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不许 第10页

  • 2020.09.15 | 默不许 | 420次围观
    西班牙电影《隧道尽头》
    最近看了不少电影。有阵子一直看西班牙影片。户主说这简直就是我们家的西班牙电影节了。后来就上瘾了,晚上葛优躺,拿遥控器一通乱按换台,都看不下去。说自从看了你推荐的电影,国产电视剧简直没法忍受,又问那今天我们看哪部呢?你这是终于承认我的观影鉴赏水平了吗。让他上瘾,我当然首推西班牙反转剧《看不见的客人》。即使后来接二连三看了不少电影,这一部仍然占据我心目中很重要位置,仍然要给最高分。今天想说一说《隧道尽头》。借几张豆瓣上的剧照仍然是为数不多的人物,小成本制作的影片豆瓣剧情神秘的性感...
  • 2020.06.22 | 默不许 | 326次围观
    蓝雪花
    2020年截止到今天,本宫没添新衣服,我把钱都败在花店里了。买了月季,绣球,还有尤加利和蓝雪花。最满意和偏爱的植物,就数蓝雪花了。我有两盆蓝雪。其中一棵是菜场捡的。菜场有个角落是花店,那天正赶上老板扔残花,其中就有一棵蓝雪小苗,垂死的,叶片都焦脆了,手指头轻轻一捻就粉碎,只有几片叶子和一根杆径倔驴似的留着丁点绿。我觉得她很痛苦,脚在死亡的路上挪着步,心却挣扎着不甘心。你是在哀哀地向我求救吗?我心说你真不了解我。本宫家里的植物经常遭受我咔咔咔地辣手摧花。我想冷漠着酷酷地从她身边...
  • 2020.05.06 | 默不许 | 351次围观
    斑鸠做客(二)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2020年4月25日嗨,你好~风轻日暖的日子,鸟爸终于舍得留下雏鸟出去觅食了。小鸟长啥样,我每天都按捺不住好奇心,你说我怎么会放弃这难得的拍照机会。(这是第一次拍到鸟宝的样子)第一次看见这毛绒绒的一团,温顺可爱地匍匐在窝里,一动不动,我的心柔软得快要融化了。和所有初生的生命一样,这是最柔弱的时刻,也是生长力最强的时刻,更是最令人动容的一刻。2020年4月29日偷拍只要天气晴朗,鸟爸鸟妈几乎不停地外出觅食,辛勤喂养下小鸟已经长大了。现在我对着它高举手机拍照,...
  • 2020.05.05 | 默不许 | 378次围观
    斑鸠做客(一)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2020年4月18日初见疫情时休假在家,我把露台上的花草挨个换盆土加了底肥。大概是伤到了络石藤的根基,至今仍是不肯生发新叶,想起去年此时它绿意葱翠爬满了木花架和后墙,不免心生惋惜和悔意。就这么立于棚架下左右打量,正琢磨要剪掉一些攀援上墙的老枝,好节约养分让它尽快恢复生机,不料忽然发觉花架靠墙的角落,几根络石藤枝条异常地颤动着。好奇怪。我仰头伸颈仔细查看,原来有一只斑鸠在孵蛋。那个鸟窝是去年就有的,镂空透亮,粗陋简单,我当时以为是哪只鸟儿做了半途的鸟巢,又放...
  • 2018.08.23 | 默不许 | 342次围观
    《步履不停》经典台词
    1我有一种感觉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时候到了,我希望你能在我死的时候在我身边。那我要比你活得久才行啊。2他长大了。他原来是个坏孩子。你不知道,他本来要变成什么样子。3他们说蝴蝶在冬天幸存下来,第二年就会变成黄色。我听了那个以后,每次见到黄色的蝴蝶都会很伤感。4每个人都有一首秘密的歌。5三年后,爸爸死了。我没有和他一起看过一场足球。妈妈一直和爸爸吵架,直到他死去。但是她很快就也随着他去了。我从没有开车载过她。...
  • 2018.08.23 | 默不许 | 326次围观
    家有二老
    上上周,带我家老太太去上海面签。和我老爸倔强独立不愿麻烦后辈正相反,我妈是一个彻头彻尾依赖型人格的老太婆。譬如出门哪怕是到小区对面的超市买东西,也要约孩子们一起陪着。譬如每逢周末早上,必定要挨个给孩子打电话;“待会儿来吃饭吗?要是来吃xx、xxx等着你来烧呢”。XX是报菜名。这是心情好的时候,心情不好我们一接电话,她的声音就从耳机里biubiu射过来:“还不快过来做饭!这都几点了!”搞得我爸的心情也跟着起伏多变,有时候感叹老太太做菜缺油少盐,有时候气愤地责备我们不能早点去做饭...
  • 2018.08.08 | 默不许 | 307次围观
    热成狗,活成树
    昨天立秋。但显然,秋没有来。天气依然热得令人发昏,恨不得24小时都生活在空调里。可是活在空调里也热。只要稍微一活动就是汗流满面、汗如雨下。唯一的好处便是节省下买擦脸防晒霜的钱——因为时刻准备着擦汗,所以只好整天裸着一张脸。写字也不能静心。爱出汗的人,脸上、手臂上的汗珠滴在纸上,湿了一片。毛笔的笔锋走过,墨汁迅速洇出一团糊涂的痕迹。窗外的蝉更奇怪,往年都是“知——了——知——了——”按节拍嘶鸣,今年不知道是什么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 “知知知知——了了了了”,结巴了。听着闹心。不...
  • 2018.07.19 | 默不许 | 313次围观
    是枝裕和的电影《如父如子》
    乖巧懂事的庆多六岁了,上小学前的入学面试,老师问:庆多像爸爸还是像妈妈?爸爸说,他待人温和有礼的地方像我太太。他的缺点是什么?他的缺点与优点差不多,个性太温和,输了也不计较。身为父亲的我希望他能更有骨气。庆多的妈妈是个温婉柔和的家庭妇女,爸爸良多是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公司的骨干,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和大部分事业成功的男人一样,爸爸良多的性格坚韧好胜,处事作风强硬,为了生计加班工作、维系社会关系,几乎没有时间陪伴家人。同时因为对儿子的未来寄予厚望,所以对庆多的要求很严格,常常用威...
  • 2018.07.16 | 默不许 | 294次围观
    物情书
    梅雨季节,空气闷热潮湿。紧接着就是烈日当空,耀眼的阳光照射下,世界好像突然被增强了若干级别的对比度和饱和度,连空气都被晒伤了。你说你热得发霉了。我知道,又该给你洗洗了。我说我们相遇有十多年了吧。生活里总是有那么多的黑暗与污浊,避无可避。所幸,我们还可以清洗。这样的时刻你总是沉默。不过如果换做是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我和你一样,像木头一样不愿意解释,有时候“说”并不能说清楚什么,不懂的说再多也不懂我。而懂我的,我何必多说。你还是不出声。你身上的每一道皱褶我都熟悉,闭着眼睛...
  • 2018.07.10 | 默不许 | 382次围观
    木心:你要克制那随口就来的虚荣心……
    那天我在分类的朋友圈里发了一张照片,图配文引起大伙一阵嬉笑欢乐,但我是针对“虚荣心”有感而发的。我喜欢毛姆的这句话:“你要克服的是你的虚荣心,是你的炫耀欲,你要对付的是你的时刻想要冲出来想要出风头的小聪明。”不瞒您说,在朋友圈编辑好图文然后在最后点击发送那一刻忍痛取消,这种事我经常干,越是熟悉的圈子我越不愿意“暴露”自己——但这么做更多是出于我莫名其妙的戒备心理而不是为了“克制虚荣心”。克服虚荣心,先要明白怎么样算作虚荣。最容易让人想到莫泊桑的小说《项链》里的女主人公,她不切...
  • 2018.06.25 | 默不许 | 354次围观
    公司新添一只兔
    上个月,同事拎一只兔子,扔公司院子里放养。我们公司原址征迁,三年多了还没有半点安置的消息。这个带小楼的院子,虽说办公条件不咋样,但院子大,车位多,有个没有鱼的鱼池,和一个长满杂草的花园。单门独院,可谓简陋版大宅门。别看“大宅门”简陋,可它地处闹市。对街一溜排的美食店面,从早餐到晚餐一应俱全,保守估计,从这头开始挨家挨户吃,能吃一周不重样。所以起初公司门卫特别辛苦,因为这条街车位紧张,他们要时刻提防外来车辆擅自闯进来。你想那些食客们大老远驱车过来,眼瞅这一路店家灯红酒绿的,心里...
  • 2018.06.13 | 默不许 | 281次围观
    西雅图之亚马逊The Spheres建筑
    大概每一个亚马逊职工亲属,尤其像我这样不远万里而来的,一定会去参观亚马逊新建的球体建筑吧。球体建筑周末不开放,即便周一至周五号称对公众开放,也需要提前预约。我猜大概是为了控制参观人数。但亚马逊内部员工可以在工作日凭工作牌为家属领取参观牌,可参观牌并不具备刷门禁卡功能。进门还是刷工作牌。连续刷两次,一次我进去,一次儿子进。拾阶而上,先去五彩楼里领参观牌随处可栖The Spheres建筑初进球体,立即被一种陌生的湿热空气包围,深吸几口气,还没等定神,立即被眼前一环巨大的热带鱼缸吸...
  • 2018.06.12 | 默不许 | 310次围观
    倒时差
    已经回来啦,在痛苦地倒时差。赴美与归来对比,好像从西方飞回来之后的时差倒得更加痛苦一些。每天下午三点正是美国西雅图午夜十二点,我的煎熬便正式开始。不敢睡,可常常还是败给自己。每天从下午开始,上下眼皮像涂了胶水,闭了便不能睁开。我都怀疑眼睫毛还有一个始终未被发现的功能——它其实是一根拉链。然后,无论撑到晚上几点爬上床,每过夜里两点我必定清醒。我在这个世界最静谧与最黑暗的时刻醒着,只能醒着。然后要一分一秒、慢慢熬很久……在黑暗里想许子东老师的公开课,讲到鲁迅的《影的告别》。“我不...
  • 2018.05.26 | 默不许 | 307次围观
    西雅图之派克市场
    派克市场到了西雅图怎么可以不去派克市场呢?尽管派克市场就是一个菜市场。卖菜、卖海鲜。可一个菜市场能够成为这个城市的旅游景点,难道不是因为它有什么特殊之处吗?怀揣我那好奇的老心,摩肩接踵地混进人流——歪果仁也是奇怪,那么多人来来往往吧,难免会相互挤着碰着,其实也不是碰,就袖子擦了擦袖子,他就一口一个骚瑞。一路好几个人跟我骚瑞,后来我也学着主动骚瑞。这令俺十分怀念国人——挤什么挤?谁挤了?他挤我你没看见呀?还有咱们的公交、地铁里那前心贴后背的“亲密”,小老外你敢到俺们地盘上遛遛,...
  • 2018.05.25 | 默不许 | 303次围观
    落地西雅图
    飞行北京时间2018年5月15日下午18:46此刻,我在天空中翱翔……当然是飞机在翱翔。我没那么潇洒。因为截止到此时此刻,我的翅膀还没有长出来。不过这事急不得。你懂的。没有翅膀的我,要去遥远的远方。机舱里灯光昏暗,令人昏昏欲睡。可是真闭了眼睛又睡不着。窗外是明媚灿烂还是星光璀璨?我特别想知道。但我不靠窗,也没有人开窗。大家都睡一会儿醒一会儿吃一会儿。行程中的吃,对于味觉体验没有什么积极意义,它无非是为了裹腹或是为了填补无聊而漫长的时间……将近十二个小时的飞行。在我座位的前两排...
  • 2018.05.14 | 默不许 | 334次围观
    动物版“金色池塘”
    我妈家住二楼,厨房向北。厨房窗下是进户小路,路那边一个池塘。每次洗菜洗碗,我们就看动物版“金色池塘”。池里有鱼,还有三只乌龟。物业疏于管理,池里长满了微生物,水质浑浊,已然看不清鱼儿们了。但乌龟倒时不时地露出头来。池对岸不靠路,少人走动。它们经常爬上对岸的石头,安心地晒阳光浴。但这个日光浴场存在严重供不应求的问题——既要是“水景房”——危机来临方便及时下水,又要阳光充足——地段要好,还要石头大小形态舒适——房型好,满足三个条件的石头,只有那么一块。一块石头三只龟,地盘紧张。也...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