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页

  • 2007.03.14 | 默许 | 309次围观
    重逢不定时
      如果时间有空余,我常常在瑜珈开始之前做个元气仓。  教练说蒸那玩意儿如何对身体好,我是不大相信,可这个比桑那舒服,因为头露在外面呼吸不那么憋屈,也一样有大汗淋漓的畅快。  昨天一进屋子,已经有两个美女端坐其中,两颗头在各自的密封仓上转来转去的聊天。  我正打量着,边上响起惊声尖叫:原来你也在这里。  我转过脸一看也乐了。这个美女我认识。  哎你好你好,怎么你也来这儿练吗?说着话的时候我心里使劲儿地想她的名字,十几年没见面了吧,她叫什么来着?  你瞧我现在胖的,这不跟着朋友...
  • 2007.03.11 | 默许 | 331次围观
    小狗记仇
      过去曾经读过一则故事,说二战时期一条小狗的主人被德国人杀害了.其后十几年过去,那个德国人后来故地重游,结果被那条小狗认出来,啃嗤一口给咬了.  当时觉得这个故事挺玄的.狗的记性能有那么久么?有时候我们人类也未必还能够认得出来十年前的故人,比如我,很多中学的同学,现在叫不出名字的有很多,小学那就更不要提了,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印象了.  狗的记性有没有十年,我不知道.但我们家豆子的记性,应该有三四个月之久.这是我亲眼所见.  话说几个月前,我们带豆子回我妈妈那里.  这小东西上...
  • 2007.02.12 | 默许 | 316次围观
    每一朵花开
      感觉腰稍稍好转,我仍然尝试着去练瑜珈。很多动作已难以做到规定部位。怎么办呢,岁月安好,然我的身与心俱已老去。  那一日他突然说为什么要养这许多的花花草草。  原来他反感。  可是在我心里,是多么感谢这些花草。  是谁说过,养花修心养性。过去我不信。但是今天的我,有一种恬静淡泊的从容。M是两年前一起去草原旅游的朋友。其后我远离网络,时隔经久,再遇见他竟说我是一种麻木。  其实不。恬淡是一种无求,是如实地接纳周遭的际遇,是不妄想不可得的事物,或人。但,我不麻木。我依旧懂得友情...
  • 2007.01.09 | 默许 | 277次围观
    你为谁不肯离婚
          你为谁不肯离婚?  女人爱拿孩子说事,如果不离婚,那是因为孩子离不开我,他需要我的照顾.  事实是这样吗.我有个朋友三十多岁了,父母感情不合.一天妈妈说如果不是担心没人照顾你,我早就与你爸爸离婚了.结果儿子并不领情,他气结:你干吗要为了我,你干吗不离婚.  正如你愿意看着孩子幸福一样,孩子也同样希望看见自己的父母生活的快乐.没有一个孩子在他成年之后,愿意为你一生的幸福承担责任.如果你等他成年告诉他,为了养育你,我牺牲了我自己的幸福.潜...
  • 2006.08.06 | 默许 | 365次围观
    有关生育事
      儿子大约八岁的时候,开始注意电视里关于女人生孩子这方面的镜头。  男孩子在那个年龄其实并不懂事,就是俗话说的没开窍呢,所以,他看见男女亲热或是女人生孩子的镜头,并不知道回避,有时候眼睛直楞楞地盯着。  我记得当年周迅演《橘子红了》,结尾到她生孩子那段,如死去活来一般地哀嚎,儿子原本是计划到卫生间拉大便,结果一看这镜头,好家伙居然立在屋子中间不走了。等剧情过去,他问我,妈妈是不是生孩子真的那么痛苦啊?  我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说很疼的话呢,是不是会令孩子体会到养育他的艰...
  • 2006.08.06 | 默许 | 284次围观
    天上不掉饼
    作者:默许 日期:2006-08-06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虽然在小城市生活缺点不少,但优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比如说骗子行骗,近来也多半是在与众多猴精猴精的大城市人们过了若干招之后,才想到咱穷乡僻壤这儿。  所谓前车之鉴,所以你只要留意各类媒体报道,防患于未然的概率还是很大的。比如那些利用手机短信报告受害人中奖的案子,各个电视台早已将犯罪人的行骗内幕播报清楚,因此,等到俺亲自接到类似的中奖信息,俺不慌不忙D泰然自若D从容淡定D毫不犹...
  • 2006.07.27 | 默许 | 586次围观
    三十年一震
    作者:默许 日期:2006-07-27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凌晨,从一种摇摇晃晃的感觉中渐渐清醒,那是一种睡在船上感觉。  我的反应很快,这是地震了。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五六秒钟。  仔细聆听,楼下的小狗鼾声震天,丝毫不为所动,窗外有赖蛤蟆在呱噪不止。一切都与平常任何一个早晨无异。一时间令我不禁怀疑刚刚那一阵波动,会不会是梦的延续。  卧室的屋顶原本很高,为了隔出一个阁楼,装修的时候新吊了天花。我仰脸死盯着上方,既害怕真的被晃出裂痕来,...
  • 2006.06.30 | 默许 | 1179次围观
    难得有情郎
    作者:默许 日期:2006-06-30     她来跟我道别,是要去别的城市工作。  老板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原本是来本地考察投资项目,有朋友尽地主之谊,晚上请客的时候拉上她做陪。我猜那也是一个比较了解她的人,但人心如面,谁又能够知道真正企图?  席间她当真不负重望,宴席上气氛热闹而融洽。  到老男人第二次来本城回请,酒友里自然少不了她。推杯换盏将尽,老男人才发觉忘带随身的茶叶。回回无论到哪,他只爱饮一种牌子的霍山黄芽。  男人一口气没叹完,只见她乖巧地...
  • 2005.12.06 | 默许 | 491次围观
    独生子女证里记录的回忆
      依旧是普照的阳光,灿烂得不由分说。但气温却忽然就冷下来了。走在路上,开始不自觉地缩着手,穿那件大翻领的黑色棉衣的时候,为防止冷风灌进脖子,常常会把领子立起来。  即便这样子,依旧只剩下一个寒字。冷得刺骨。  新家那边,已经开始油漆。除去使用水砂纸的时候,工人在密闭且阳光充足的屋子里干活,还算不是太痛苦。  接下来,就是漆墙的程序了。  前天办公室刘通知我带着独生子女证去领2千元钱。  我一向糊涂,问许久大概弄清楚,2千元也是单位改制为职工争取的福利。但我的问题是,我从来就...
  • 2005.11.30 | 默许 | 290次围观
    难得唠叨了~
    1,  家装已经做到大半。等过两天,地砖将全部完工。  但接下来依然有十分繁重的任务。门扇和墙面的油漆、厨卫整体柜制作、灯具家具购买安装、木地板铺设、窗纱和装饰品购置。  是艰巨与劳苦的长征,走到一半已经疲乏困顿。  很多夫妻之间开始有争吵,为个人的喜好甚至为显示家庭地位而唇枪舌战。  我仔细搜索了一下记忆,还算好,与他的争执只有两次。皆是因为他对装饰公司的态度过于恶劣,一次是对设计师动怒,一次是与贴地砖的瓦工交恶。  很多时候,我觉得因为他无端变了脸,教事情再没有转圜余地。...
  • 2005.09.29 | 默许 | 615次围观
    花自飘零水自流
    1)  很多年前  临近分配的时候,他突然醒悟似的冲到她面前表白,仿佛赶在雨季来临之前的抢收。  之前她虽然与他关系甚好,只是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她的上铺。忍不住笑,红着脸点了头。心里到底有虚荣的满足。  可是,表白的到底迟了些日子。她被分配回了老家,与他远隔千里。  那个年月,诸事都需要依靠组织计划安排。调动工作谈何容易?  她的父亲开始极力反对和阻隔这场寄托于鸿雁传书的爱情。  一年后。  她收到一封来自他的城市的书信。字体娟秀。自称是他现今的恋人,不久将与他结为连理。 ...
  • 2005.09.23 | 默许 | 299次围观
    题图
    ...
  • 2005.09.20 | 默许 | 312次围观
    经常失眠
     最近的生物钟怪了,总是在入睡之后一到两个小时后醒过来。有时候是惊醒的,不知道梦里有什么。有时候是渐渐的清醒,象是一种复苏,慢慢的对周遭有了知觉。  过后就是无边的失眠。  记得央视的崔永元曾经因为失眠而放弃了〈实话实说〉栏目。他说,失眠令人十分痛苦。每天当太阳冉冉升起,新的一天开始的时候,他仍然在为入睡而焦虑烦恼。  我倒不是彻夜无眠。  漫漫长夜,我有两头的睡眠时间——刚入睡和凌晨,大约各两小时。  头几天,白天也不觉得困。只是丢三拉四的。  有一次最严重,一早上班刚关上...
  • 2005.09.13 | 默许 | 380次围观
    长成男子汉
      因为得到许可,整个暑假儿子一直在疯狂玩传奇。  认了个武汉的师傅,忠心耿耿,不许我说他师傅半句坏话。  比如我说你师傅送给你的装备都是垃圾,他立即反驳说是他自己的级别不够用更好的。有时候他师傅不在线,我煽动他造反去另外找高手做师傅,他辩解说他忙工作,死活不肯叛变。  这孩子向来认死理。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  譬如一桌菜,他只认准了一道最爱,绝对不肯去尝试其他的味道如何。  走路也是。第一次走哪条,以后便永远走下去。  算不算怪癖?  我预测他将来长大,大概也只会谈一次恋爱...
  • 2005.09.04 | 默许 | 267次围观
    这样德高望重的老人
        刚毕业分配,是在基层工作。  大概不到一个月时间,那天总公司下来一位老者。嘘寒问暖闲聊几句,我听出他带有浓重的山东口音,便与他说起父亲的老家烟台。他来自不远的济南。  走之后,老师说他是解放前十几岁就跟着师傅做学徒学艺,一步步成功,成为皖北地区知名的技术指导。对新学生一向严厉著称。  老师指着我不断在高脚椅下晃悠的双脚说,这在他看来,是绝对不允许的。  我吐舌头。可见,他对我是宽厚之至了。  五年后,我被调去总公司。跟在他与另一位马姓的领...
  • 2005.08.28 | 默许 | 277次围观
    诠释告别
          天气那样闷热。是雨,要来了吧。  那天她在火车上与我们告别。一双手扑在密闭的窗户上。  忍不住,我把手也按上去。想抚摩她。  隔着厚厚的玻璃,手里是凉凉的,心却十分暖。  我看见她眼中有泪,盈盈欲落。    其实,这算什么告别呢。即使此生只此一次相逢,即便从此各自天涯,这仍然算不得告别啊。  e时代啊,通讯那么便利。一封手写的信,或一个随时可以拨通的电话,或是转瞬即可抵达的网络信件。那么多办法呢。怎么样都可以,解了相思挂念的渴。   ...
宫中号
搜索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348
  • 页面总数:1
  • 分类总数:6
  • 标签总数:5
  • 评论总数:29
  • 浏览总数:299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