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第8页

  • 2010.09.05 | 默许 | 479次围观
    彼岸花开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9-05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连着下了几日雨,气温果然凉爽许多,早晚伫立露台,有风,带着些许的冷。  秋天到了。  只是,这一个秋季,我能够收获什么呢?或者是,眼观鼻,鼻观心,现如今握在手里,怀抱在心的,还有什么呢?前些天看《唐山大地震》,徐帆的一句台词说,等没了,才知道什么是真的没了。那说的是失去的切肤之痛,但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所拥有的,哪一样不都被刻录了一个不确定的标识呢?要小心地呵...
  • 2010.08.03 | 默许 | 215次围观
    我在水里你在哪里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8-03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天气真热呀。  所以俺最近在学游泳。  虽然每年夏天总会在泳池里泡上几回。但一直是戴着充了半足气的泳袖,浅水池里扒拉个二、三米,不会换气。  有善泳者示意我秀一个,说:动作要领已经掌握了,练练换气就行,不过不敢把头沉入水中,想学会真正的游泳,难!  可是我天生胆小,死活不敢把头低下去。于是往常就算是能扒拉个几米,身体始终斜浮在水面中,那姿势可想而知的难看——传...
  • 2010.07.24 | 默许 | 247次围观
    我需要的友爱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7-24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很过天没有来,像是患了失语症。我发现我是一个很不喜欢倾诉的人,更多时候,我愿意一个人静静地消化自己内心的感受——显然,这时候苦涩和不适居多。前阶段我很不舒服。白天一切都还正常,但是每天深夜总是莫名其妙地醒来,是从一种心痛的感觉中渐渐恢复神智。怎么形容那种痛呢?揪心的疼痛?似乎又没有那么严重,隐隐的,一颗心不得已悬浮着。恨不能伸进手去,抚慰摩挲我那脆弱的小心脏一番。...
  • 2010.07.01 | 默许 | 255次围观
    给什么,怎么给(2)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7-01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下午除去出游的党员干部,单位里没几个人坚守岗位。但我写的有些乱了。  与照顾他人的生活琐事相比较,关照他人的情绪和心情,以及由此反馈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感受,则叫人百感交集……  昨天接到通知,说单位七一纪念日安排中层以上干部和党员们出去参观旅游。  可是孩子正在联考,想了想我还是放弃。  算起来从儿子初三开始,我陆续放弃了很多东西,除去八小时工作时间,所...
  • 2010.07.01 | 默许 | 249次围观
    给什么,怎么给(1)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7-01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说起来自卑得要命,活到这么大,说到自己的优点,好像只是比较会照顾人。  这不仅是指具体的日常生活,还包括关照他人的情绪和心情。  照顾人的日常生活比较简单。   比如厨艺,昨天做的是啤酒鸭,儿子还是赞不绝口,又撺掇我去开饭店了。其实我自己尝了尝,感觉口感十分普通。如果换了一位吃客,可能会觉得辣度不够来劲儿。  我认为厨艺无所谓好坏,因为我比较了解家里人的喜好,...
  • 2010.06.16 | 默许 | 513次围观
    教子需智斗
      儿子长大读高中了,性格却一贯磨蹭,学习更是。催促他,他还不耐烦,老爱跟我说烦死了。  我说我很不喜欢听你对我说烦人烦死了一类的话,窝火。可我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动怒。我们需要找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他就嬉皮笑脸打哈哈,说是因为跟我关系好所以才这样说。  我说如果是因为和妈妈好,那我们换一种方式表达;比如学习西方礼仪,亲吻面颊如何?  他这样半大小子,哪里肯和大人如此亲昵?只一味笑。  我趁机快刀斩乱麻立刻敲定形势:“好,沉默表示同意,协议即日起生效。从现在起但凡你说一个烦...
  • 2010.06.16 | 默许 | 512次围观
    和谁最好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6-16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从前天晚上直至昨天下午,估计包了有二百个粽子。  儿子道:买粽子材料,包粽子,煮粽子,然后再往姥姥大姨他们家送粽子,加上吃粽子,妈你这两天离不开粽子啦,简直就是掉进了粽子窝。  我,    他这几天在复习,累了陪我闲聊。  我说有的孩子和爸爸关系好,有的孩子跟妈妈关系好。  他立刻抢过话头:我和爸爸妈妈都好。  唉。我叹气,欲言...
  • 2010.04.07 | 默许 | 528次围观
    很生气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4-07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昨天白天很忙碌,但心情一直大好。  但到了晚上情绪却急转直下。  昨晚很难得的,孩子他爸在家里和我们一起吃饭。  饭后儿子说他今天在体育课上流了很多汗,问我能不能洗澡。  之所以洗澡还要请示,也是事出有因:上个周六他做了个激光手术,把耳朵上一粒绿豆大的小瘊子切除了。术后医嘱说白天暴露伤口,每天晚上用创可贴保护伤口,以防被枕头擦破。  我们也是完全按...
  • 2010.02.27 | 默许 | 259次围观
    只为此生有约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2-27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早上被一起锻炼瑜珈的朋友喊去爬山了。上山一个小时,下山五十分钟。据她说如果不带我,她平时上山五十分钟,下山四十分钟。如此一来,我略有几分得意,不是么,第一次登山,俺速度也不赖呀。我得夸夸自己。呵呵。因为是野山,没有路。正是鲁迅先生说的话: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这山上都是行人一次次踩出来的小道,崎岖蜿蜒。山也不是很陡峭。又是初春,青枝绿叶的倒不大见,...
  • 2009.12.06 | 默许 | 506次围观
    现在进行时
    作者:默许 日期:2009-12-06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孩子上课外辅导。六点送,八点接。等他的时候用MP4看书或看碟。最近是《蜗居》。现在看到第八集。看这个,当然是因为那个被禁播要重新审查的传闻。我一个俗人,特爱八卦。你越禁止,我越来劲。看碟如此,看书也是。2,不请家政了。家政高姐在我们家做了两年。还是不能适应我们家人的口味。她太爱辣了,脾气又倔强,一味地认为非辣不成佳肴。所以两年来不辞劳苦不厌其烦地培...
  • 2009.11.12 | 默许 | 481次围观
    想哪写哪
    作者:默许 日期:2009-11-12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每天早晨起床都要加衣服。气温骤然降落。从初秋到隆冬,好像三天就完成了全部过程。我这人最怕冷。每年到这种时候,人便缩做一团,肤色也是蜡黄,成了标准的黄脸婆。黄脸婆就黄脸婆吧,我索性破罐破摔,一张脸素着就去上班逛街。想着有条短信,最后一句是:胆大的女人素面朝天,就笑。一笑,又多了若干条皱纹——熨斗都熨不平啦。呵呵。昨天儿子很细致地反复问,快餐店服务员真的喊...
  • 2009.01.28 | 默许 | 519次围观
    都得这样活
    作者:默许 日期:2009-01-28      1.  原来,这就是牛年了。  象是忙忙碌碌地赶路,一程一程地闯了许多关口,心里还念着继续咬牙坚持下去,摆着誓不罢休的姿势,不曾想一抬头,却已是走到了一个致要的驿站。  嗯,是呀,可以坐下来,好生歇息了。2.  可是,这一个春节,我比往年更忙了点——无非是那些永远做不完的家务,还有给自己定下的好多手工活,还有书。  是什么人写:几时归去,做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可能么?  一...
  • 2008.09.03 | 默许 | 256次围观
    【08·杂】渐·落
      这样的傍晚,能写什么呢。  暮色四合。不久,沉沉的黑便会彻底地笼罩下来。而那些白日里的喧嚣,也会渐渐低了高亢的音量。间或,我听见不远处有小鸟唧唧喳喳的叫声,象是在呼唤着未曾归家的同伴。  屋里的光线,已经很是暗哑了。  夜,我觉得,夜就象个深藏秘密的精灵,满怀心思,悄悄地、稳稳地落下来,落入凡尘。  我真的很喜欢渐落凡尘的感觉,那是真正的踏实和彻底的放松。  渐落,是一种风轻云淡。  当不再有风动云涌,雷声与闪电便远了。不用再幻想了吧,风起处,吹散一地的梦。你在零乱的风里...
  • 2008.06.24 | 默许 | 260次围观
    【08·艺】旧版回顾
      遇见过去相互做过链接的个人网站站长,说他的链接里,惟独我还在继续坚持着更新主页.  很多人转而去各种门户网站做博客了,谁还做这个既花费钞票又要时刻更新的地方呢?过去的个人主页,需要花费太多的心思设计更新.  渐渐大家都懒得那么做了,我也是,弄个最简单的BLOG程序,升级若干次,渐渐变得千篇一律.然后还安慰自己,咱不是搞设计的,不靠那个吸引过客——过客也是寥寥。呵呵。  好,现在开始回顾过去,那些被粗心的我,偶然保留下来的几个可怜的版本。  最初的水平,最开始建站的版本&n...
  • 2008.03.06 | 默许 | 268次围观
    【2008·春】尤有暗香
      【2008年3月6日  周四  惊蛰时分】   转眼间,旱金莲就盛开了,不是一两朵,而是恣肆地盛开了一大片。这样不管不顾地任性地绽放,彼此拥挤着蜂拥而至,象是赶赴一场过时不候的盛宴。  我常常会长时间地对着那些盛开的花发呆。那时刻,时间静止了,空间静止了,思维静止了,还有生命,仿佛也定格在这种盛开的时间里。是,这时候是计时的,我当然能够意识到时间的流动,它们一刻未停地流动在花香里,一阵风吹来,便拂去一寸光阴。  可是,就奢...
  • 2008.02.06 | 默许 | 472次围观
    似水流年
      【2008年2月6日  周三  冬日暖阳】   凌晨三点就醒了。  时间太多了,空出一段又一段凌乱的回忆。  有点象韩剧里的镜头,在某个特定的段落里,主人翁一闪念回想起当初的言行,有时是衬托了今昔,有时是回放与注解。  可写在当下,我仔细琢磨,又觉远非如此。因为那些纷乱聚集于脑海中的片段,它们本不具有任何功效,也不是既往的解释。那仅仅只是对记忆的一次回放而已,如果一定要找出原因,我想,那是我在想念了。  真的想念了。  很...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