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第5页

  • 2021.06.01 | 默不许 | 492次围观
    莳花集
    一恍惚,2021年就过去了一半。时间真是有趣,总是与人作对。譬如排长队等着打疫苗,心心念念地着急,可时间却决不肯走快一步。但是等你数自己的岁数,好像前几天还是不惑之年的半老徐娘,今天就已然是知命知非之老东西了。也罢。无所谓。文字其实一直有写,断断续续不成文。一则碎片式的思考或零散的记录,不值得打开这正儿八经的公众号。二则是近来使用多年的新浪微博遭封,不止心里多了很多憋屈,笔下也有了几分禁忌,和不自由。适逢六一寿诞,闲来将近几月散乱的文字一一回看,尽是春色潋滟,现集中收录,聊以...
  • 2020.12.30 | 默不许 | 432次围观
    2020年总结
    剩不了几天,2020年就要过完了。想要总结一下,可回首向来萧瑟处,我却无法做到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洒脱,倒有无数话如鲠在喉。去年年尾,我在微博看见一条消息,配图照片上,武汉一家医院的发热门诊挤满了病人,接诊的医生全身防护服。消息很快被删除了。可很快,残酷的现实再一次证明:删除的东西后来都被证实了。呼兰在脱口秀反跨年晚会上说段子,他在家里不停刷手机看新闻,看着看着就哭了,哭完后听说是谣言不能哭他就生气,可气完之后又听说不是谣言可以哭……看来大家的感受都五雀六燕彼此彼此啊。2020年...
  • 2020.12.12 | 默不许 | 369次围观
    流水账‖鸡爪蟹煲&狐尾天门冬
    今天写的纯粹是流水账。昨天上午我上班呢,我妈来电话:还记得上周末你说要做鸡爪蟹煲吗?我都忘到爪哇国了,亏得她特意提醒。也就是上回和女友们看《风平浪静》前我们吃了胖哥俩家的螃蟹鸡爪煲,周末回家跟我妈吹牛夸下的海口。所以,今天中午就回去照葫芦画瓢弄了一道大菜。其实这道菜我外卖买回来请我妈吃过。美味这东西很奇怪,我们只能隐约记得大概,但具体究竟是葱姜蒜还是五香大料,或是酸甜辛辣,总是难以描述清晰。或者,我们能记住的只不过是饕餮带来的快感。所以我也只能做出个大概齐,糊弄糊弄我妈妈。葱...
  • 2020.11.17 | 默不许 | 361次围观
    闺蜜之约
    作为拖拉大王,我现在要写的是上周一的约会。上周一安静谷从西区来我们东边一家牙诊所治疗龋齿。她比医生到的早,等候的时候在群里对静悟撒娇:我想你了。静悟和我都吃她这一套,纷纷表示要请她看电影。安静谷提议晚饭吃胖哥俩。我立刻想到胖哥俩家软烂酥糯的鸡爪煲。我的口腔瞬间增加了好几倍湿润度。吃比电影更吸引我。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把晚上的活动安排好了。你就说谁还有心思工作吧。却要赖安静谷:你慢慢看牙,不要影响我工作。我说。你慢慢看牙,不要影响我工作。静悟也说。安静谷乖巧:我啥时候能去,...
  • 2020.11.15 | 默不许 | 403次围观
    广场?广场!
    最近晚饭之后爱出门遛食儿。不走僻静处,偏爱往人多之处去。因为有热闹看,并且,我们的广场只有在晚上才有热闹看啊。我理想中的广场要有草坪,有一排或几排高大浓密的树木,阳光透过婆娑树荫撒点暖意,树下有供人歇息的坐椅,有年轻人在读书或谈恋爱,老人在打盹,年轻的妈妈们推着童车交流育儿经验,有人拉着绳遛狗,或者行色匆匆地走远。嗯是的,我在抄外国影视剧作业。我们这里的广场特别奇怪,它白昼伏蜇夜展光华。白天,偌大的广场门可罗雀、人烟稀少、一幅冷清落寞的寒酸模样。可只要天色黯淡,月亮渐升,城市...
  • 2020.06.22 | 默不许 | 320次围观
    蓝雪花
    2020年截止到今天,本宫没添新衣服,我把钱都败在花店里了。买了月季,绣球,还有尤加利和蓝雪花。最满意和偏爱的植物,就数蓝雪花了。我有两盆蓝雪。其中一棵是菜场捡的。菜场有个角落是花店,那天正赶上老板扔残花,其中就有一棵蓝雪小苗,垂死的,叶片都焦脆了,手指头轻轻一捻就粉碎,只有几片叶子和一根杆径倔驴似的留着丁点绿。我觉得她很痛苦,脚在死亡的路上挪着步,心却挣扎着不甘心。你是在哀哀地向我求救吗?我心说你真不了解我。本宫家里的植物经常遭受我咔咔咔地辣手摧花。我想冷漠着酷酷地从她身边...
  • 2018.08.23 | 默不许 | 321次围观
    家有二老
    上上周,带我家老太太去上海面签。和我老爸倔强独立不愿麻烦后辈正相反,我妈是一个彻头彻尾依赖型人格的老太婆。譬如出门哪怕是到小区对面的超市买东西,也要约孩子们一起陪着。譬如每逢周末早上,必定要挨个给孩子打电话;“待会儿来吃饭吗?要是来吃xx、xxx等着你来烧呢”。XX是报菜名。这是心情好的时候,心情不好我们一接电话,她的声音就从耳机里biubiu射过来:“还不快过来做饭!这都几点了!”搞得我爸的心情也跟着起伏多变,有时候感叹老太太做菜缺油少盐,有时候气愤地责备我们不能早点去做饭...
  • 2018.08.08 | 默不许 | 302次围观
    热成狗,活成树
    昨天立秋。但显然,秋没有来。天气依然热得令人发昏,恨不得24小时都生活在空调里。可是活在空调里也热。只要稍微一活动就是汗流满面、汗如雨下。唯一的好处便是节省下买擦脸防晒霜的钱——因为时刻准备着擦汗,所以只好整天裸着一张脸。写字也不能静心。爱出汗的人,脸上、手臂上的汗珠滴在纸上,湿了一片。毛笔的笔锋走过,墨汁迅速洇出一团糊涂的痕迹。窗外的蝉更奇怪,往年都是“知——了——知——了——”按节拍嘶鸣,今年不知道是什么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 “知知知知——了了了了”,结巴了。听着闹心。不...
  • 2018.07.16 | 默不许 | 288次围观
    物情书
    梅雨季节,空气闷热潮湿。紧接着就是烈日当空,耀眼的阳光照射下,世界好像突然被增强了若干级别的对比度和饱和度,连空气都被晒伤了。你说你热得发霉了。我知道,又该给你洗洗了。我说我们相遇有十多年了吧。生活里总是有那么多的黑暗与污浊,避无可避。所幸,我们还可以清洗。这样的时刻你总是沉默。不过如果换做是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我和你一样,像木头一样不愿意解释,有时候“说”并不能说清楚什么,不懂的说再多也不懂我。而懂我的,我何必多说。你还是不出声。你身上的每一道皱褶我都熟悉,闭着眼睛...
  • 2018.06.25 | 默不许 | 347次围观
    公司新添一只兔
    上个月,同事拎一只兔子,扔公司院子里放养。我们公司原址征迁,三年多了还没有半点安置的消息。这个带小楼的院子,虽说办公条件不咋样,但院子大,车位多,有个没有鱼的鱼池,和一个长满杂草的花园。单门独院,可谓简陋版大宅门。别看“大宅门”简陋,可它地处闹市。对街一溜排的美食店面,从早餐到晚餐一应俱全,保守估计,从这头开始挨家挨户吃,能吃一周不重样。所以起初公司门卫特别辛苦,因为这条街车位紧张,他们要时刻提防外来车辆擅自闯进来。你想那些食客们大老远驱车过来,眼瞅这一路店家灯红酒绿的,心里...
  • 2018.05.14 | 默不许 | 328次围观
    动物版“金色池塘”
    我妈家住二楼,厨房向北。厨房窗下是进户小路,路那边一个池塘。每次洗菜洗碗,我们就看动物版“金色池塘”。池里有鱼,还有三只乌龟。物业疏于管理,池里长满了微生物,水质浑浊,已然看不清鱼儿们了。但乌龟倒时不时地露出头来。池对岸不靠路,少人走动。它们经常爬上对岸的石头,安心地晒阳光浴。但这个日光浴场存在严重供不应求的问题——既要是“水景房”——危机来临方便及时下水,又要阳光充足——地段要好,还要石头大小形态舒适——房型好,满足三个条件的石头,只有那么一块。一块石头三只龟,地盘紧张。也...
  • 2018.05.05 | 默不许 | 326次围观
    庸常的日子,熨帖的暖意
    日子上午回家,我妈说:“你爸让我给他剪手指甲,可是我视力也很差了,给自己都会剪深了,指甲肉疼,我哪敢给他剪。”我说我来。我把老爸领到客厅明亮的地方,拿起指甲刀,把他手指头往远处推了推……嗯你没看错,推远点我看得清楚。我的眼睛开始远视了,平时还硬撑着不戴老花镜,但是剪指甲可是个细活儿。再说我爸的手指头还有一个问题,他的指关节变形了,不能碰,更不能捏,喊疼。他说过去寒冬腊月洗衣服洗菜,哪有条件用热水器,都是拔凉拔凉的水啊,就落下关节炎了。但是在医院也给他查过血液,并不是风湿或类风...
  • 2018.04.25 | 默不许 | 335次围观
    生而无憾才坦然
    一年之计在于春,所以最近很忙碌。忙就忙一些吧,如果心情是愉悦的。但此刻回想,尽管我努力调整,仍不得不承认近期的心情以忧愁为主。▎我我自己一颗牙裂正在治疗时间段,另一侧也发现隐裂的牙齿。引用我同事话说“可见你牙齿已经用到尽了。”嗯,年轻人你真敢说真话。我脑海里立刻浮现电影电视里买卖牲口时候看牙口判断畜生年龄和健康状况的画面。还有“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身体健康”的广告词。现在明白了这几个词是一连串的因果关系。从“牙好”变成“牙不好”……一路“不”字加进去,最后的结论就不好玩...
  • 2018.03.30 | 默不许 | 348次围观
    吃相很重要
    特意查了一下日记,是3月13日中午。吃鸡。是真吃鸡,不是吃鸡游戏。结果牙齿被鸡肉里夹杂的一粒极小的小碎骨硌着了。巨疼。泪水立刻就从牙根儿最痛的地方漫到眼睛里。我心知不妙,简单漱漱口就跑医院。果不然,牙劈裂了。虽然裂伤比较严重,但医生仍存一丝信心希望为我留住牙根儿。要不说良医仁心济万世,呃,就算只济了我们病患,那也是何其崇高伟大啊。我说我信您,我这一口牙都交给您了。他先用钢丝简单捆扎固定住伤口,然后把我转去治疗科做根管治疗。不久他将要为我订制一个全瓷牙,套住这一颗残牙。私人订制...
  • 2018.02.05 | 默不许 | 338次围观
    指雁为羹,好过汲汲顾影
    买过很多书放在桌子一角,码齐了,觉得配着新桌布特别好看。于是就拿手机拍照片。然后突然间觉得好沮丧。今年我的视力已经开始模糊,想来不久就要戴上老花镜,这么一把年纪,读书做什么?买这么多书,怎么读的完?加上我近来喜欢 读书做笔记,速度愈发慢,读完要多久?读完又能干什么?继而接下来的问题是:学书法做什么?还有,写这些没用的字做什么?再往下问,大约更颓丧:活着,这样一日日过下去做什么?我花钱买很多书,很多纸和很多学费,好像我一直是一个耗材,一事无成的人。我不是家庭主要财富创造者,也不...
  • 2018.01.30 | 默许 | 600次围观
    所谓流行
    作者:默许 日期:2018-01-30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今天来说说流行。  先说款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宽大的衣服,还美其名曰bf风。  我根据理解直译:女生穿男友的衣服,已是蔚然成风。如果用帽衫打底,把帽子翻在宽松肥大的外套衣领后面,那是最时尚减龄的装扮了。  减龄!在我们这个岁数还奢望减龄,真是显得十分无奈,又是多么悲哀的尴尬!  我虽然不介意减不减龄,但是我意志薄弱,架不住朋友圈里她们的各种晒,还有双...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