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第2页

  • 2022.03.15 | 默不许 | 473次围观
    归去来兮
    北京时间三月十三日。上海奉贤隔离酒店。倒时差,果然半夜12点就醒了。这是隔离酒店第一天。鼎豪文化商务中心。不知道这酒店名字是谁起的,他可真敢起。鼎之地位,豪之杰出,文化之深远,我只能说给这个快捷酒店起名的高人对它寄托的期望很呵呵。需要强调的是,我只是吐槽酒店取的名字,有点像长相平庸的我非要自比为绝世美人,这莫名的自信叫人徒增笑柄。我更不打算吐槽酒店差却收费贵。毕竟隔离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还有冒着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出力辛苦的服务人员,对他们心怀感激甚至小小的歉意,我只能用主动积...
  • 2022.03.15 | 默不许 | 514次围观
    旅美随记(3)
    22-2-23昨天去了华盛顿大学附近的苹果店,我想把11pro手机换iPad。两个月前在贝尔维尤的苹果店,服务员对着我的旧手机一顿扫码,捣鼓几分钟后告诉我后台给的评估价为零。不抵价我就又拿回家准备带回国。有了之前的失落挫败,昨天去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苹果店的结果可以说是大喜过望了。同样是对着旧手机一顿扫码鼓捣之后,店员说可以抵价400刀。这个价格简直亮瞎双眼啊,毫不犹豫我立刻拿下ipad11 pro!并且一定要大容量满足我下载需求!回国隔离的苦日子必须要有一点小收获稀释稀释。华...
  • 2022.03.14 | 默不许 | 505次围观
    旅美随记(2)
    22-1-1一夜暴雪,早晨醒来被窗外的雪景惊呆了。打开门,小狗淘宝嗖一下从我脚边蹿出去,但很快发觉它的小短腿和矮身板在厚厚的积雪里根本就寸步难行。雪漫过脚踝,最深处几近小腿。打赤脚走在皑皑白雪中的感觉很奇特,因为身体还存着室内的暖,血也是热的,所以脚下并没有刺痛的冰冷,更像炎热夏季里一脚踩入山涧小溪的清洌。今年在美帝过冬没受冻,天天在家穿短袖,想假装受苦受难叹一声"风刀霜剑严相逼",竟是挤不出哀怨的表情。我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老美一个个都是傻天真的模样了,人...
  • 2022.03.13 | 默不许 | 505次围观
    旅美随记(1)
    21-12-3打疫苗在美国打疫苗不用去医院,都是在超市的官网预约打针。预约的时候需要填写我之前打疫苗的具体情况,例如性别,年龄,有无基础疾病,打过何种、几针新冠疫苗。CDC规定凡是世界疾控中心获批的疫苗比如北京国药、科兴,都在认可范围内,我在国内注射了两针科兴,医生说再打一针辉瑞加强针就行了。12月3号预约时间到,儿子带我去超市。一个普通的日用百货超市,最里端隔出几个房间,几个白大褂在里面忙碌。先将预约单递进去,挨个等叫名字。儿子说很多外国人读不出来华人名字的拼音,好奇我的名...
  • 2021.12.18 | 默不许 | 452次围观
    展翅飞往西雅图
    不算引言今天掐指一算,20号从浦东机场登机,到今天我在西雅图已经快一个月了。日子过得飞快,翻看一下日程记录,好像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时间嗖一下就走了那么多天。刚才我仔细想了想,认真地搜索了答案,可能是在倒时差,或者就是因为冬季的西雅图夜太长而昼太短,四点半左右这里的天幕就开始关闭,也就是说在国内本是我活蹦乱跳的时间段,可现在扭头望向窗外,世界一片黝黯,人间很安静,让我有一种远离尘嚣隐居深山的错觉。赴美准备11月8日美国全面开放,但中美直达的航班机票高达万余,素来抠门的我预定了四...
  • 2020.11.28 | 默不许 | 371次围观
    聚众石台七都镇(番外)
    说到“乐在其中”,就必须为安静谷特别另写一篇《番外》。番外之安静谷篇我与安静谷在大山村同吃同睡八九天,转移到七都镇宾馆还是我俩同住一屋。统共同居十一、二天。我掐指一算,除了家人,除了上学时期住校,这辈子这么整天成宿耗在一起……嗯,我这心里就把你当做亲人了哈。既是亲人,我就不打算在赞扬她勤快热情等诸多优点上多着笔墨了,直接说故事:话说有天我俩回宾馆,一进屋我就问安静谷: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臭味儿?安静谷说没有啊。我:不对啊,就是臭臭的。安静谷答非所问:哎呀我的裤子怎么湿湿的。我像狗...
  • 2020.11.28 | 默不许 | 393次围观
    聚众石台七都镇(2)
    十月四日,石台七都镇下起了霏霏细雨。早饭时间大家伙一合计,一致认为雨天路滑不适合进山游玩。熟人说知道北纬30度吗?这条神奇的北纬线恰好穿过此地,这里不仅有灵山秀水,还有上千年悠久的历史文化沉淀下来的古镇。驱车向东(路痴指的是大概方向)约半个小时,就是与石台县毗邻而居的陵阳古镇。所村所村,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元封二年随古陵阳县建置而设,是一个两千多年历史的古村落。公元八年汉丞相曲逆侯陈平的六世孙,京兆尹陈志达为避蛮乱隐居到这里,由此发韧,其后子孙,根祥叶吉,聚族而居,声著望邻。...
  • 2020.11.25 | 默不许 | 404次围观
    聚众石台七都镇(1)
    话说轩里人已经开始讨论下一次出游计划急的我赶作业抓紧时间继续完成国庆石台游十月二日,我们一行四人告别大山村。此时已经迎来国庆出行旺季,村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正好,我们打算移道七都镇,与怡情轩群中第二批人马汇合。身在异乡与轩友们汇聚,大家或多或少都难以按捺心中的小激动。此处略过按下不表。接下来几天,我们大部队将以七都镇为半径,由熟人带队走石台县一些鲜为人知的景点。第一景:七都镇“古方腊山寨”距离七都镇不远,沿一跳破落山路盘桓而上,只见几处古代墙壁和石阶,由乌赤墨黑的石头垒就。熟...
  • 2020.10.17 | 默不许 | 366次围观
    大山深处之三
    之三:石台县有一个景点绝对不可以不去,那就是牯牛降风景区。可以这么说,没来牯牛降,就等于没来石台旅游。为什么这么说呢?抄一段百度百科:牯牛降风景区位于石台县与祁门县交界处,是安徽南部三大高山(黄山、清凉峰、牯牛降)之一,距石台县城22公里,主峰海拔1727.6米,总面积为6700公顷。 牯牛降共分五大景区:主峰景区、灵山景区、双龙谷景区、龙门景区、观音堂景区。其中前四个皆位于石台县境内,观音堂景区位于祁门县境内。牯牛降以雄、奇、险著称,是黄山山脉向西延伸的主体,古称“西黄山”...
  • 2020.10.12 | 默不许 | 343次围观
    大山深处之二
    一个鼻子太少作者 海桑山里的空气刚刚被雨水洗过早晨的小手轻轻拎起挂满了整个院子空气里更有草木、泥土和牛粪的香味一个鼻子太少我动用全身的皮肤来呼吸之二:海桑诗里描写的一定是北方的大山,剔除诗人对家乡故土的偏爱,如果他来过石台县仙寓山景区的大山村,可能他就不会这样赞美家乡的空气了——被雨水洗过还有牛粪味,诗人竟觉得一个鼻子都不够用——我们仙寓山的空气哪天不是冰心玉洁清新如洗呢?并且,大山村的“水帘洞(景区谁给取的名儿叫一帘幽梦)”和“人字瀑”附近,负氧离子的指数近万,那是多么——...
  • 2020.10.09 | 默不许 | 367次围观
    大山深处之一
    饮酒——陶渊明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大山深处“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陶渊明”,不知道原话出自何人,可他说的真是太经典了。这红尘凡世,我们置身于物欲横流的时代,有灯红酒绿的绚丽多姿,也难免有求功名逐利禄的庸常梦想。人在城中太久,吸了不少废气和雾霾,更是看了太多的阴险与争斗。你对别人笑,或是别人对你笑,可是谁都猜不透看不透对方真实的想法。大家都说活得累。综艺节目里,我最喜欢《向往的...
  • 2020.10.08 | 默不许 | 393次围观
    旅行,充满险情的归途
    今年我的假期时间很长,公休假连着国庆长假。我在群里说十一我要旅行,我不要旅游。其实如果深究的话,我也说不清楚旅游与旅行真正的区别在哪儿。但我知道我不喜欢的出游方式,就是由旅行社安排,跟着导游的旗帜,和众多游客比肩接踵从一个景点紧赶慢赶地奔向下一个景点,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到了景点就拍照。我不要这么匆忙的出游,我不喜欢。我想要的旅行,是与静谧、聆听、悠然、清闲等等诸如此类词语相关联的行走。通俗说吧,就是我想玩得很懒散。可是懒散游玩的必要条件就是时间充裕。关于这一点,很多朋友纷纷表...
  • 2018.06.13 | 默不许 | 268次围观
    西雅图之亚马逊The Spheres建筑
    大概每一个亚马逊职工亲属,尤其像我这样不远万里而来的,一定会去参观亚马逊新建的球体建筑吧。球体建筑周末不开放,即便周一至周五号称对公众开放,也需要提前预约。我猜大概是为了控制参观人数。但亚马逊内部员工可以在工作日凭工作牌为家属领取参观牌,可参观牌并不具备刷门禁卡功能。进门还是刷工作牌。连续刷两次,一次我进去,一次儿子进。拾阶而上,先去五彩楼里领参观牌随处可栖The Spheres建筑初进球体,立即被一种陌生的湿热空气包围,深吸几口气,还没等定神,立即被眼前一环巨大的热带鱼缸吸...
  • 2018.06.12 | 默不许 | 295次围观
    倒时差
    已经回来啦,在痛苦地倒时差。赴美与归来对比,好像从西方飞回来之后的时差倒得更加痛苦一些。每天下午三点正是美国西雅图午夜十二点,我的煎熬便正式开始。不敢睡,可常常还是败给自己。每天从下午开始,上下眼皮像涂了胶水,闭了便不能睁开。我都怀疑眼睫毛还有一个始终未被发现的功能——它其实是一根拉链。然后,无论撑到晚上几点爬上床,每过夜里两点我必定清醒。我在这个世界最静谧与最黑暗的时刻醒着,只能醒着。然后要一分一秒、慢慢熬很久……在黑暗里想许子东老师的公开课,讲到鲁迅的《影的告别》。“我不...
  • 2018.05.26 | 默不许 | 289次围观
    西雅图之派克市场
    派克市场到了西雅图怎么可以不去派克市场呢?尽管派克市场就是一个菜市场。卖菜、卖海鲜。可一个菜市场能够成为这个城市的旅游景点,难道不是因为它有什么特殊之处吗?怀揣我那好奇的老心,摩肩接踵地混进人流——歪果仁也是奇怪,那么多人来来往往吧,难免会相互挤着碰着,其实也不是碰,就袖子擦了擦袖子,他就一口一个骚瑞。一路好几个人跟我骚瑞,后来我也学着主动骚瑞。这令俺十分怀念国人——挤什么挤?谁挤了?他挤我你没看见呀?还有咱们的公交、地铁里那前心贴后背的“亲密”,小老外你敢到俺们地盘上遛遛,...
  • 2018.05.25 | 默不许 | 283次围观
    落地西雅图
    飞行北京时间2018年5月15日下午18:46此刻,我在天空中翱翔……当然是飞机在翱翔。我没那么潇洒。因为截止到此时此刻,我的翅膀还没有长出来。不过这事急不得。你懂的。没有翅膀的我,要去遥远的远方。机舱里灯光昏暗,令人昏昏欲睡。可是真闭了眼睛又睡不着。窗外是明媚灿烂还是星光璀璨?我特别想知道。但我不靠窗,也没有人开窗。大家都睡一会儿醒一会儿吃一会儿。行程中的吃,对于味觉体验没有什么积极意义,它无非是为了裹腹或是为了填补无聊而漫长的时间……将近十二个小时的飞行。在我座位的前两排...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