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页

  • 2012.09.15 | 默许 | 523次围观
    重逢
      周五下午老板娘来电话,说梁从临安回省城看望同学们,那自然是要聚会的。她说她答应老板,这次搞大点,让梁和老板多接见几位同学。  我说好。  怎么敢说不好呢?  当年在学校,我和梁几乎形影不离。  周末常常一起出去,或者买一堆零食回来,或者俩人坐在包公寺长廊的椅子上吃橘子.  她胆子大人也潇洒,肩上扛着根大甘蔗,从市里直走回位于近郊的学校,脸都不带红的,还特得意觉得好玩。我就不行,人虽然好吃也爱这一口,但却死要面子,一路跟着她走,都暗觉丢人——可是就因为没有付出劳动,等到了宿...
  • 2012.06.17 | 默许 | 294次围观
    葱茏的六月初,丰润的小幸福
    每年到了春末夏初,植物爱好者如果不说说自家的阳台露台花花草草的,便好像吃大餐没上压轴菜一般。说还不够来劲,还要用相机拍下来。拍下来还不过瘾,手机也得是像素高拍照功能好的,存的都是自家的花——有机会就拿出来给人看,更方便得瑟。嗯,没说你,说我呢。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相信缘分的。相信万事万物皆有生命、有感知、有前世今生。而在此生的每一次相遇,其实都是缘。因为相信这种缘分,所以我愿意认真的活着。认真的对待每一个人,认真的对待每一件事物,认真的对待每一株花草。我努力着,尽量让自己做到善...
  • 2012.03.29 | 默许 | 265次围观
    你不懂得,这缱绻的痛
    作者:默许 日期:2012-03-29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春天,照例给花草倒盆换土。  去年在一个闲置的小盆里种过一株辣椒,深秋时分,采下一颗颗小红椒之后,我也懒得处理它,就任由它自生自灭了。  原本就是一年一季的作物,当然枯死了。  这一个冬季,风霜雨雪的,只见它枯萎的、孤零零的站着,头顶上缀着一个红艳艳的小辣椒——当初我嫌太小了就没摘。  今年倒盆,我想把这株枯死的辣椒拔了,盆土掺合些新买的营养土再用。  拽着辣...
  • 2012.02.23 | 默许 | 315次围观
    人似此花清,人比花尤苦
    初春一景  作者:默许  日期:2012-02-23周日,和朋友走在初春的风里。絮絮叨叨说着家常,最普通平凡的家常事。可是心,却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悠闲安宁。或者人到中年,生活中的很多不堪,诸多坎坷,一直隐忍着,在心里温着融化着,最后变成为一种信念……人似此花清,人比花尤苦同事过来问,今年三八节单位有什么安排,我这才惊悟二月份竟是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可是怎么三月了天气还是这么冷飕飕的呢?最近几天总是有雨,也不痛快淋漓,雾一般湿着。走在路上,觉得撑把伞有...
  • 2011.12.14 | 默许 | 545次围观
    劫后之歌
    劫后之歌 作者:默许 日期:2011-12-14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把亲爱的名字放进心中  用风来测试  用泪来测试  这悲伤的刻度  到最深处  能不能  转换成一首诗?  把亲爱的名字放进心中  用风来测试  用泪来测试  在黎明之前  我们  该从哪一个音符轻轻地开始?  还是得好好地活下去吧  如一首劫后之歌  平静婉转  在黯黑的夜里  ...
  • 2011.07.19 | 默许 | 302次围观
    儿子被录取了
    作者:默许 日期:2011-07-19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儿子高考数学135,理综247,语文109,英语108,总分599分,高出一本线65分。经过漫长的填报志愿和等待的煎熬,终于被他心仪已久的学校录取了。  这之前忐忑不安等待结果的过程中,儿子表现得异常自信,加了学校的QQ群,跟学长们打听入学需知,还不知羞耻地跟人探讨英语很差如何适应学校的双语教学,等我们从网上信息查询系统里确认的时候,据说他已经打入敌军内部打算跟着学长加入学生会的什么组织里了——随着群里新增的考生...
  • 2011.06.10 | 默许 | 580次围观
    回顾高考
    作者:xianer 日期:2011-06-10字体大小: 小 中 大好吧,现在可以略微松口气了。回顾一下。很幸运,抽签的结果,儿子的考场就是他们学校,熟门熟路,免了熟悉环境的时间,也不易紧张。但临考前几天儿子略显焦虑,等不及,天天念着早考早脱离苦海。考前一周学校放假,但老师仍在学校坐班,鼓励学生继续到校,遇见问题及时求教。儿子嫌教室乱,不去。但他仍旧按照上课时的作息坚持做试卷、看课本,保持做题手感。自述不紧张。但高考前一天开始担心考差了怎么办,又感觉很多原先会的地方现在不会了...
  • 2011.05.17 | 默许 | 278次围观
    高考倒计时之短讯
    高考倒计时之短讯一作者:默许 日期:2011-05-17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高考进入倒计时,儿子每天要数着日子过。  他可没有一丝一毫留恋高中生活的感觉,倒是带着一种怨愤的情绪。  每天送他,先路过二十六中。  “哼,这些孩子们心里正向往着到二中上高中吧,我要告诉他们,别上当了,二中一点都不好。”  接着路过一小学。  “瞧他们乐的,傻吧,等上到初中就知道痛苦了。”  等车过他的母校第一实验小学,又来了。...
  • 2010.12.21 | 默许 | 532次围观
    疑虑
    作者:默许 日期:2010-12-21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有时候,走着走着,一抬头,发觉迷了路。来时的路业已模糊不清,而前途更是一片迷茫。你说人生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有人告诉我,行走的意义远远大于目的地。为什么要看重结果呢?这一切究竟以什么作为收稍,有那么重要么?结局可能是喜剧,抑或是悲剧,甚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根本就无法判断生活的真正剧种,所以,结果到底怎样,并没有多大多么实际的意义。你只要还在,还在行...
  • 2010.11.25 | 默许 | 531次围观
    近来太忙
    作者:默许 日期:2010-11-25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还是很忙,因为老男人左臂仍旧不能活动。我查了资料,说是术后康复很重要,有时候劝他去掉三角巾活动活动,但是看他大呼小叫的模样,又气又鄙视。莫非男人都这样娇气?还是算了不管他了,当初动手术住院那会儿,喂饭洗脚擦身体什么事没伺候过,现在基本生活能自理我已经很满足了,本来家务事也没指望他。我跟儿子说,你爸爸把你的高级保姆借走了。他就笑。听说有一次偷偷问他爸爸,...
  • 2010.11.01 | 默许 | 512次围观
    家有醉鬼
    作者:默许 日期:2010-11-01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上周五晚上下班,一进家门意外看见孩子他爸在家。我略一打量就发现他站立不稳、口齿不清、左右脚拖鞋穿的不是一双。中午喝多了?没有。摔倒了?没有啊。那被人打了?没有哇。我问那你左半边脸怎么了?左眼眶青紫,左太阳穴那里也擦破了,衣服上到处是浮灰,裤脚……裤脚后面是吐出来的污物?真的吗?不可能啊。他还一脸无辜。我实在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醉鬼什么时候承认醉过,你瞧瞧都这幅德行...
  • 2010.10.08 | 默许 | 523次围观
    杂思
    作者:默许 日期:2010-10-08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夜风沁凉。   好多人在谈论到底喜欢哪个季节。  我说不上最喜欢哪个季节,但我肯定不喜欢冬天,太冷。现在想,我也不大喜欢秋天。  纵使秋日温煦,但风里,透着冷。    有时候,很无常地从睡眠中惊醒。  分明睡得很沉,却好像听见一声清晰的信息响。突然睁开眼,怔忪很久才知道是梦里的声音。使劲想,却想不起在梦里做了什么。  我在等什么?  有时候被一个念头惊骇住,出...
  • 2010.10.05 | 默许 | 537次围观
    你就是山
    作者:默许 日期:2010-10-05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可惜没有广角镜,拍不出这座山峰起伏绵延的气势。喜欢一个人,静静的走在山里。想像人的心,会像这座大山一样,尽管沉默,纵然伟岸,会一直守候在这里。无论我走在哪里,或远,或近,而你总是在这里。...
  • 2010.09.09 | 默许 | 270次围观
    我希望我能……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9-09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我最近很消沉吗?  我自己倒不觉得,阶段性的情绪低落是有的,但也不十分悲观颓靡,至多有点想赖皮、想偷懒、想坐下来甚至扑倒在地歇会。  躺着总比坐着舒坦,坐着自然比行走更惬意。  我有点像生病的人感冒药吃多了分量,瞌睡,也知道醒,但是,勉强坐起身,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于是又重新歪倒下去再睡会儿——睡床上还是赖地上都不重要,能睡会儿就好。  但是,升腾还...
  • 2010.09.05 | 默许 | 498次围观
    彼岸花开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9-05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连着下了几日雨,气温果然凉爽许多,早晚伫立露台,有风,带着些许的冷。  秋天到了。  只是,这一个秋季,我能够收获什么呢?或者是,眼观鼻,鼻观心,现如今握在手里,怀抱在心的,还有什么呢?前些天看《唐山大地震》,徐帆的一句台词说,等没了,才知道什么是真的没了。那说的是失去的切肤之痛,但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所拥有的,哪一样不都被刻录了一个不确定的标识呢?要小心地呵...
  • 2010.08.03 | 默许 | 231次围观
    我在水里你在哪里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8-03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天气真热呀。  所以俺最近在学游泳。  虽然每年夏天总会在泳池里泡上几回。但一直是戴着充了半足气的泳袖,浅水池里扒拉个二、三米,不会换气。  有善泳者示意我秀一个,说:动作要领已经掌握了,练练换气就行,不过不敢把头沉入水中,想学会真正的游泳,难!  可是我天生胆小,死活不敢把头低下去。于是往常就算是能扒拉个几米,身体始终斜浮在水面中,那姿势可想而知的难看——传...
宫中号
搜索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348
  • 页面总数:1
  • 分类总数:6
  • 标签总数:5
  • 评论总数:29
  • 浏览总数:299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