了什么罪?不过是漂洋过海看一看两年多没曾见面的儿子。...
  • 2022.03.24 | 默不许 | 404次围观
    隔离的小日子
    1.捅鼻子今天又被捅鼻子了。这是第八、第九次捅鼻子和抠喉咙。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前每次只捅一个鼻孔,今天左右各捅一次、喉咙涂两次。我猜大概是疑心我武功高强可以左右鼻孔互搏,一个带毒呼气一个无毒吸气,因此之前只捅左边鼻窟窿测不出异常,今天两个鼻孔都各捣一捣,想来就算是周伯通再世也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了。除了这些双核酸检测,今天还做了生活取样,具体做法就是疫情防控人员(简称防护服)拿着无数个棉签在我的隔离房间里到处擦拭,比如手机屏幕、遥控器、门把手、洗手池、马桶,甚至墙上涂抹一番,然...
  • 2022.03.23 | 默不许 | 422次围观
    第二隔离点:广德
    在上海奉贤区鼎豪商务中心住了三天,第四天上午九点终于等来安徽广德来的大巴车。在全副隔离防护服的监督指导下,我们按照要求戴着口罩和橡胶手套,自行放好行李箱之后排队上车。车内分左右两列二人座位,当然是每人各坐一边。从上海机场到奉贤区的大巴只接了我们四个乘坐达美航空从西雅图到上海的安徽人,但是从奉贤到广德这辆车里就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了,我估计从香港、从日本甚至从非洲飞回国都可能有——显然别人也猜测我来自何方,于是大家都本能地互相戒备,保持着非常礼貌安全的距离。我被告知坐在一号座位,...
  • 2022.03.22 | 默不许 | 416次围观
    桃花盛开,我在隔离
    我妈说露台上开了许多小白花。我算算日子,应该是桃花来了。想我的花儿了,特意翻出去年的桃花照片看。早些年我最爱红红火火的花朵,尤其是生着长枝条远远探出去,向风里颤微微地摇摆,散着诱人的娇媚。常常惹邻居来问,来赞美。讲真,当初我心里是万分得意的,好像家里养了潘金莲,终于被人打量了。大概从前年开始,忽然就爱了白花。初春开的是桃花,到四月就该是万枝茉莉登场,再往后还有淡黄色的黄木香。每年春天乍暖还寒,桃树的叶片还没有露头吐绿,枝干上先起了花苞,小绿球球三三两两挤在黑铁一般的老干虬枝上...
  • 2021.06.01 | 默不许 | 420次围观
    莳花集
    一恍惚,2021年就过去了一半。时间真是有趣,总是与人作对。譬如排长队等着打疫苗,心心念念地着急,可时间却决不肯走快一步。但是等你数自己的岁数,好像前几天还是不惑之年的半老徐娘,今天就已然是知命知非之老东西了。也罢。无所谓。文字其实一直有写,断断续续不成文。一则碎片式的思考或零散的记录,不值得打开这正儿八经的公众号。二则是近来使用多年的新浪微博遭封,不止心里多了很多憋屈,笔下也有了几分禁忌,和不自由。适逢六一寿诞,闲来将近几月散乱的文字一一回看,尽是春色潋滟,现集中收录,聊以...
  • 2020.12.30 | 默不许 | 388次围观
    2020年总结
    剩不了几天,2020年就要过完了。想要总结一下,可回首向来萧瑟处,我却无法做到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洒脱,倒有无数话如鲠在喉。去年年尾,我在微博看见一条消息,配图照片上,武汉一家医院的发热门诊挤满了病人,接诊的医生全身防护服。消息很快被删除了。可很快,残酷的现实再一次证明:删除的东西后来都被证实了。呼兰在脱口秀反跨年晚会上说段子,他在家里不停刷手机看新闻,看着看着就哭了,哭完后听说是谣言不能哭他就生气,可气完之后又听说不是谣言可以哭……看来大家的感受都五雀六燕彼此彼此啊。2020年...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