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第3页

  • 2023.01.17 | 默不许 | 954次围观
    恰好的温度
    1新买了水杯,是苏泊尔的陶瓷内胆咖啡随行杯。我喜欢它既可以保温,但又不是特别烫半天喝不到的那种强烈程度。恰到好处的温度,就像可远可近的关系,不会近到令人窒息,也不会远得令人心冷。2白天我最爱在窗前喝茶看书,难怪最近室内装修都流行在窗下设计一个书桌呢。这是一个文艺而浪漫的角落。可惜自从做核酸,我仅存不多的文艺气质已经被一棉签一棉签捅完了,好像连渣渣都没剩下。3疫情放开,健身房都关门停业了。我只好依靠爬楼保持体能。今天又爬楼30层。我看好多人强调说新冠病毒很伤身体,我感觉还好。网...
  • 2023.01.15 | 默不许 | 598次围观
    今年的第一场雪
    周末,回家的高速路上都是川流不息返乡的人。两个小时的路,边堵边行,花了三个半小时才抵达目的地。好在老天眷顾,等我们到家才开始飘起雪花。第二天一早我就跑到露台上看雪后的花园。小乌桕已经落光了叶子,光杆的枯枝上垂着细细长长的冰锥,积雪并不厚。平日喜欢来觅食的斑鸠没有来,我以为它们会迁徙到南方去,然而还是不甘心,用眼神在前方的树丛里扫描,竟然真发现一对,在冷风里紧紧依偎着。我就当它们是经常来的熟客吧,赶紧扫清积雪撒了一把麦粒。(保护野生鸟类的自然属性,夏秋两季食物丰硕的时候我没有投...
  • 2023.01.05 | 默不许 | 936次围观
    爸妈也阳了
    这之前我们一直叮嘱我爸妈不要出门并且在家也要注意防护,我说等我阳过之后就能安心去见二老啦。当时我姐两口子也都阳着。而我在合肥。然后12月20号跟我妈视频,她告诉我说她浑身无力骨头酸痛,还说是因为前一天洗澡受冻所以感冒了。我半信半疑。第二天我越想越不放心,一天跟她视了三回频,每次就问她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发烧。她一直没发烧。第三天她说我爸也感冒了,咳了一夜。也没发烧。我爸年轻时候烟瘾特大,他能把一盒烟拆分了,每根香烟分别藏在各种地方。坐饭桌前,桌面的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粘了一根儿。...
  • 2022.12.22 | 默不许 | 48455次围观
    阳过……
    之后再没发过烧,但人很疲惫,浑身酥软无力——我这人内心深处大概十分猥琐,刚一写这个词就想到“侍儿扶起娇无力”,然后一照镜子,里面一个蓬头垢面的女鬼。而且还是一个饿鬼。得新冠第二、三天,人特别容易饿,往往不到饭点已经饿疯了,完全不顾形象地狼吞虎咽,甚至半夜饿得胃疼起来偷吃,你就想吧,黢黑的屋子里,一个发型支棱、面庞浮肿、眼屎迷糊的人,借着冰箱打开的微弱光照,在活吞一团血糊糊的生肉——说错了!重来——其实是吃老酸奶。十九号是我整个患病过程中最痛苦的一夜。这天开始鼻塞,因为呼吸不畅...
  • 2022.12.21 | 默不许 | 752次围观
    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
    刚才特意查了一下,是十五号中午,我去小区门口剪头发外加做了个面部保湿护理。十六号全天没什么感觉,下午还跟着KEEP跳了半个小时健身操,完了我妈来视频没顾上及时洗澡。当天夜里开始就有些怕冷。等睡到第二天早晨就感觉哪儿都不对劲儿了,浑身酸痛,而且都痛在膝关节和髋关节链接的骨头缝里,完全跟健身负重的肌肉疼不一样。我也懒得做家务了,就瘫在阳台的沙发上翻手机,嗓子开始嘤嘤做痒,接着眼泪在眼眶里沁起来,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说不得又忍不住。一量体温,果然37.3°。傍晚体温最高,37,7°。...
  • 2022.10.21 | 默不许 | 716次围观
    做白内障手术的临床老太
    周一陪护我妈住院,老太太做白内障手术。我们是上午办理的住院手续,依照惯例,一入住就是抽血拍片等各项术前检查。临床老太太直到下午才来,护士一波一波跟进来,各种叮嘱和问候。我心说这老太肯定来头不小,不是某领导的妈就是职工亲属。但是她耳背,很严重的耳背,护士吼着说话她也听不清,沟通存在障碍,就显得老人家头脑时而清楚时而糊涂。护士们陆续走了,她的手里多了一张检查单。她嘟囔着一个人的名字说怎么还不来呢。我看了看她病床后墙上她的名字和年龄。77岁。比我妈小5岁。但显然我妈比她的状态好很多...
  • 2022.10.09 | 默不许 | 1121次围观
    回家种花
    2022年10月4日想家的心,战胜对堵车的恐惧,车祸接二连三,一路从擦刮蹭的事故现场蜿蜒龟速前行。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整整驱车四个小时。其实堵车并非因为路上车多,理论上说,如果整条高速公里每隔十米一辆车,但是每辆车都以自己的轨迹按部就班地行驶,出现交通事故的概率会降低很多。遗憾的是,总是有不断鱼贯而行的车辆,他们为了超越一两辆汽车不断变道,这就大大增加了整个路线的危险系数。我们高速公里管理很不合理的地方就是:只要不超速,这种穿梭游鱼一样的行驶车辆并不会受到处罚。于是乎,每当高速...
  • 2022.10.01 | 默不许 | 724次围观
    再见,九月天
    再见,九月天。下午楼下核酸的随手拍。我想我还是喜欢住在有大阳台的房子里,有风有绿植和花,还有虫飞鸟鸣。住在高楼的这个月,我发现连日程记录都懒得写,正儿八经的文字更是一个都没有。人啊,还是活得接地气儿才能汲取营养。...
  • 2022.09.27 | 默不许 | 1194次围观
    吃茶
    晚饭吃富春的葱油面。天上开始零星滴答下小雨,有一对夫妇带娃从外面桌子撤进屋里和我拼桌。男人倒很礼貌的询问我是不是一个人,老婆挤进来一把把闺女薅进来塞进墙边,坐定之后就开始聊天,话像桌上的大煮干丝一样密。大概要买房,或许今天下午就看了不少房型,说哪里哪里是老破旧,哪里哪里新建不到十年,还有哪儿的样板间也不错,我猜那一定是期房。女人说一处房子就停顿一秒扭脸看男人,不等他呜呜咽咽把面条吞下去她就开始聊下一处。我听她并不对户型构造或小区环境有什么看法,只不过一套房一套房子报房价,千万...
  • 2022.09.09 | 默不许 | 980次围观
    对光的误解
    这是昨天傍晚时分,从健身房出来走自动扶梯的时候拍下的照片。当时已是夕阳西斜,下行的阶梯上站着一位黑衣女子,她身后的阳光以及周围商铺玻璃门折射的光束,在她瘦长的身形周围制造出一种朦胧虚幻的光影,我立于扶梯下方,从这个角度仰望,仿佛并没有人没有肉身实体,只要一个模糊不清的轮廓,随着扶梯缓慢飘移,显得神秘梦幻。天使降临?我打开手机拍摄功能的那一刻还在想,穿黑色衣服的应该是地狱天使吧。结果等抬头,那个让我迷惑的影像却消失了。扶梯上只是站着一个女子,一个普普通通的黑衣黑裤瘦高个女生。有...
  • 2022.09.06 | 默不许 | 760次围观
    不是四川地震带给我的焦虑
    夜里失眠,刷新浪微博里四川消息。 昨天四川发生6.8级地震,成都也有波及到。 朋友说到底是服从疫情管控在家静默不出门,还是跑出去避险。 深夜想起她的话,心里难受得要命。 微博成都人发消息是有人跑下楼的,结果到了一楼发现,紧急安全通道被人从外面锁死了——房倒屋塌的地震难道不更加危险紧急吗?就像春天的上海……很多荒谬却不能多说。 国人分两类,一类是管控疫情的群体,另一类是配合防疫的群体。这两类人怎么如此互相不信任了...
  • 2022.06.18 | 默不许 | 13066次围观
    小酌青梅酒
    昨晚去买鲜奶的时候看见青梅酒,粉嫩可爱的液体,磨砂玻璃的小瓶里装着。我忽然有点想喝酒。心算了一下,裤兜里有一张去年单位发的50元消费券,鲜奶加酒正好能用完。我预备喝到微醺,喝到走路飘逸,每一步都如踩上棉絮踏入云海,喝到可以助眠,头一挨枕头就往下沉,沉入无声的失重的海底……总之肉体很轻盈但灵魂却清晰地感受到幸福。于是我慎重地沐浴更衣。小酌一口。清凉甘甜微酸,像是沁在糖水里的青梅化在舌上。这哪里是酒,分明是饮料呐。我一啜再啜,一扫往日心底对酒的敬畏,怪不得韩剧里的美女人人都能喝上...
  • 2022.06.15 | 默不许 | 1109次围观
    艳俗之过
    夏天只有三角梅最张扬了,越是灼热的阳光她越是辉煌盛放。喜欢强光的还有蓝雪花,不过半个月前被我打了顶,且容她蓄势休整。我算准了时机,等那蓝衣仙女儿一爆盆,我立刻就给三角梅剃头——没办法谁叫她红得艳俗。她就好比石榴遭遇秋香,不在一起还好,俩碰到一起简直就是由内而外遭重创。必须避开幽雅尊贵的蓝雪花,否则我都替她自卑。...
  • 2022.06.13 | 默不许 | 1075次围观
    等待
    夏夜总是多变,傍晚时分散步还见到月挂枝头,晚上临睡前窗外突然就狂风大作。我赶忙跑到露台上扫落叶清理下水道口。雷比我更着急,我听见它连滚带爬打着滚儿来了,就要往我头顶上盖过来。却忽然停了脚步静下来,好像被什么绊住了脚。我飞快而简单地拢了杂草落叶,狼狈逃窜回屋。不曾想身后唰一个闪电,像夜空中有两块巨大的火石擦出耀眼光芒,把我仓皇的身影照了个透亮。我故意不关门,留条缝儿,支棱着耳朵,等。闪电之后的世界憋着坏呢。于无声处,总要有一声惊雷。...
  • 2022.06.09 | 默不许 | 1112次围观
    极美
    乌桕,光影,蓝天。不自知的美,往往就是最美的美好……...
  • 2022.05.17 | 默不许 | 926次围观
    遇见好人
    昨天下午开车到胜利三小做核酸,停车场的收费师傅说你轮胎瘪着气呢,我转到后面一看,果然如稀烂的豆腐一样瘫软,全然没有往日的硬气。我有点慌神,车是肯定不能开了,后备厢也许有备胎,但我不会换——我连备胎长啥样都不知道。往核酸检测岗亭走的路上,我拨通了骆师傅的电话,多年来我的宝来车一直都在他店里维修保养,骆师傅手艺精湛收费合理,而且人好有爱心,收容了好多流浪猫狗,每次去不仅修车还能挑个小猫咪尽情撸,一举两得。听闻我诉苦和我的位置,骆师傅果然给力:你等我开车过去。来了二话不说,取千斤顶...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