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004
11

带一把芹菜来看我

       

回家的路上接到老总电话,聊了聊圣诞节单位举办活动的计划。

先生在一边听了答茬:洋人的节日,咱们中国人弄什么啊。

我说追求浪漫的人现在都比较热衷于过洋人的节日,哪象你,觉得玫瑰花不如老母鸡来得实惠,买束花回家还不如带一把芹菜回家更开心。

那个人一边开车一边点头不住说,那当然那当然。


有时候和朋友久未见面,也会调笑道:什么时候来看看我,花就不必买,买把芹菜送我吧。

24
2004
11

穿越嫩绿到金黄的岁月

       

何人大哥是一个典型的摄影发烧友,他的作品以写实见长,却又不失精致。

不知道是因为喜欢摄影而不停的出游,还是因为喜欢出游而练就了一身摄影技术。反正,几乎每个周末他都会或近或远的出去走走,之后就都有新的作品出现在他的论坛里。

今天新拍的照片里,有一张老婆婆的特写。

满脸的皱纹如沟壑交错,嘴巴里只余两颗牙齿的太婆,头顶草帽,带着一种安详宁静的微笑。

不知道是摄影者的有意还是无意,很绝妙的是太婆的背景色,人物的前半部分以一种嫩绿青葱的色彩为底,而人物的后部背景,则是那种象征收获的金黄。这两种色彩的映衬,恰似人生从最青春走向最丰硕的收获季节。

02
2004
11

旧戏词念不回远去的你

    

这次承接上海京剧院的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两场俱是爆满。还不断来人询问。

来客里,自然中老年观众居多。

那个年代,人们的娱乐生活无非是八个样板戏。电影里剧院里广播里天天来回的播放。以至于这些戏曲的每一个台词每一个曲目,都脍炙人口妇孺皆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琅琅上口地来着那么几段。

按时间算,我那时的年纪应该是很小。因此我不完全记得那时的事情。关于小常宝的唱段与台词,我是有印象的。印象最深的是小常宝第一次出场,说到自己是女扮男装,帽子一脱,一条又粗又黑的大辫子突兀地甩到胸前。

27
2004
09

寂寞里没有伤疤

女人在信里写:他一次次破费请许多人一起聚会。只说看见她就是幸福,一只只舞曲,不停地跳下去,这种有人惦记和欣赏的日子,既喜又忧。家里有关心她的丈夫和懂事的孩子,这边是愈来愈依赖的被宠的感觉。

有时候女人的确如墙上的壁画,丈夫早已经熟视无睹,但在别人的眼里却尽是旖旎。

被人时时惦记是一种舒心的感觉,但观望的久了,便多出一份心思。

洁尘在《中毒》里写:

大凡感情这东西,是这么一个过程:两个人认识了,互有好感,然后进入暧昧朦胧的时期。之后,要么走到一起,一直走到相看生厌,拉倒拜拜——这个叫做缘分尽了;要么还没能走到一起,就因为什么缘故自生自灭了——这个叫做缘分不够。

28
2004
08

关于婚姻

在一个论坛里看见一篇投票类文章,主题:“你对婚姻满意吗”。选项内容很简单,只有三种:满意,一般,不满意。

回复的文章很多,真正参加投票的人却很少。

有趣的是楼主,他对婚姻不满意。原因是:因为太太不爱洗碗,无论晚上楼主几点回家,碗是一定要留给楼主洗的。

我吓一跳。

怎么男人会因为这样小的一件事情,就对婚姻心怀不满呢。

那么,日子过到十多年,两个人早已经扒了虚伪的面具。你或者不爱扫地倒垃圾,或者会偷懒少一天整理房间,他或者睡觉发出恐怖的呼噜,或者不爱洗臭气熏天的汗脚。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都成为不满于婚姻的罪状吗?

17
2004
08

记取流年

窗外的风吹拂在脸上,带来一丝沁入肺腑的凉意。这象是一种提醒。原来无知无觉间,我们又穿越了一个酷热的夏季。

相比较所有运动的事物,时间永远是一个赢家。她永远那么恒久,没有起始,更无须在意终点。她永远那么从容,不动声色,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一切生命。

时光永恒而无情,雕琢着每一种人生,在我们脸上不紧不慢地镌刻下细细的皱纹。

谁抵得过时间的利刃呀,生命无法停滞,我们只能不断前行。当红颜迟暮,芳华渐逝,当少年不再轻狂,当那些零散丢落在来路上的记忆,演化为一幕幕风景,它们有时灿烂,有时凄迷,而彼时的我们,惟有感叹唏嘘,谁把流年暗偷换呀,日子总在不经意间就走过去了。

09
2004
08

试问

1,昨天中午烧汤,端上桌的时候精神不集中,结果烫到左手。不过,幸亏我有这些基本医用常识,拿冰水一直泡烫伤部分,到傍晚游泳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丝毫看不出有过烫伤的痕迹。

介绍一下经验,没有外伤的烫伤,应该及时用冷处理,直到感觉不到疼痛为止。


2,

昨晚临睡前读书。

《诗经》里一段描述与男人赌气的女子:予惠思我,褰裳涉溱。予不我思,岂无他人?意思是,你如果想我,就赶紧提着衣服过河来。你如果不想我,难道没有旁人啦?

09
2004
08

笑傲江湖之警世恒言

天气酷热难当。

昨天中午烧菜的程序有点乱,最后完成的是银鱼冬瓜汤。

临近饭桌,我眼神向桌子上闪了一下,结果手中的碗就失了平衡,滚热的汤水泼在左手上。接下来,手指如抹了辣椒油一般,火辣辣的疼痛。幸好我具备一些基本的医疗常识,将整个烫伤的部位浸泡在加了冰块的冷水里,一直到感觉手指完全不疼才罢休。

所幸,竟是毫发无损。

可见人需得学会不断修复自己,或者是炼就一身防备功夫,方才能够免于伤痛。

就好象武术里的功夫,对方一剑刺将过来,必要有一招应对。想要成为武林高手,我们非得勤学苦练,将一招一式都学得出神入化,即便是不入江湖没有什么实战经验,至少也得有《天龙八部》里王语嫣那熟练掌握理论技能的本事,知道兵来,将如何去挡,水来,土怎样去淹。

07
2004
08

网络悼词,我的。

刚刚看过别人的个人主页。从一个站点的链接点到下一个。

这很有点象是在走一条不归路。

恩,隐约记得有一种游戏,背景十分美丽,天空中游动着若干个台阶,音乐很动听。但是你必须不停地在各个台阶上向前跳跃,身后是不断坠落的空虚。

找不到回头的路。连回忆都泛着苍白。


最近我的睡眠质量很差。

上半夜不住的咳嗽,好容易睡着之后,下半夜却时常被惊醒,被一种失重的坠落惊醒。

我觉得我一定是在梦中做了什么事,只是我醒过来得太迟了,所以才记不住,只能感觉到那种无由的心慌和剧烈的心跳。

05
2004
08

情人的眼泪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你难道不明白是为了爱。只有那有情人眼泪最珍贵,一颗颗都是爱都是爱……

要不是有情郎跟我要分开,我的眼泪不会掉下来。

好春才来,春花正开。你怎舍得说再会,我在深闺望穿秋水。

你不要忘了我,情深深如海。


《情人的眼泪》,蔡琴的。

今天一直哼哼的吟唱,不自觉。

事实上,情人的眼泪多半是悄悄地流。女人兀自在暗夜里回想,离别之后的回忆,甜蜜里也尽是哀伤。泪滴在枕上,耳中听见心碎的声音。

02
2004
08

子非鱼

作者:xianer 日期:2004-08-02

        

面屏一晚上,不知道该干什么。

对于时间,我们总是很奢侈。在不断重复的日子里,人们变得麻木怔忡,有时候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知觉,还有没有疼痛。

感冒的症状渐渐消失。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不停的咳嗽。

夜里也因此睡不安稳。

在几次尖锐的咳嗽之间,不由自主地将精神的视觉倒回到过往岁月里,一幕一幕回放。不觉痛,惟有唏嘘。

30
2004
07

且做尘埃

 且做尘埃  

  当结局落在不远的地方,眺望便成为一种倒计时——题记


  常常,我们用河流来比喻时间,或与时间相关的事物。譬如岁月,譬如历史。

  其实河流怎及时间浩淼无限呢?说到底前者是那么具体,具体到有起始,有终点。

  不过,一旦时间用了倒计时来计算,那么它便赋予了某些具体的意义和物理的长度。因为从今往后,就在不远处,时间将有一个转折,一个停顿,一个句号,一个终了,一个里程碑。这些标志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迫近而变得具体和指日可待,仿若长河奔流,或将汇入大海,或是枯槁干涸。


  那么我,倘若计时的秒针从此时开始跳动,归零的时刻将设置在何处呢。

  你不要来问。

  我也不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