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页

  • 2008.03.06 | 默许 | 252次围观
    【2008·春】尤有暗香
      【2008年3月6日  周四  惊蛰时分】   转眼间,旱金莲就盛开了,不是一两朵,而是恣肆地盛开了一大片。这样不管不顾地任性地绽放,彼此拥挤着蜂拥而至,象是赶赴一场过时不候的盛宴。  我常常会长时间地对着那些盛开的花发呆。那时刻,时间静止了,空间静止了,思维静止了,还有生命,仿佛也定格在这种盛开的时间里。是,这时候是计时的,我当然能够意识到时间的流动,它们一刻未停地流动在花香里,一阵风吹来,便拂去一寸光阴。  可是,就奢...
  • 2008.02.17 | 默许 | 232次围观
    人在洞里犹见春光
       【2008年2月17日  周日  温暖初春】洞里春光  一个不拘言笑的老男人,捏了捏她温柔细嫩的手:这双手一周有600美元的收入,或者还会更多。这个叫麦姬的五十岁中年女人因为这句话在红灯区成为性工作者,靠一双妙手通过一个洞洞为隔间那边的各色男人服务。  她需要钱。  很多人都需要钱,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所以当我们看着影片中这个麦姬一次次走进工作间,看着她一星期一星期数着赚到的钞票,看着等待她为之服务的队伍犹若长龙的时候,心里总是...
  • 2008.02.06 | 默许 | 457次围观
    似水流年
      【2008年2月6日  周三  冬日暖阳】   凌晨三点就醒了。  时间太多了,空出一段又一段凌乱的回忆。  有点象韩剧里的镜头,在某个特定的段落里,主人翁一闪念回想起当初的言行,有时是衬托了今昔,有时是回放与注解。  可写在当下,我仔细琢磨,又觉远非如此。因为那些纷乱聚集于脑海中的片段,它们本不具有任何功效,也不是既往的解释。那仅仅只是对记忆的一次回放而已,如果一定要找出原因,我想,那是我在想念了。  真的想念了。  很...
  • 2008.01.21 | 默许 | 219次围观
    超越边界的爱
    【2008年1月21日  冬日暖阳】  最初第一次看《超越边界》,我觉得我的思维被贫穷和战乱给干扰了,以至于根本领会不到为什么这部影片要取名为《超越边界》。  震撼我视觉乃至心灵的,是片中女主角莎拉出使的三次援助行动。  一次是援助非洲难民。饥饿的母亲不知何故腹部受伤,她的身边是骨瘦如柴的孩子,那黑黢黢深凹的眼眶,单薄的身体几乎就是一副骨骼标本,这孩子的对面,立着一只等待的大鸟——是等待着一次美餐吗?据说这是一张著名的新闻照片,电影只是把这种真实写真地再现了出来。莎...
  • 2008.01.16 | 默许 | 424次围观
    关于病友
    作者:默许 日期:2008-01-16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回来已经好几天了,可我们还时不常地把“聊女”提在嘴上。  你象聊女一样坏。  你象聊女一样色。  你象聊女一样不知道害羞。  所谓聊女,是山东聊城的一个年轻病友。陪护有她的男朋友和她妈妈。因为车祸致使膝盖部位骨折,并伴随许多皮外伤。当她从监护室转到脑外科,再转到骨科的时候,我已经在三号病房住两天准备第二天就手术了。  聊城口音与河南话相差无几。最初我偷笑,跟着他们热烈的讨论学...
  • 2008.01.14 | 默许 | 389次围观
    关于脚疾
    作者:默许 日期:2008-01-14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回来了。  尽管仅仅是短短几日,回想起来感觉经历的却不少。但线头那样乱,一时不知道从哪儿提起来才可以捋清楚。  好在这回要休息很久,有的是时间,不急。  先说说脚病。  身边的朋友听说我去手术特奇怪,我的脚怎么了?  其实,这毛病跟了我四五年了。病不大,痛苦不少,简单说,就是遗传性(简直可以说祖传性)拇外翻,再加上年轻时候爱美,常穿高跟鞋,致使它恶化的速度很快。脚难看倒无所谓...
  • 2008.01.04 | 默许 | 362次围观
    广而告之
    作者:默许 日期:2008-01-04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我妈妈在遗传给我一张比较白皙的皮肤之外,另外给了一个脚畸形的基因.这个基因决定我在三十多岁之后,双脚的脚趾越来越畸形,并且渐渐加重,直至行走疼痛.  医生先说你不要穿高跟鞋了.咱个子足够高,不穿也罢.  但是,渐渐是平跟鞋也无法穿.不久穿运动鞋也会脚痛.  很多人选择忍耐.因为不忍耐也没什么好办法.据说这种病国内外有一百多种治疗方法.换言之,没有一种方法是最有效可以根治...
  • 2008.01.01 | 默许 | 234次围观
    我会永远记得你
      很多人对我说,祝你新年快乐。但是未曾想08年的元旦,我不可能快乐了。老天把我们家小豆豆带走了。  八年前我第一次看见小豆,她站在我同事丁的手心里,身长不足手掌大小,略微有些颤抖。丁说是朋友送的,可是他没有时间照顾小狗,他问我要不要?小豆那时候还没有名字,她颤微微地转到我怀里,很乖巧柔弱。之前我没有任何豢养宠物的经验,这样幼小的小生命,我能照顾好她吗?  到我们家第一顿饭,是我给她温的一碗牛奶。我们都爱极了她喝奶之后的模样,两只黑豆豆的眼睛天真地看着你,红红的小舌头,自嘴巴...
  • 2007.12.09 | 默许 | 236次围观
    但凡感情事,处处皆痛心
      最近看电影《色|戒》,又去找原著看。隔不几天又读《山楂树之恋》。  套一句老话,每一次阅读都令我心潮澎湃。  但是说实话,我把我自己给折腾了。以至于我那些多愁善感的老毛病又犯了,主要表现症状是常常发呆。走路、坐车里,甚至在马桶上,总之只要是一个人,情绪就有点缓不过来。就好象那年在海边潜海,胸口闷闷的喘不过气来,憋屈。分明有不吐不快的感觉,可是却又不知道从何吐起。那个王家卫教我们说,要找一个树洞一吐心声,可是上哪找合适的树洞呢?于是只好继续憋屈着,满世界找树洞——吐哪都觉得...
  • 2007.10.31 | 默许 | 380次围观
    糊涂生财
      金钱方面,我一向大咧咧地满不在乎,所以常常会犯糊涂。这在我们家是出了名儿的。小时候我妈叫我打酱油,那几毛钱钞票,一路上分明紧紧纂在手心里的,可一到小店儿门口,呀,钱没了?!哭哭啼啼又一路寻回去,往往要被老娘数落。  现在人到中年,老毛病还是改不了,有时候干的事儿,连自己也瞠目结舌啼笑皆非。  最近花钱如流水,具体怎么个出路,我这糊涂人根本就算不清楚。手头紧了,拿着工资卡去银行取钱去了。可是银行卡在哪儿呢?在家里翻了个底儿掉,终于找着了。当然寻找过程中没少被他唠叨。咱也不怪...
  • 2007.10.29 | 默许 | 234次围观
    除去爱情还有亲情
    最近的话题总是围绕在感情二字,太沉重了。从形式看,相爱与分手,得与失,是两条向左向右背道而驰的路,可是,有意思的是,这两条路都离不开沉重二字。  太累了。今天说点琐碎的事。  前几天和儿子看电视,其中主持人谈及吸烟的话题,说只抽不吸是制造公害呢。  儿子就问:什么是只抽不吸啊?  说来有趣,这孩子头脑里自小就有他自己的是非标准,我们并没有特别谴责吸烟喝酒的坏处,他爸爸除去偶尔几次醉酒外很少失态,在家里更是一颗烟不曾吸过,但奇怪的是,他好象对这个特别厌恶。有几次我故意逗他作态点...
  • 2007.10.17 | 默许 | 254次围观
    真爱一个人
      第一次听他说故事,有一闪念的诧异:会有这样专注的痴心男人?  我听见他冷冷一笑,尽管那声音微弱到只有一点点气流的痕迹:谁说男人见异思迁?我看根本就是女人水性扬花.  一时间我竟是无法争辩.  这个世界,确实不可以这样笼统的分类。男人或女人,总会有一部分人是经不起诱惑守不住情感的吧?笼统地归纳男人或女人谁更花心,显然有失偏颇,性别歧视了。  他说我用一年的时间观察,以为万无一失了才敢接纳这份感情。用情三年,我能够为她抵抗了许多诱惑,为什么她不可以?我恨她,我是不是可以恨她?...
  • 2007.08.02 | 默许 | 379次围观
    中庸或极致
      天空似乎燃烧了,走在路上,感觉象在桑拿房里烘烤着,火燎燎的.  如果不是电视里那些抗洪救灾的报道,大概每个人都会企求雨来得更多更大一些.老人们说,其实每个水灾的后面都会有这样的酷暑.  是是是,正所谓水深火热.  这世道,为什么不可以刚刚好呢,把一切都拿捏得恰好地精准?  雨,不能够没有,但不要多到成灾;  天,可以略微热,不用汗流夹背又恰好消毒足以杀死病菌.  爱,也无法缺失,但又不能抵死纠缠浓烈似火;  人,要亲疏有度,太远了彼此陌生,太近却又常常有攀比嫉妒猜忌的纷争...
  • 2007.07.20 | 默许 | 232次围观
    成长之路[2]
    4、  网瘾如毒。这句话其实没错,但是,有毒有害的是瘾,而并不是网络游戏,更不是网络。烟瘾有害,吸毒有害,赌瘾有害,网瘾有害,皆为那一个瘾字,是一种无法自拔的沉沦。这种沉沦会令人对身边有益的事物渐渐淡漠乃至于冷漠麻木。  儿子玩传奇,是跟我姐家孩子学的。那孩子现在高中,成绩在全市名列前三,经常参加全省数学物理竞赛。这说明什么?游戏不是不可以玩,关键是学会淡进淡出,以一种游戏的心态玩游戏,根本不会影响到学习成绩。  怎样让孩子从网瘾里淡出呢?责怪网络游戏,显然是不客观的。  我...
  • 2007.07.17 | 默许 | 242次围观
    成长之路[1]
    1、  我问儿子,是不是还记得小时候,考一个满分曾经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  他十分不屑,亦十分不相信。  你看我说过什么来着:记忆是一个筛子,要学会过滤了那些不愉快,人便更加容易快乐。  是经典吧?2、  其实儿子三年级之前,学习成绩并不理想。他除了个头在同龄人中比较突出,其他各方面都很不起眼儿,学习中等偏下,也绝对不属于聪明的孩子,人又不调皮,在班级就是那种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混个热闹的孩子。  每次看见儿子七八十分的考卷,我和他爸爸常常无奈地相视而笑。  这孩子象谁呢?我...
  • 2007.07.05 | 默许 | 317次围观
    家事二三
    一)  这几天一直在下雨,断断续续的.  老人说,这就是黄梅季了.很多人不喜欢这样的气候,感觉一切都是湿漉漉的燥热。一切不太干燥的物件,也特别容易出霉。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住平房。母亲常常会在这种梅雨季节到来之前,趁某个阳光灼热的天气,将箱底收藏的衣物一件件晾晒出来,铺陈在小床或衣架上。  我总是主动担当看护工作,仔细地把自己的漂亮衣裙挑出来搁在最上面。有一份急切地渴望,想着如果太阳从此暴烈当空,天气一路炎热,可以穿上那些美丽的衣服。  大概是母亲用心良苦,担心女孩子过分注意...
搜索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337
  • 页面总数:1
  • 分类总数:6
  • 标签总数:5
  • 评论总数:29
  • 浏览总数:255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