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2005
04

2046​

  

05
2005
04

撒手又有何妨

  你相信冥冥之中,有神明的手安排生命的一切际遇么。

  我相信。

  我相信一切善意温和醇厚会有好报,一如我坚信一切刻薄蛮横贪婪会遭受报应。

  很多时候,我们身边发生的某些遭遇,仿佛都是在不经意之中发生的,但其实,它们的背后一定有某些暗示某些预警某些契机。

  只是很多时候,我们未曾觉察而已。

  要待时过境迁,忽然明白,呵那一次,那一天,之所以会遭到这般变故,全然是因为之前埋下的种子。

  即便是无悔,仍旧有遗憾吧。

01
2005
04

纪念一个人

  愚人节。

  这一天应该是轻松搞笑的日子。但是两年前自从他离开世界,每个喜爱他的人,便在这一天里又多了一种牵挂。

  每次想起他,总会想起王家卫让他反复说的那句著名台词。

  你知不知道,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在天上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只能够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就只能够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一直怀疑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这种鸟。

  一直留意寻找这种鸟。这种一直在天上飞的鸟。

  之后以为,大概这种鸟,如他一样特立独行,无论这世界多么喧嚣尘上,无论有多少人仰慕和热爱他,他永远活在属于他的世界里,独自哀伤。

26
2005
03

老爸和我

——回忆之一


  说,写个回忆吧。

  常常,在和家人团聚时候,或者凝视睡梦中的孩子,那些经过的往事,带着我年幼时孩童身影,拂去朦胧的雾,渐渐清晰地站在脑海里。从最弱最小的那一个,到慢慢长大,凝固为心中的相册。

  不需要很老,也一样可以回忆的吧。回忆,是一种纪念。

  

  那么,我首先得说说爸爸和我。

  

  我妈说,你别看你爸那个倔老头,不听我和你姐的话,可是却最听你的话。

21
2005
02

我的经典语录

       

语录一:

  尖锐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语录二:

  如果伤害我使你获得快乐,那么倘若你伤害了我也无妨。因为损人利己的事情,也还是可以原谅的。但假如有做损人并不利己之事,那此人便猪狗不如了。

语录三:

  计较是因为在乎,不在乎了自然就不计较了。 

语录四:

  不与恶人争斗,不是斗不过恶人。其实是不愿意降低我们的格调——狗咬了我们,我们难道也要去咬狗么?

15
2005
01

情至深处无怨尤


  第一次读茨威格的小说《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大约是在三年前。

  那一次看得很不认真,一目十行,且读且愤愤然为女主人公打抱不平。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乖张蹇促的命运,一个女人自少女时期开始暗恋心中的爱人,之后几十年岁月里,她与他一次次劈面相逢一次次彻夜欢愉,为他充满期待,为他暗自落泪,为他哺育孩子,到最后换回的始终是他陌生的眼神。

  后来听说徐静蕾把这篇小说改编为中国版的电影,于是不久前,我又认真细致重读了一遍。

 

08
2005
01

虚伪是要不得的。

我开始用手提上网,买路由器与无线网卡所费不少。几经周折之后终于可以爬上网络,因为可以用无线,所以能够把电脑带进温暖的客厅里使用。

儿子昨晚说妈以后我坐马桶的时候一定要试一试能不能上网。

我说不用试,一定能,我不担心电脑在厕所里上不了网络,我就担心你拉不下大便来。

转念想起一幅漫画,是丑化网虫坐马桶边拉大便边上网聊天的情景。

到底是漫画与幻想影响了网民还是网民的执着启发了漫画家们的思维呢?如果这幅漫画真的出现在我们家我儿子身上,那才真叫一个有趣。

29
2004
12

你说你爱在哪儿读书?

  我们家三位成员都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如厕前一定要夹本书进卫生间去。大男人喜欢体育,多半是带张《体坛周报》,我爱看名家散文或《读者》之类的杂志,小男人坐马桶上看书有过不良历史,他因为看长篇小说《哈利·波特》,历时四十分钟不下“火线”,曾被我勒令禁止出恭时候阅读,后来政策放宽,也只许看《少年文艺》里的短小文章。

  其实也知道,从医学的角度讲,我们家的这个习惯对身体健康不好。可是早些年,连续剧《编辑部的故事》中演到“关于杂志改革”那一集里,李冬宝憋着内急挑了本杂志带厕所里,出来之后人家就有了灵感:厕所文学研究透了,我们的杂志就有救了。可见,如厕读书肯定是一个普遍现象,如果做市场调查,估计百分比一定很高。

29
2004
12

无价的矿泉水


  朋友从智利商务访问回来,几个人为他接风,听他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我则对他在智利买矿泉水的故事感触颇深。

  那是临回国前一天晚上,酒会散后朋友突然感觉十分口渴。彼时天色已晚,沿街的店面多已打烊,朋友说越是买不到水,他越发迫切地渴。

  后来终于找到一家很小的店铺,棘手的问题却接踵而至。

  先是语言不通,朋友只会说英语,而智利的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朋友和接待他的智利人一个比划一个猜,搞了将近十分钟,智利人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他将朋友带到货架前,没找着,又把他拉到冰柜面前,这回有了。朋友指着矿泉水说“water”,智利人笑着说“拉瓜”。

20
2004
12

我可以请你喝茶吗?


北京青年报: 默许    2004年12月20日


  儿子自打看了电影《手机》之后,就养成了翻看他老爸手机短信的习惯。每当短消息的特殊提示音一响,他便恶虎扑食一般抢着看,仿佛就单等着逮住严守一模式的短消息。但凡他爸爸收到稍带温情的短信,他便感情丰富地大声朗诵给我听。


  后来还真叫他挖掘出一条可疑短信来。那天晚上他老爸刚从外面应酬回家,手机的短消息就来了。

  “我可以请你喝茶吗?”儿子大声念,“这是一个女的发来的短信啊。妈!”

15
2004
12

你还相信爱情吗?

2004年12月14日02:27:19网易文化 默许


  你还相信爱情吗?每次听见年轻的朋友问,我就想起一个真实的故事。


  他和她曾经是情人。他是一家医院的外科医生,她是另一家医院的护士。和很多男人一样,他放不下结发的妻子,她又不肯苟且。两个人就只好分道扬镳了。

  大半年后,她听说他患上肝癌已经是晚期了。

  他曾是那么神采飞扬的一个人,现在萎缩在白色的病床上,越发显得消瘦枯槁。看见她来,居然十分坦然和镇定地叙述病情的发展,眉宇间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和忧伤。还能说笑:“这病啊疼起来是真叫人受不了。你看我们以前对病人,就一个劲儿地叫人忍着啊忍着的,现在轮到自己身上才知道,疼起来哪能忍得住啊。”

06
2004
12

去学做个智慧女人来

刚刚写了许多字,电脑偏又死机。

  只好爬上来重新起头。

  想人生,又自何处可以折回头重新走过呢。即便可以,怕也回不到老路上,在貌美如花的年纪遇见想爱的故人。


  早上在老街区买早点。忽见隔壁摊位上一女人被摊主抓主,说她买煎饼用了假钞。女人与之理论。三两句话后开始破口大骂,一切污言秽语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有旁观的人自摊主手中拿了所谓的假钞,去最近的银行检验。到底还是真的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