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页

  • 2007.06.03 | 默许 | 315次围观
    感动
         可是,要用什么样的词组或语句,才可以十分熨贴地描绘出心中的感动呢。  一个人走在路上,说从容也好,说是孤独也罢,以为就是这样了。一个人走着,看着,想着。自己对自己述说着,不需要人懂得,甚至,也不奢望有人会懂得。  瑜伽的平衡功里,我最喜欢一种树式的动作,一条腿弯曲了抵在另一条的大腿根部,两只手向上不断地伸展,感觉象要触摸到天空。那时候常常想自己真就是一棵树,独自地,在自己的世界里默默地站立着。  是,独自。是一种感觉。有时候有孤立无援的清冷,但更...
  • 2007.04.15 | 默许 | 252次围观
    有关生死,我们不做主
      Z的丈夫出车祸去世了.  几乎每一个听见这句话的人都会跳起来.  中午下班的时候我们跟她打招呼,看见她欢快的应着,一起走出单位的大门.然后各奔东西.  她中午一个人在家,吃完饭小睡了一会儿.跟平常所有普通的日子一样.  但是,我相信很多年之后她都会牢记这一天,以及关于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事实上那天上午十点,她的丈夫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他们的儿子一面痛哭着赶赴出事现场,一面打电话通知亲属并商量该如何告诉妈妈真相。  真相那样残酷,以至于她死活不肯相信。怎么可能呢,和每天一...
  • 2007.04.01 | 默许 | 217次围观
    你有你的绿,我有我的
      我们停下来回头,才知道已经向前走了很远。  从前路过的街景和说过的话,我已能一字一句舒缓地陈述。  也许会沉静一会儿,但那绝不会是为了确定某个曾经的段落——窗外已经是春天了。  窗外是春天了。  如果用颜色来描绘这个季节,大概每个人都会选择绿色,而每个人心中的绿色有截然不同。你的绿,不是我的。恰似今年的绿不同于往年。  父亲家厨房窗外,正对着一泊池塘,是当初开发商人造的景观,池塘在雨季有水,旱季则没有。每个周末在父亲家忙碌,总不自觉望出去:看池塘里的水,和沿岸亭亭袅袅的柳...
  • 2007.03.20 | 默许 | 240次围观
    有一些值得
        有一些痛苦,是值得的;有一些忍耐,是值得的;有一些波折,是值得的;有一些忐忑,是值得的;有一些哭泣,是值得的;有一些期许,是值得的;有一些努力,是值得的;有一些挣扎,是值得的;有一些纷乱,是值得的;有一些下沉,是值得的;有一些祈祷,是值得的;有一些善良,是值得的;有一些沉默,是值得的;有一些付出,是值得的;有一些等待,是值得的;有一些理性,是值得的.让我们为了这种值得,一起做那个值得的人....
  • 2007.03.16 | 默许 | 290次围观
    可以无穷传承的报答
      前天和昨天,央视十套的《百科探秘》栏目,连续讲述四川一个八岁女孩死里逃生的故事。  孩子因眼部外伤引发眼球部位一个恶性肿瘤,在短短三个月内迅速长至拳头大。死去活来若干次,终得军医的拯救。节目将近结束的时候,主持人叫上那个叫君君的女孩子:认识这个叔叔吗?  认识。他是肖叔叔,他救了我。  主持人又问孩子,长大之后干什么?孩子的回答叫人听了心头一暖,她只说两个字:报答。  这样年幼的孩子,她有没有真正明白报答的涵义呢?  施恩与人和承恩于己,其实未必要是那种有来有回的对等方式...
  • 2007.03.14 | 默许 | 277次围观
    重逢不定时
      如果时间有空余,我常常在瑜珈开始之前做个元气仓。  教练说蒸那玩意儿如何对身体好,我是不大相信,可这个比桑那舒服,因为头露在外面呼吸不那么憋屈,也一样有大汗淋漓的畅快。  昨天一进屋子,已经有两个美女端坐其中,两颗头在各自的密封仓上转来转去的聊天。  我正打量着,边上响起惊声尖叫:原来你也在这里。  我转过脸一看也乐了。这个美女我认识。  哎你好你好,怎么你也来这儿练吗?说着话的时候我心里使劲儿地想她的名字,十几年没见面了吧,她叫什么来着?  你瞧我现在胖的,这不跟着朋友...
  • 2007.03.11 | 默许 | 295次围观
    小狗记仇
      过去曾经读过一则故事,说二战时期一条小狗的主人被德国人杀害了.其后十几年过去,那个德国人后来故地重游,结果被那条小狗认出来,啃嗤一口给咬了.  当时觉得这个故事挺玄的.狗的记性能有那么久么?有时候我们人类也未必还能够认得出来十年前的故人,比如我,很多中学的同学,现在叫不出名字的有很多,小学那就更不要提了,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印象了.  狗的记性有没有十年,我不知道.但我们家豆子的记性,应该有三四个月之久.这是我亲眼所见.  话说几个月前,我们带豆子回我妈妈那里.  这小东西上...
  • 2007.02.12 | 默许 | 275次围观
    每一朵花开
      感觉腰稍稍好转,我仍然尝试着去练瑜珈。很多动作已难以做到规定部位。怎么办呢,岁月安好,然我的身与心俱已老去。  那一日他突然说为什么要养这许多的花花草草。  原来他反感。  可是在我心里,是多么感谢这些花草。  是谁说过,养花修心养性。过去我不信。但是今天的我,有一种恬静淡泊的从容。M是两年前一起去草原旅游的朋友。其后我远离网络,时隔经久,再遇见他竟说我是一种麻木。  其实不。恬淡是一种无求,是如实地接纳周遭的际遇,是不妄想不可得的事物,或人。但,我不麻木。我依旧懂得友情...
  • 2007.01.09 | 默许 | 243次围观
    你为谁不肯离婚
          你为谁不肯离婚?  女人爱拿孩子说事,如果不离婚,那是因为孩子离不开我,他需要我的照顾.  事实是这样吗.我有个朋友三十多岁了,父母感情不合.一天妈妈说如果不是担心没人照顾你,我早就与你爸爸离婚了.结果儿子并不领情,他气结:你干吗要为了我,你干吗不离婚.  正如你愿意看着孩子幸福一样,孩子也同样希望看见自己的父母生活的快乐.没有一个孩子在他成年之后,愿意为你一生的幸福承担责任.如果你等他成年告诉他,为了养育你,我牺牲了我自己的幸福.潜...
  • 2006.08.06 | 默许 | 339次围观
    有关生育事
      儿子大约八岁的时候,开始注意电视里关于女人生孩子这方面的镜头。  男孩子在那个年龄其实并不懂事,就是俗话说的没开窍呢,所以,他看见男女亲热或是女人生孩子的镜头,并不知道回避,有时候眼睛直楞楞地盯着。  我记得当年周迅演《橘子红了》,结尾到她生孩子那段,如死去活来一般地哀嚎,儿子原本是计划到卫生间拉大便,结果一看这镜头,好家伙居然立在屋子中间不走了。等剧情过去,他问我,妈妈是不是生孩子真的那么痛苦啊?  我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说很疼的话呢,是不是会令孩子体会到养育他的艰...
  • 2006.08.06 | 默许 | 251次围观
    天上不掉饼
    作者:默许 日期:2006-08-06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虽然在小城市生活缺点不少,但优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比如说骗子行骗,近来也多半是在与众多猴精猴精的大城市人们过了若干招之后,才想到咱穷乡僻壤这儿。  所谓前车之鉴,所以你只要留意各类媒体报道,防患于未然的概率还是很大的。比如那些利用手机短信报告受害人中奖的案子,各个电视台早已将犯罪人的行骗内幕播报清楚,因此,等到俺亲自接到类似的中奖信息,俺不慌不忙D泰然自若D从容淡定D毫不犹...
  • 2006.07.27 | 默许 | 549次围观
    三十年一震
    作者:默许 日期:2006-07-27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凌晨,从一种摇摇晃晃的感觉中渐渐清醒,那是一种睡在船上感觉。  我的反应很快,这是地震了。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五六秒钟。  仔细聆听,楼下的小狗鼾声震天,丝毫不为所动,窗外有赖蛤蟆在呱噪不止。一切都与平常任何一个早晨无异。一时间令我不禁怀疑刚刚那一阵波动,会不会是梦的延续。  卧室的屋顶原本很高,为了隔出一个阁楼,装修的时候新吊了天花。我仰脸死盯着上方,既害怕真的被晃出裂痕来,...
  • 2006.06.30 | 默许 | 1111次围观
    难得有情郎
    作者:默许 日期:2006-06-30     她来跟我道别,是要去别的城市工作。  老板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原本是来本地考察投资项目,有朋友尽地主之谊,晚上请客的时候拉上她做陪。我猜那也是一个比较了解她的人,但人心如面,谁又能够知道真正企图?  席间她当真不负重望,宴席上气氛热闹而融洽。  到老男人第二次来本城回请,酒友里自然少不了她。推杯换盏将尽,老男人才发觉忘带随身的茶叶。回回无论到哪,他只爱饮一种牌子的霍山黄芽。  男人一口气没叹完,只见她乖巧地...
  • 2005.12.06 | 默许 | 451次围观
    独生子女证里记录的回忆
      依旧是普照的阳光,灿烂得不由分说。但气温却忽然就冷下来了。走在路上,开始不自觉地缩着手,穿那件大翻领的黑色棉衣的时候,为防止冷风灌进脖子,常常会把领子立起来。  即便这样子,依旧只剩下一个寒字。冷得刺骨。  新家那边,已经开始油漆。除去使用水砂纸的时候,工人在密闭且阳光充足的屋子里干活,还算不是太痛苦。  接下来,就是漆墙的程序了。  前天办公室刘通知我带着独生子女证去领2千元钱。  我一向糊涂,问许久大概弄清楚,2千元也是单位改制为职工争取的福利。但我的问题是,我从来就...
  • 2005.11.30 | 默许 | 252次围观
    难得唠叨了~
    1,  家装已经做到大半。等过两天,地砖将全部完工。  但接下来依然有十分繁重的任务。门扇和墙面的油漆、厨卫整体柜制作、灯具家具购买安装、木地板铺设、窗纱和装饰品购置。  是艰巨与劳苦的长征,走到一半已经疲乏困顿。  很多夫妻之间开始有争吵,为个人的喜好甚至为显示家庭地位而唇枪舌战。  我仔细搜索了一下记忆,还算好,与他的争执只有两次。皆是因为他对装饰公司的态度过于恶劣,一次是对设计师动怒,一次是与贴地砖的瓦工交恶。  很多时候,我觉得因为他无端变了脸,教事情再没有转圜余地。...
  • 2005.09.29 | 默许 | 538次围观
    花自飘零水自流
    1)  很多年前  临近分配的时候,他突然醒悟似的冲到她面前表白,仿佛赶在雨季来临之前的抢收。  之前她虽然与他关系甚好,只是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她的上铺。忍不住笑,红着脸点了头。心里到底有虚荣的满足。  可是,表白的到底迟了些日子。她被分配回了老家,与他远隔千里。  那个年月,诸事都需要依靠组织计划安排。调动工作谈何容易?  她的父亲开始极力反对和阻隔这场寄托于鸿雁传书的爱情。  一年后。  她收到一封来自他的城市的书信。字体娟秀。自称是他现今的恋人,不久将与他结为连理。 ...
搜索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337
  • 页面总数:1
  • 分类总数:6
  • 标签总数:5
  • 评论总数:29
  • 浏览总数:255978