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说 第5页

  • 2004.08.05 | 默许 | 487次围观
    情人的眼泪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你难道不明白是为了爱。只有那有情人眼泪最珍贵,一颗颗都是爱都是爱……要不是有情郎跟我要分开,我的眼泪不会掉下来。好春才来,春花正开。你怎舍得说再会,我在深闺望穿秋水。你不要忘了我,情深深如海。《情人的眼泪》,蔡琴的。今天一直哼哼的吟唱,不自觉。事实上,情人的眼泪多半是悄悄地流。女人兀自在暗夜里回想,离别之后的回忆,甜蜜里也尽是哀伤。泪滴在枕上,耳中听见心碎的声音。不过这样的歌,如许的泪,最好都不要给失去的人知道。倘若情人已去,从此萧郎路人,痛与泪皆与人无涉...
  • 2004.08.02 | 默许 | 499次围观
    子非鱼
    作者:xianer 日期:2004-08-02        面屏一晚上,不知道该干什么。对于时间,我们总是很奢侈。在不断重复的日子里,人们变得麻木怔忡,有时候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知觉,还有没有疼痛。感冒的症状渐渐消失。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不停的咳嗽。夜里也因此睡不安稳。在几次尖锐的咳嗽之间,不由自主地将精神的视觉倒回到过往岁月里,一幕一幕回放。不觉痛,惟有唏嘘。每每念及,总感到疑惑不已。记得曾有人评价,说我封闭自己,又极好面子,...
  • 2004.04.28 | 默许 | 299次围观
    把记忆做成善良的筛子
    日期:2004-04-28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前天很不合自己一贯作风,特小气地得罪了一个过去的同事。所谓过去的同事,是因为她早几年就调离我们单位,转到文管局工作了。记得她那时候在新单位负责管理全市的书籍批发市场,办公室离我们不远。刚开始我常常溜到她那里找书看,印象中那本《厚黑学》就是从她那里读到的。但后来,我渐渐与她疏远了,因为每次闲聊,她总是对老单位颇有微词,因为在原单位工作多年的她始终没有得到领导的重用提拔。从而...
  • 2004.04.28 | 默许 | 323次围观
    生命的意义——从木子美现象说开去
    周国平有一篇文章,标题与内容全忘记了。只其中有一句记得特牢。“我告诉你们,意义在于过程,幸福在于细节。”后面还有。那些撇开过程寻找意义的人,最后找到的是虚无。而舍去细节只追求幸福的人呢,到最后得到的只能是荒谬。当然这不是原话,已经是大概的意思了。.今天提这句话,当然不是没有缘由的。时下快节奏社会,已不单单只多出许多的速食产品。譬如感情,亦远不似过去的含蓄温婉,而是单刀直入,干脆利落。就象一桩生意上的谈判,先问你有无诚意合作,若彼此都有意思,那么接下来根据合作意向签定协议具体内...
  • 2004.04.12 | 默许 | 310次围观
    春季里的伤痛
    春季里的伤痛算起来欧阳与我,应该是十几年的同事了。但他和我们却极少联系。因为早在十年前,他办了停薪留职的手续,之后自己做起了生意,就是从南方进一些小电器过来销售。欧阳是个沉稳寡言的人,做生意却很有一套,几年下来,在市里又增加了几间店铺,爱人也跟着辞了工作,一起开起了夫妻店。俗话说出门靠朋友,大多做生意,都免不了依靠朋友的捧场帮助,但欧阳夫妇却怪,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两夫妻倒与朋友们渐渐疏远了关系。同事们偶尔提起欧阳,也就只知道他的店铺越开越多,住宅也是换过一套两居室之后,又新买...
  • 2003.11.13 | 默许 | 338次围观
    歌声里的青葱岁月
    说到音乐,我是不大懂的。那些乐曲,给我这对粗浅的耳朵听到,分不清什么乐器,什么几大调几小调。当然更不会认得那些小豆芽一样的五线谱了。所以如果不是冒充斯文,平日里听得最多的,也就是一些歌曲。可是,有些歌曲是永远不能听的。除非不怕流泪,不怕触动到某处神经。譬如《朋友》,周华健的那首。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朋友不曾孤单过,一声朋友你会懂……还有田震的干杯朋友朋友你今天就要远走,干了这杯酒,忘掉那天涯孤旅的愁,一醉到天尽头……掷地有声的节奏,...
  • 2003.11.09 | 默许 | 296次围观
    却是无题
    作者:默许 日期:2003-11-09  我祈望汲取你最初的绿  染成永不褪色的世界  而你  而你渐次隐没于层层雾霭里  带走迷醉的色彩  和碎金的光影  我惟有默默伫立  任风恣意地穿过空荡荡的双手  在黑与白的生命中  徒劳的  徒劳的以一种无法改变的姿势  静静地回忆  我无法忘却最初的笑语   洞穿无数个寂寞长夜   而你   而你仿佛飘忽于盈盈波光里   身染万千柔彩   和勃勃生机   何枝可栖   在生与死的召唤中   远去的是阳光里的明媚缤纷   临近的  ...
  • 2003.11.04 | 默许 | 333次围观
    爱情里最后的筹码
    作者:默许 日期:2003-11-04   在书店里闲逛,拿到张小娴的小说《三月里的幸福饼》,设计精美的扉页上写着这样一句话:“我们放下尊严,放下个性,放下固执,都只是因为放不下一个人。”  走在路上,心里就一直放不下这句话,反反复复地咀嚼思考,世界上究竟有没有这样的感情,它真的会浓郁淳厚到这样的境界呢?  为了爱一个人,永远地拥有他,于是放弃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不要尊严,不要个性,一切以心里的这个人为中心,对他言听计从,自觉自愿地牺牲自己,改变自己去付出和适应。...
  • 2003.10.29 | 默许 | 240次围观
    最小的损失
     我该怎样才能够留住他啊?  我记得去年有一位姐姐问过我。  我说: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    如果两个人还有感情,你当然非常乐意对他好,甘心情愿伺候他,为他做任何事。  如果他已经不爱你了,你仍然可以对他好一点甚至更好一点——就当是替深爱他却不能够照顾他的那个女人做的吧,反正你们两个人都期望他过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他若有良知,或者不会离开你——得不到他的心,总还能够抓住他的人。  可是,如果你够自尊和坚强,如果他一定要离开你奔向属于他自己的快乐,那么还是让他去...
  • 2003.10.29 | 默许 | 235次围观
    原来爱,不过是一场打扰
    作者:默许 日期:2003-10-29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原来爱,不过是一场打扰   文 / 默许      曾经读过一篇老套的故事。  一个女人从中学时期就迷恋电台里的男声,低沉,沙哑,温柔。长大之后成了别人的女人。再往后,她伏在另一个男人的胸口,低低地说:我喜欢你的声音。他的拥抱和亲吻都是她抵抗不了的诱惑。  但,她的男人势力很大,自然受不了一个女人的背叛,何况是一个小女人。他在她耳边问:你要...
  • 2003.10.29 | 默许 | 367次围观
    关于友谊的价格
    关于友谊的价格   文 / 默许  若旧时的朋友有难,找到你的门上,你会不会尽力帮助他?  而且这个人与你,已经是许久没有联系了。或许你帮他之后,他仍然会象以前一样,从你的生活里消失掉,自己过一帆风顺的日子去了。  我猜也许,你会安心地收下他送上门的礼物,然后竭尽全力地帮助他。  ——作为朋友,能够做到这一点,也着实算是难得了。    可是,这肯定不是最聪明的做法。  许多礼物,在送出去的时候都是被掂量过的。什么程度的关系,帮多大的忙,搁在天平的一端,礼物当然是压在另一头保持...
  • 2003.10.25 | 默许 | 371次围观
    月,恒临照我
        月,恒临照我   文 / 默许    我知道,今日这宁静的夜里必将有一轮明月伴我。  我知道,你终将如此时此刻一样悬于星际,恒临照我。  今世,来生。  你以如水的清辉泼洒于夜的静谧,却在我的心田筑起一泊湖,而我在涨潮的岸边,早已经失去了自我。  是谁,在我歌声终止的时候奔向你?  是谁,以无边的思念洞穿夜的寂寞?  苍白的世界里,你冷冷地开放。我追究无法在你的目光里振翅飞翔。  流淌的岁月中,你依旧继续着一程又一程漫...
  • 2003.10.25 | 默许 | 816次围观
    一种永恒
    一种永恒作者:默许日期:2002-10-11  这几天天气特别的晴朗。  中午靠在窗前,阳光暖暖的照射着。整个人懒懒的。  空气中有许多微小的灰尘,在光线里浮动摇曳着。有稍微大点的颗粒,居然反射出点点金光,似萤火虫身上的灯。  其实生命中,有许多东西我们的肉眼看不见,我们灵魂的触角也不一定能够感觉到,但,它们是一直存在的。就好象这些空气中流动的尘埃,时刻都在。那些能够令我们有一点触动,有一点感慨,有一点心动的东西,它们无时无刻不在。  北京科技馆里有一个被横剖的树木标本,是用...
  • 2003.03.04 | 默许 | 404次围观
    其实执着也是一种疼痛
    你说执着是一种坚持的美德,百折不回的坚定信念,蕴涵了常人难以忍受的毅力 。  你没有说到关于执着带来的疼痛。  比如事业,无论怎样的挫折迂回,你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即定的目标,并且永远相信那终将是属于你的美好前景——水滴穿石,精诚所至。  可是,那蓝图一直铺展在你目力所及却无力到达的地方,如海市蜃楼。  于是,坚持就成了一种痛,毅力也成为一种折磨。  再比如生活,已经是山穷水尽,弹尽粮绝,潦倒之时究竟怎么办呢?如莎翁的名句:活着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做一个彻底的了断,一了百...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